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被全世界孤立的老头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929章 被全世界孤立的老头子

    她全身发抖地吻着他。“依然”男人想好好跟她说话,告诉她别害怕,可她却压根就不给他机会。“咔哒”一声。顾澈只觉得裤子一松,他握住了她那大胆的小手,抬起她那苍白的小脸:“我相信年芳是我的女儿,我相信你。不要怕了,别难过了,好吗?”看到她这个样子,他的心像是被刀割得生疼。“我没事,我很好啊,我老公这么相信我,”乔依然强挤着几丝笑容,很快她就把头撇到了另一边,不去看他了。因为心里对他有愧,所以才不敢去看那百分百相信她的墨眸。伤害他,的确能报复顾思楷,可是她的心却难受到无法呼吸了。“我是你老公,又有什么委屈和难过不可以让我知道的,”顾澈知道自己爷爷的手段向来都不会仁慈,“我万万没想到爷爷竟然会拿年芳的身世做文章,你放心吧,我以前答应过你不会要陆松仁的命,我都记得的。”他说他记得。乔依然的脸颊已经被顾澈给拨弄了回来,使得他们现在面对面着,“我都知道了,你妈妈是怎么死的。”“我都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了”她是无力地嘶吼出这些话的,为什么要发生这一切。那些残忍的画面,还有如铁的证据。她真的很愤怒,就算顾澈要了陆松仁的性命,她都无法去怪他。因为陆松仁所做的一切不能用残忍形容了,那已经是丧心病狂了。“如果你要弄死陆松仁我没他怎么可以对你这么残忍,对不起,对不起。”乔依然不知道要怎么去弥补顾澈的伤痕,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了。他们之间,这下是彻底走不下去了吧。至少,她是没脸再待在顾澈身边了。之所以会那么对顾思楷,那是因为这件事都是因为那个自私的老头子引起的。他现在不仅不愧疚了,还那么仗势逼人得寸进尺。她很不甘心,为什么顾思楷就能那么轻易地毁掉了这么多人的人生。“都过去了,过去了,”顾澈做不到说不追究责任了,可他却舍弃不掉乔依然。已经渡过了那段最黑暗的日子了,他也知道现如今他最该珍惜的就是身边的人,“依然,我们以后一家四口好好过日子。我不会再让别人来伤害你和我们的孩子了。”我们的孩子?可是女儿的确不是他亲生的。乔依然心里的愧疚驱使着她赶紧把真相给讲出来才好。她不能,也不可以去伤害这个爱她的男人。“老公,年芳她”“是我们的女儿,她跟着我美丽的太太姓乔,是我顾澈的亲生女儿。”眼泪在乔依然的眼眶里打着转,然而从眼眶里往下滴落着。“为什么,要把所有苦都一个人承担,”乔依然握住他给自己擦眼泪的手,“为什么不一早就告诉我,你压根就不想跟我离婚,不打算跟我抢顾毅。”那么多的痛全给他一个人承担了,而她却在遥远的泰国要盘算着要怎么报复他。顾澈轻笑着,用指腹轻柔地按着她红红的眼眶:“因为我是你男人,是你两个孩子的爸爸。”无论以后他们的未来是怎么样的。在此刻,她都想把年芳的身世告诉他,“不是的,你不是”顿时,门外就响起了小孩吵闹的哭声。“糟了,忘记年芳还在哭了,”顾澈牵起乔依然的手就去开门了。“老公”她很想把所有事情,还有她曾经的计划和打算都告诉他。可望着在云姨哭得已经快背过气的年芳时候,她就真的没时间仔细说了。云姨小心翼翼地把乔年芳递到了顾澈的怀里,又心疼地说着:“这老太爷是真老糊涂了,年芳才这么小,居然就狠心让人给她抽血。”在顾澈怀里的小奶娃,哭得是声嘶力竭的,她胳膊上因为抽血残留的针眼,刺痛了顾澈的眼睛。那张英俊的脸上沉的都可以滴出水来了。怀里的小奶娃,死死地抓着他的衣服,抬头却看见爸爸很凶的样子,因此她就哭得更凶了,伸着短胳膊就要乔依然了。“年芳乖乖,不哭了啊。爸爸以后寸步不离守着你,不让任何人欺负我的小心肝,”顾澈极其不舍地把乔年芳放进了乔依然的怀里。胆小的小奶娃趴在妈妈怀里一直呜咽着。乔依然也很是心疼这个可怜的孩子,要不是她那么冲动想要跟顾思楷争一口气,年芳也至于会被强行抽血去验dna了,“年芳,都是妈妈不好。别哭了,好不好?你再哭,爸爸都要哭了呢?”知道顾澈疼这个女儿,乔依然故意转了个身,使得乔年芳不再是留着后背给顾澈了,而是正好抬头就能看见他。像是替你感动了乔依然的话一样,乔年芳的呜咽声暂时停了一下,就在视线范围内搜索起了顾澈。“真是阿澈的小棉袄,”云姨开心地摸了摸乔年芳的小脑袋。顾澈很难不被这个小奶娃给逗乐,他蹲着身子,视线与她平行着了,“爸爸抱你举高高,好不好?”没一会,啼哭的小奶娃就在顾澈的逗弄下,开心地笑了起来。然而,顾思楷岂会这么罢休呢。他发动了儿子,小孙子,孙女还有赖院长去劝顾澈。只有赖院长一人是相信那dna的检验结果是真的,其他人都反过来劝着顾思楷。尤其是顾海峰,直接就说出了这样的话:“爸爸,这件事,你做的太过分了。就算您在不喜欢依然当您孙媳妇,也不要编这种原则性的谎话。万一伤害到阿澈,我是不会放过您的。”“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样不放过我,我还没死呢,你们一个两个的就要造反了,”顾思楷哪里想的到,从不敢跟自己明面上呛声的儿子,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敢威胁他。“爸爸,我劝您老人家自家检讨一下,为什么家里的小辈就没有一个肯帮您。我还要带顾毅去游乐园玩,我们先走了。”顾海峰说完,就抱起正在地上玩着积木的顾毅,“太爷爷年纪大了,就爱说胡话了,回家以后就不要把刚才听到的话告诉妈妈,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