第927章 足以摧毁顾澈的消息-私人婚-
私人婚

第927章 足以摧毁顾澈的消息

    “爷爷,您说的这些都不是真的,是不是?”

    其实,乔依然比谁都清楚,她自己的亲生父亲究竟又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又是他不会做的呢。

    顾思楷不止把顾澈妈妈怎么样受她姑姑折磨的视频给她看了,甚至还把顾澈得知真相后失魂落魄,倒在地上抽蓄的视频和照片全都给她看了。

    看着乔依然那不得不相信的样子,顾思楷并没有太多别的情绪。

    长久在商场历练,使得他对异己的那方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你也看到了,阿澈在最困难的时候,只有雅澜是他的慰藉。”

    摊在乔依然眼前的照片,就有一张顾澈空洞地望着高雅澜。

    他用手给泪流满面的高雅澜拭着眼泪。

    “爷爷,您要知道阿澈他不爱高雅澜,”乔依然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

    “难道这种时候,你还会幼稚的相信,你才是最适合阿澈的那个吗?”顾思楷特别不屑于跟乔依然谈论这个话题,又不耐烦地说着:“这次阿澈和子珺的婚事,是我爆出去的。”

    “为什么?”乔依然的声音明显已经底气不足了。

    为什么,别人不说,她自己也很是清楚了。

    因为他们的上一辈有着解不开的结,尤其是她的亲生父亲,那手段是毫无人性可言了。

    原来是她一直错怪了顾澈,那时候的他已经人不像人了。

    那照片上的时间显示,正是陆松仁要换肾的时候。

    像是知道乔依然在想什么一样,顾思楷直接把她心里的假设给说了出来:“这次还是跟上次一样,我代表阿澈把顾毅的抚养权留下来。年芳,你也不许带走。”

    “如果我不答应呢?”乔依然大胆地老爷子叫板起来了。

    为什么顾澈他都不为他自己辩解过,无论她怎么骂他,怪他。

    他都是照单全收了,不停地跟她说着对不起。

    然而,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她。

    他爱自己已经可以不顾母仇了,而她却总因为陆松仁的事情,与他冷战与他闹得不可开交。

    这段感情到了现在,他付出的远比自己付出的要多得多。

    答应过他,从此不再逃走的承诺,她要做到,“爷爷,您要我彻底离开阿澈,那是不可能的。陆松仁欠阿澈的,我会用这辈子慢慢还给他。”

    “看样子你是注定要吃罚酒,不肯吃敬酒了,”顾思楷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他并没有再继续与乔依然纠缠这个问题了,而是直接拿起了电话吩咐着:“阿虎,先让人废掉陆松仁的左手”

    什么?

    那个阿虎,她是听说过的,据说是年轻的时候专门混黑道,后来被顾老爷子收归旗下做事了。

    “爷爷,您这次别想唬我了,陆松仁是在监狱里,不会”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声穿破天际的惨叫声,“嘶!”

    “你这个乖女儿,难道听不出来他的声音吗?”顾思楷用着狠毒的眼神瞪着苏苑,“我现在想弄死他,比碾死一只蚂蚁都要简单。”

    “您”

    “爸爸,是您吗?”乔依然心下一片荒凉。

    这辈子,注定要对不起顾澈的爱了。

    陆松仁刚强地咬着唇不像让自己发出痛叫声:“依然,是依然。”

    “是我,爸爸,”乔依然直接从顾思楷的手里把手机给抢了过来,“他们怎么着您了?您现在在哪里呢?”

    现在的局面,陆松仁只要稍微懂点脑子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依然,我没事,我在医院,刚才是医生在帮我换纱布,”陆松仁直接冲着电话里吼着:“糟老头子,你要是敢动我女儿,我跟你同归于尽。

    陆松仁是嘶吼着的,那声音自然是穿透了手机传到了顾思楷的耳朵中去了。

    他悠闲地摸着胡须,又冷眼瞧着乔依然,“你要是今天不识趣,明天我就不敢保证陆松仁是不是好活着了。”

    “依然”

    不等陆松仁把事情问清楚,手机就已经被挂掉了。

    “您实在是其人太甚了。”

    局面已经这样了,乔依然只觉得自己特别无能,怎么又回到了这种无力为之的处境了。

    很明显,顾思楷是一点也不想跟乔依然去辩论,而是自顾自说着:“阿虎有不少兄弟在监狱里,我觉得还是一点点像这几天一样,今天弄伤他的手,明天弄断他的腿,这样才好玩。”

    “你实在太过分了,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有王法的,”乔依然连自己都觉得这句话不可信了。

    狱警再怎么认真负责,也不可能24小时跟在陆松仁身边。

    一旦顾思楷下定决心要对付某个人,乔依然觉得他一定会想尽任何办法的。

    “过分,他那么折磨我儿媳妇的时候,才叫过分,”顾思楷现在看乔依然已经很不耐烦了,“我要是知道他做了这么多禽兽不如的事情,我就不该让你健康长大。把你送去越南的红灯区,让人糟蹋也不足以去祭奠阿澈的妈妈。”

    连同自己和自己的亲生爸爸被这么一顿羞辱。

    乔依然握紧拳头咬着牙就嚷出了声:“我乔依然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年芳,她压根就不是顾澈的亲生女儿。”

    “你别想着耍花样了,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把年芳让你带走,”这在顾思楷看来只是蚂蚁的垂死挣扎罢了,“你放心,子珺会把这两个孩子当成她亲生的。只有像她那样的女人才是我们阿澈最好的归宿,而你除了惹祸,还会怎么样?”

    “哈哈,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乔依然脸上的笑容很大,可她的心里却在滴血,“不信,你去查dna。一查就知道这孩子是不是顾澈的。那是白海的孩子。”

    想要报复顾思楷,好像也只有伤害顾澈了。

    老公,对不起。

    我最终还是背叛了我的诺言了。

    果决的顾思楷,立刻就让人去做检查了。

    那检查的结果让顾思楷大为不满,“你抱着这个小野种,给我滚得远远的。否则,我一定会让你们都化成一摊血。”

    “我不离婚,顾澈又要怎么去结婚,”乔依然抱着被吓得哇哇大哭的女儿,要求着:“想要我离顾澈远远地,就不要再伤害陆松仁。否则,我会再次回到顾澈身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