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小女人对老狐狸的反击-私人婚-
私人婚

第928章 小女人对老狐狸的反击

    针对于乔依然的威胁,顾老爷子由不得对这个以前只会逆来顺受的女人刮目相看了。

    他鄙夷地说着:“真不愧是陆松仁的女儿,的确不是个善茬。我可告诉你了,轮不到你来跟我谈条件。”

    “顾老先生,您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生下白海的孩子吗?我就是要膈应你们顾家所有人,你伤害我亲生父亲,还抢我儿子,我是不会让你最在乎的孙子这辈子过得安稳。”

    “你给我滚,”顾思楷气得全身上下都在发抖了,他抡起拐杖就朝着乔依然的肩膀打了去。

    果真是他老眼昏花了,之前竟然小瞧了这个恶毒的女人了。

    乔依然一点也不害怕,而是扬起下巴,很是倔强地盯着眼前的白发老人,“哼,不如爷爷您示范一下什么叫做滚。我现在还是顾澈的合法妻子,这里是我家,要离开或者滚的人,不该是我,而是您。”

    纵使她现在是处于弱势需要求顾思楷不对陆松仁下手,但她也不能姿态太低了。

    那样只会让自己被欺负罢了。

    “依然,你怎么能跟爷爷说话,”顾澈一听到爷爷来家里了跟乔依然密探了起来,他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

    回家之后,他连女儿为什么哭都没有去看,就马上跑上来书房找乔依然了。

    他生怕她又被爷爷激怒然后再次离开,却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小妻子竟然在对爷爷口出狂言了。

    “老公,你可算回来了,”乔依然直接哭了起来,朝着他的怀抱跑了过去,“你救救我爸爸好不好,爷爷又找人伤害他。爷爷,我答应您这次我一定会在阿澈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爷爷,如果您是想赶依然走,我还是希望您有什么事把我叫回去就好,而不是像这样,”毕竟是自己的爷爷,顾澈有很多狠话都是说不出来的。

    他心疼地把乔依然往怀里抱着,又安慰着她:“依然,你放心,我会让人看好陆松仁。答应你的事情,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乔依然趴在顾澈的肩上,朝着顾思楷自信地笑着,像是在说,你看见没,你的孙子就是对我百依百顺的。

    “老公,谢谢你,”她又柔柔地说着,然后又哽咽着:“年芳真的是你的女儿,可是爷爷不知道去哪里弄得dna证明说女儿不是你的。我知道我不好,可是我们的女儿是无辜的啊,她还一岁都没有。”

    “我的女儿是无辜的,求求你要好好保护年芳,不让爷爷找人伤害我女儿了。”

    “爷爷!”顾澈只觉得自己的底线一再被自己爷爷给碰触到了,“您做这些是不是该跟我先商量商量。”

    “乔依然,你”更令顾思楷没有料到的是,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会演戏还颠倒是非黑白,“阿澈,你要是不相信我,你自己倒是可以去找人验验。”

    或许是顾思楷对自己的亲生爸爸太过残忍了,又或许是这老人家故意在一年半前营造出是顾澈以陆松仁的命要挟她交出顾毅的抚养权。

    此刻的她,心里就窝着一股子的气,就是要在顾澈的面前赢了顾思楷,“老公,你别为了我跟爷爷吵架。其实我知道我是配不上你的,但是我不愿意我女儿从小就背上了野种的名号。”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又有什么理由让顾澈不去相信她呢。

    自从她回来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向自己求助。

    看着自己孙子对自己是万般不相信的眼神,白发苍苍的老者只觉得苍凉一片了。

    精明一世的智者,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输给一个小丫头了,“阿澈,我是你爷爷,你不相信我?”

    顾思楷心里悔恨得不得了,当年为什么要逼着顾澈娶乔依然去偿还他心里的愧疚呢。

    若不是,也就不会遇上现如今的局面了。

    “爷爷,我实在想不出怀疑依然的理由,”顾澈搂着乔依然就朝着书房外走了去,“很晚了,爷爷我会让司机送您回去的。”

    “阿澈,红颜祸水,这个女人我不同意她再待在你身边,”顾思楷气结了,连声咳嗽了起来。

    回到房间的乔依然,见着顾澈紧蹙的眉头,就刻意笑了起来,又懂事地说着:“老公,我没事的,你去看看爷爷吧,他也是为你了好。他老人家万一身体出个什么问题,我就罪责大了。”

    恨顾思楷,但她并不希望他就这么死了。

    提到顾思楷的时候,她还故意哽咽了几下,惹得顾澈一阵怜爱,“放心,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年芳就是我女儿,我是断然不会背着你去做什么dna的。”

    对上他那一点也不怀疑自己的坚定眼神,乔依然心里堵得慌。

    “你就这么相信我?”

    “连你都不能相信,我实在不知道该去相信谁了。”

    顾澈说完,揉了揉怀里女人的脸,就拿起电话了,“徐局长,麻烦您一点事,听说最近监狱里最近不太平啊”

    他说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反倒是让乔依然心里难受得不得了了。

    年芳的确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这一点她的确是欺骗了他,并且她的良心很是不安了起来。

    靠在他心口处,感受着他为了陆松仁的事情正在找着熟人打点了起来。

    对不起,老公,我不该欺骗你,更不该利用你。

    他打电话的时间越长,她就越发觉得愧疚得紧。

    等他电话打完后,她仰头看着他,不停地跟他道着歉:“对不起,我不该”

    “嘘让我说,你别出声。”

    犹犹豫豫的女人,很想脱口而出就把年芳的身世和她曾经想报仇的计划,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然而,由不得她说话,男人直接就吸附住她那柔软的唇了,“永远都要像今天这样,遇上什么事情都要等着我,不要丢下我。”

    他的吻下像是有着某种让人沉溺的魔力,她在心里侥幸得想着,说不定他们就能幸福一辈子呢。

    这是个不带任何**的吻,只是安慰性质的。

    可心怀不安的女人,却把这个安慰之吻,硬是给活生生地变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