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决了个定-私人婚-
私人婚

第93章 决了个定

    “馨茹,你别胡说,我都结婚了。而且郑彦只是把我当妹妹罢了。”乔依然的心里塞满了顾澈,其他男人她也不考虑,同样她也觉得其他男人不会考虑她。

    跟个木头墩子聊天,赵馨茹也是溃败极了,“你别管我胡说不胡说,至少你老公是介意了。”

    顾澈他像是天生跟郑彦有仇似的,他第一次见到郑彦就跟他不对付,就算顾澈知道了郑彦就是曾经救过她的恩人,顾澈也还是对郑彦莫名的有敌意。

    乔依然点头如捣蒜,“难道我老公也误会了?”赵馨茹,她和郑彦他们三个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赵馨茹都能误会,顾澈是不是也很容易误会。

    “你说呢。你要现在跟你老公打电话,说你在跟郑彦逛街,你看你老公是什么反应?”赵馨茹懒得跟跟乔依然绕。

    当顾澈还是鸭子先生的时候,她每次跟郑彦打个电话,顾澈就说她想红xing出墙,如果他要知道她跟郑彦逛街,“他一定会说我红xing出墙,不守妇道。”

    乔依然的小脑袋瓜子沉沉地点了点头,小脸气鼓鼓的,赌气地说,“他不仅跟一个金发女人吻来吻去,还跟那个蔡媛媛扯不清楚,有什么立场说我。

    “啧啧,小样。你俩干脆在外面各玩各的好了。”

    或许夫妻双方在外面各玩各的这种相处方式别人能接受,但是她乔依然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如果跟顾澈没感情,单纯只是为了当初帮家里还债,她倒是能很坦然面对顾澈在外面有女人,但是现在她爱他,就想获得他的全部。

    “我才不要跟别人分享我老公的身体。”可是她要怎么守护她的男人呢?乔依然说完,整个人都焉了。

    “这才是我赵馨茹的亲闺蜜。”

    小绵羊就是小绵羊,还是个耿直有点傻气的小绵羊,赵馨茹揉了揉乔依然因为着急生气而红起来的脸,“他不是让你辞职吗?你得抓住这次机会。”

    “可是我舍不得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那一张张天真的笑脸,让她每天都是元气满满的,虽然顾澈有钱,但是她才不想靠男人养着。

    对于乔依然这个闺蜜,赵馨茹是操碎了心,乔依然这个脾气温和的小妮子,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会转弯。

    “蠢死你算了。”赵馨茹故意吊着乔依然的胃口,带着乔依然不停试着衣服,就是不说下半句。

    这厢赵馨茹等着乔依然主动求她,那边乔依然独自嘟嚷着,“成天待在家里会发霉的,而且我也不想这么早就生孩子。”

    彻底败给乔依然的赵馨茹,颇为无奈地瞪着乔依然,咬着牙,恨铁不成刚地说,“你就说你辞职可以,但是要去他公司上班,去给他当助理,懂了吗,小傻子?”

    “可是我老公有助理了啊”,唐浩宇每天尽职尽责地跟在顾澈身边,她觉得她胜任不了。

    这个小傻子把赵馨茹雷的外焦里嫩的,她在彩妆装柜,拿了一个鲜艳的大红色涂在她唇上,嘟着嘴巴,“乔依然,我老板有五个助理,其中一个助理就是涂这种烈焰红唇。”

    “每天那个助理出来后,我老板的西装领子上就有这个色号的唇色,你说助理可以干嘛?”

    “我老公不是那种人”,乔依然很是笃定,“我老公的衬衣领口上没有那种口红印子。”

    “笨死你算了。我话丢在这里了,只有助理才是能近距离接触总裁的职位,你就可以掌控总裁所有行程,可以把所有狂风浪蝶挡在外面。”

    赵馨茹说的倒是很有道理,乔依然固然喜欢幼儿园的小朋友,可是一想到顾澈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可能会被其他女人勾走,她的心就不痛快了。

    她草草地跟赵馨茹结束了逛街,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食材,又在家里做了几个可爱的小黄鸭蛋糕,还不忘在小黄鸭周围围了一圈可口的樱桃。

    一切准备就绪后的乔依然,脱掉围裙,对着镜子整理着头发的时候,就听见了顾澈回家的声音。

    她也顾不上把凌乱的头发整理好,像个快乐的小鸟飞奔到了玄关,踮起脚尖,昂着头吻了男人的唇一口,“老公,你想不想我?”

    西装笔挺的顾澈,平日里总是冷着的一张脸,可是现在的他是少见的面部线条柔和,虽然没笑,但是整个人看起来是很舒适的放松。

    “小东西,你猜?”顾澈抱着乔依然换着鞋子。

    女人抿着唇,正儿八经地宣布,“老公,我还差一个月就足满22岁了,我不是小东西。”

    顾澈牵着乔依然的小手,眸光落在她脖子下的那两团柔软处,挑了挑眉,“确实不小。”

    “我本来就不小……”

    等等,为什么他的视线这么奇怪,他深邃的眸子怎么变得猩红了,乔依然跟随着男人的视线,低头望了望她自己那两团凸起处,“你怎么能这么流氓……”

    “我是被迫的……”

    “顾澈,你给我闭嘴。”怎么以前不觉得这个男人这么多话的,她的脖子都红了,“你赶快洗完澡,下来吃饭。”

    男人舔了舔唇,“一起洗。”

    想说不的女人,嘴巴早已被侵占了。

    两个小时后,乔依然的小脸绯红,浑身无力地坐在餐桌边,低着头躲避着某头饿狼的眸光,“你吃饭啊,干嘛要盯着我。”

    早知道他这么不懂节制,打死乔依然也不会主动献身给这头饿狼。

    但是她又很想知道顾澈到底爱不爱吃她做的蛋糕,她咬着筷子,偷偷打量着他。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关系,他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完美,如刀刻般的轮廓,就像是顶尖艺术家精雕细琢出来的,无论过多少年,都经得住世人的检阅。

    认真的男人最帅!

    认真看着蛋糕的男人更帅,更迷人,“别看了,快尝尝,好不好吃?”乔依然发亮的眼眸格外期盼着男人的反馈。

    黄色小鸭子的蛋糕,看起来憨厚很可爱的,微张的红色小嘴倔强地向上扬起,蛋糕旁边还镶了一层他最爱吃的樱桃。

    顾澈清楚地记得他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不吃蛋糕也不过生日的,可他小妻子单纯又渴盼着他尝一尝蛋糕的模样,让他不忍心拒绝。

    果断的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犹豫了。

    看着顾澈拿着叉子的手,伸向了那个黄色小鸭子蛋糕,乔依然想起了小时候等着领成绩单的那种紧张,她目不转睛盯着顾澈手里的叉子。

    尽管她做的黄色小鸭子蛋糕在店里热卖,很多人都夸她做的好吃,但此刻的她更想知道心爱男人对她所做蛋糕的评价。

    叉子逐渐靠近了蛋糕,乔依然屏住呼吸死死盯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