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应该这样去破坏大哥大嫂-私人婚-
私人婚

第930章 应该这样去破坏大哥大嫂

    “我知道的,”顾毅把手上的玩具朝着顾海峰的脚边砸了过去,“太爷爷,我讨厌你,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你是个老坏蛋,只会欺负我妈妈和妹妹。”“顾毅,不许跟太爷爷这么说话,”顾海峰虽然说得话是教训顾毅的,但是那眼眸里却是满满的宠溺。这个宝贝孙子,他是宠到骨子里的,像是要把欠顾澈的所有东西都全部一次性偿还给孙子才好。“总之,我是不允许我们顾家被那恶毒的女人耍的团团转。想要那个女人进顾家,除非我死,”顾思楷这话明显就是在要挟自己的儿子站在自己这边了,“谁要支持那个女人,我是一毛钱都不会留给他的。”那日,顾思楷回来之前,就把顾毅给抱了回来。期间,顾澈倒是三番五次上门来要儿子,却被老子要挟去做dna才作罢了。往日里威风四面的顾思楷,望着离去的儿子和重孙,悲怆地踢了踢脚下的玩具,很是泄气地就坐在了沙发上面。“老太爷,要拦下”“让他们走,有本事以后都别回来,”顾思楷要强了一辈子,哪里允许自己去跟晚辈低头的,“我就不信他们不会回来,老头子我还没有立遗嘱呢。”因为他坚信,子孙们看在那大笔的遗产份上,也不会对他弃之不顾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伸长着脖子望着门口。半晌,总算听到了脚步声,他故意把头给别到了另外的地方听着有人急促的进门声,就把头给扭到了其他方向去了。自己的大儿子,窝囊了一辈子,他就不信顾海峰还因为一个乔依然而跟自己作对。刚从外面回来的顾小悦,蹦跶着跑进了客厅,她声音很是欢快,带着无限的穿透力:“小顾毅,看看姑姑给你又买了什么好玩的。你别躲来,赶紧出来。”“哼,”顾思楷很是失望是孙女回来了,而不是大儿子抱着重孙回来了。“爷爷,你别小瞧我嘛。要不是您天天跟顾毅串通欺负我,我就不信我这么大的人每天都能被他耍的团团转。”听到这里,顾思楷就忍不住一肚子火了,他烦躁地把拐杖在地上顿了顿,又叹了一长口气。顾毅那小不点,人虽然是跟他回来了,就是不肯搭理他。那小东西一开口就是:“我要回家,我要妈妈,我讨厌太爷爷。”这次顾小悦是楼上楼下找了个透,就是没找到顾毅。她泄气地跑下楼,站在顾思楷面前抱怨着:“爷爷,您又偏心。顾毅是您重孙,我还是您唯一的孙女呢,怎么就不告诉我,他躲在哪里了。”“没用的东西,连个小不点都玩不赢,我怎么就有你这么笨的孙女,”顾思楷心里的所有怒火都朝着可怜的顾小悦发了出来,“这么大的人了,一点正形都没有,成天就跟个两岁的小孩疯来疯去。”只觉得自己怨得要死的顾小悦,赶紧为自己争辩着:“我可是推了很重要的事,专门赶回来陪顾毅玩的。不是您说的,顾毅刚离开妈妈了,需要姑姑的陪伴吗?”要知道一回来就挨骂,她就拖着唐浩宇去看电影了。对于自己以前说的话,顾思楷就当粉笔字一样,从自己的脑海里抹去了,又训着小悦:“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去公司学习。以后随时准备接替整个家族的事业。”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们,不就是欺负他没有别的能依靠的后代了吗?一个个现在翅膀硬了,敢跟他唱反调了。这辈子,他顾思楷还没被人这么威胁过的,他是临死都不会跟任何人服输的。“爷爷,您真的要给我那么多钱,可是妈妈说我是女孩子,不可能会得到哥哥们那么多钱的。她还教育我不要觊觎不该觊觎的东西呢。”小悦的年纪小,与两个哥哥的关系也是好的不得了。所以她是一点也不在意爷爷分财产时候会重男轻女,毕竟她的能力是在两个哥哥之下的。“糊涂,这都什么年代了,男孩和女孩都是传家人,”顾海峰很是义愤填膺地怒斥着:“你妈呢,在哪呢,我非得好好教训她不可。年即将轻轻的,怎么就那么多的腐朽思想了。”自己的孙女与乔依然的关系是交好的,但是小悦这孩子特别孝顺爸爸,时刻谨记着顾旬的要她好好孝敬爷爷的教诲。于是在乔依然和顾思楷的拉锯战之间,她是明确表示过,她是站中间的。毕竟虽有的麻烦都是顾旬惹出来的,她这个当女儿的就要父债女偿的。可是她心里还是很支持乔依然当她大嫂的。翌日,一大早,正在睡梦中的小悦就被顾思楷给提溜了起来。“爷爷早,”顾小悦哈欠连天地望了望窗外。外面明明还是漆黑一片。“都五点半了,还早,公鸡都叫了好久,”顾思楷直接命令着:“我给你五分钟洗漱,然后我们去长跑。要当一个大集团的掌舵者,是绝对不允许有惰性,更要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由不得顾小悦哭爹喊娘的拒绝,爷爷前脚刚走,爸爸后脚就来了,“小悦,你爷爷也不容易,都是我害的他众叛亲离了。要不是因为爸爸年轻时候做的错事,他也不会颠倒是非黑白到那么污蔑依然了。”最害怕自己爸爸这种长篇大论的愧疚演讲了,顾小悦便在一片黑暗中就开始了她顾氏继承人的严苛培训了。好不容易挨到要去学校的时候了,哪知道顾思楷觉得那几堂课没太大用途,就直接拉着小悦去了海乾集团跟着开会了。总算熬到散会后,顾小悦逮着顾谦诉苦了起来。逗得顾谦是笑得前仰后翻的。他幸灾乐祸地把手搭在了顾小悦的肩膀上,又用着肃穆的语气说:“小妹,我们反策希特勒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顾小悦现在就只剩下翻白眼的力气了,胳膊和腿压根就使不上力气了。“二哥,你说爷爷好奇怪啊,为什么非要伪造亲子鉴定。他越是这样做,就越是把大哥往外推了。”“那你说爷爷该怎么做?”“我觉得爷爷就该找十个八个小鲜肉去勾引大嫂,让她出轨,这样才能彻底断掉大哥和大嫂的缘份,而且还能置身事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