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自以为事是要吃亏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931章 自以为事是要吃亏的

    顾谦看着越走越近的爷爷,又看着正沉静在自己策划里兴奋到不能自已的顾小悦。

    他嘴角的笑意是越来越明显了,他试图去打断顾小悦:“小悦啊,你这样说爷爷不好,他听见得多难过。别说了。”

    “反正爷爷也不在这里,我就跟你发发牢骚而已,”顾小悦捶了捶酸酸的胳膊,又兴冲冲地说着:“爷爷还当大哥是小孩子呢,随便那么一张纸,我都不信,大哥能信吗?”

    “爷爷就是太傻太天真了。”

    “我还没那么下作,”顾思楷迈着稳健的步伐,朝着顾小悦大步迈了过去。

    对着她的后脑勺就是一家伙,“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没作假。”

    说完,他就把后脊背挺得直直地就那么离去了。

    “二哥,不带你这么过分的,你是不是早就看到爷爷来了,你居然不提醒我,”顾小悦咬牙切齿对着顾谦的心口就是狠狠的一家伙,“你是不是眼红我被爷爷选作接班人了啊。”

    顾谦也不躲,但不代表他就那么任由顾小悦欺负自己,他一手握住了粉拳,嬉笑道:“哥哥我求之不得,你来接班。我相信咱们海乾在你的带领下,能保证我一辈子衣食无忧的。”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居然把锅抛给你妹妹我,”顾小悦又是一记拳头朝着顾谦的额头去了。

    要不是顾谦反应敏捷,他的发型和他的额头都要遭殃了。

    这次,顾谦就往后退了好几步,边后退边一本正经地说着:“我的傻妹妹,去找你的浩宇哥,我相信他会很乐意帮你的。到时候你要是不想接爷爷的班,让他来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跟浩宇哥是清白的,”顾小悦生怕被爷爷听到了让唐浩宇难堪,就朝着四周打量了一圈,发现没有爷爷的踪迹,这才去跟顾谦算账去了。

    “你个烂嘴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胡说八道会害死人的。”

    顾谦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而是贱嗖嗖地搭着顾小悦的肩膀问着:“难道你就不希望你们有点什么?妹妹,你长得这么漂亮,他都不动心,是时候砸钱了。”

    “浩宇哥他不是那样的人?”顾小悦最担心地,就是他们两家的差距了,“我把他当哥哥,他把我当妹妹呢。你总这样说你好朋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自己跟唐浩宇,迟迟没有进展,想必还是家庭差别太大了。

    那么有骨气的男人,一定又是怕别人说他靠女人,所以这么久,他们的进展还缓慢地不得了。

    以前没有搬回爷爷家,住在旧小区里的时候,她总觉得那时候还和唐浩宇亲昵点。

    瞧着顾小悦若有所思的样子,唐浩宇单手指点了点她额头:“傻妹妹,现在什么年代了,女追男也挺好的。你听哥跟你说”

    这两兄妹渐渐消失在这条走道上了,却没曾想到在有人尽在一门之隔的安全门后听得一清二楚了。

    “四少,你看见没,顾家的人这是把海乾完全当做他们的产业了呢?”跟在潘瑞琦身边的一个人,很是为他抱着不平,“您要不要考虑一下”

    “想要海乾完全成为顾家的,就凭这几个人?”潘瑞琦是压根不把顾澈以外的顾家人当做竞争对手。

    之所以海乾集团现在还由顾家人掌控,那都是因为长辈们的情谊在。

    想要挑拨之人,没想到潘瑞琦早已有了异心,就乘胜追击道,“最近倒是有几些生意场上的朋友,急需用钱,想抛售点海乾的股份。不知道四少”

    话都说道了这个份上,只要是聪明人都应该知道这话里的意思了。

    “有空就出来打场球呗,我最近刚买了个球场。也不对外营业,只是方便私人聚会,”潘瑞琦心里已经在盘算着要怎么才能获得更多的海乾股票了。

    顾家的老爷子,简直是越老越没分寸了,想捧一个小丫头

    “哈哈,”一抹算计就涌上了他的脸颊。

    看着潘瑞琦生气的脸色,又笑了起来,这才让他身边的人不解了,“四少,您这是?”

    “没什么,听说我在香港马场养的马,刚刚获得了冠军,”潘瑞琦这种疑心重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坦露出他的打算让外人知道呢。

    “老太爷,大少爷是下了死命令,不让我进海边别墅,”夏管家低着头小声地回答着,“我见不到乔依然。”

    顾思楷自从那日跟顾澈不欢而散后,就不好拉下老脸再去了。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还能住的下去,”顾思楷哪里肯承认自己这种老江湖输在了乔依然这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手上了。

    夏管家等着老爷子把心里的不满骂出来之后,她才禀告着:“听说乔依然会时不时出去跟她朋友见面,不如我们到时候再”

    只要见得上她,有些事情就好做了。

    “哼,你以为那个臭小子会让我们那么容易接近她吗?”

    自己的孙子,顾思楷还是很了解的。

    别看他那么多年对女人没兴趣,可一旦看中了某个女人就能中了魔一样。

    “夏管家,你去”顾思楷在夏管家耳边吩咐着,他眼眸里闪烁着不肯服输的算计。

    三日后,乔依然带着乔年芳出去跟赵馨茹逛着街。

    “这蝴蝶结真好看,我们干妈的眼光最棒了,谢谢干妈,”乔依然指了指镜子里乔年芳的蝴蝶结发箍,又指了指赵馨茹,就是要告诉这个小女孩究竟是谁送她礼物了。

    小女孩高兴地就要跃身去抓镜子里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和妈妈了。

    那憨憨的小样子,惹的赵馨茹忍不住就要去抱她了,“年芳,让干妈抱抱,好不好?”

    “哇哇”

    赵馨茹的手才碰到这个小奶娃,她就扯起嗓子大哭了起来,那伤心欲绝的样子使得赵馨茹很是受伤:“年芳,干妈不会欺负你的。”

    她轻拍着小女孩的后背,可越拍了,她哭得越厉害。

    “小宝贝,这是最爱你的干妈妈啊。小没良心的,收了干妈那么多礼物,抱一下怎么了,”乔依然只好把这胆小鬼放在怀里好生一顿哄,直到她哭累了在她怀里睡着了。

    乔依然这才有空跟赵馨茹说话:“馨茹,对不起,要不是我赌气年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