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受辱的替身-私人婚-
私人婚

第932章 受辱的替身

    “别多想,我就是心疼年芳,没有不高兴,”赵馨茹的视线一直都在这个小奶娃的身上。om

    自己的女儿不是跟在自己身边,心里或多或少都有遗憾,但是她从来没怪过乔依然的提议。

    她真的不是方睿霖的对手。

    昨晚,他又闯进她家里了。

    “方睿霖,你是有未婚妻的男人,你总跑我家里来,成何体统,”赵馨茹实在忍受不了方睿霖在她家门口不停敲门引来邻居的注目了。

    那些邻居好言相劝着:“赵小姐,你跟男朋友吵架,回家去吵,在外面挺影响我们休息的,我儿子今年可是要高考的。”

    趁着赵馨茹出门跟邻居道歉的功夫,方睿霖就堂而皇之地进去她家了,又直接往浴室去了。

    当赵馨茹看着赤身**的方睿霖出现在自己床上的时候,心里除了恨意之外,更多的是庆幸,“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还好年芳是登记在乔依然名下的女儿,要不然跟着她,只会成为万人唾骂的私生女了。

    “你不是缺男人吗?我送货上门,”方睿霖看着赵馨茹躲闪又疏离自己的样子,心口就难受得紧,“你今天去见谁了?”

    “我谁也没见”赵馨茹今天并没有特意出去见谁。

    “你是不是看见男人,就管不住自己双腿了。跟一个男人待在酒店一个小时,”方睿霖冷笑着:“算上洗澡的时间,那男人时间那么短,你忍受得了吗?不甘寂寞,你就找我啊?”

    “你找人跟踪我,”赵馨茹心里恐惧地不得了。

    果真就像依然说的,只要是方睿霖想找的人,只是时间问题。

    天涯海角,他都能找到她。

    想起她抗拒他,他就把她扔在了床上,直接扯掉了她裤袜,粗鲁地穿过了她身体:“你是不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跟那个男人鬼混在一起了。”

    男人防止她的抗拒,直接单手把她双手固定在她头顶了。

    他像是要肢解她一样。

    床深深地下陷了还发出了响亮的“咯吱”声。

    “你怎么不出声,”方睿霖发觉自己占有了她的身体,心里还是空落落的,他又去吻她的唇,却被她又给躲开了。

    这种挫败感,让他有种随时都会失去她的感觉了,“难道我的技术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吗?我可是记得你叫一床的声音,让我难以忘怀。”

    被他粗鲁对待的赵馨茹,疼的额头都在冒着冷汗了,“你放开我。”

    “赵馨茹,你跟我老实说,那男人是谁?你是不是因为他才逃跑的,”想起自己那天回家,只看到了桌上那封简短的留言,她就不经允许地走掉了。

    当身体逐渐开始接受了他,赵馨茹逐渐不觉得疼了,甚至身体也会贴合他了。

    她瞪着水蒙蒙的眼睛望着这个生气的男人,忍不住问着:“这个重要吗?我们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今天的那个男人,哪里是她什么男朋友,她和那个男人并没有发生任何的身体接触。

    他会如此生气,不由得让赵馨茹心里忍不住多想了,他是在吃醋吗?

    方睿霖就只想把她掐死了才好,“为什么,我对你们那么好,你们一个个眼睛都瞎了吗?”

    “你们”赵馨茹心里那丝残念也没有了,“你对高雅澜不干心,你就去她家,这样睡她。你自己没本事,别把气全撒在我身上。我走的时候,我们之间的恋爱关系已经取消了,我要去哪里,跟谁在一起,都不关你的事。”

    “你说你现任男人,看见我俩这样,还会要你这个放荡的女人吗?”

    言毕,方睿霖把她翻了个身,单手抬起她的下巴朝着自己的手机镜头,“宝贝,你笑一个,让你现任看看你在我的调教下,是多么乖巧。”

    “方睿霖,你变态,你个无耻小人,”赵馨茹爬着就要去抢他的手机。

    为什么她爱的人,要这么对她,为什么要如此侮辱她。

    男人扣住她的肩膀,更加蛮横地劳作着。

    伴随着一阵低沉的闷哼声,她直觉得大脑一阵缺氧,忍不住发出了让她羞耻让男人得意的声音。

    “你那是什么男人,喂了你一次,你还这么饿,还是你天生就是个欠弄的女人,”方睿霖恨不得跟她一起死在这床上才好。

    看着那小小的手机屏幕上,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是那么的丑陋姿态的回放,赵馨茹哭着骂着抡着拳头打着他,“方睿霖,你不得好死。你这种男人,就等着你老婆在外面养十个二十个小白眼,让你绿。”

    “既然你这么喜欢,手机送你好了,”方睿霖噙着一丝冷笑,又当着她的面发到了他自己的邮箱,“不过你放心,我老婆肯定比你检点,让你失望了。”

    “嘭”的几声,他走了。

    房间里还弥漫着让人浮想联翩的味道,只留下独舔伤口的女人。

    “馨茹,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不同意啊,”乔依然见赵馨茹半天没反应,就推了推她胳膊。

    “啊?怎么了?”赵馨茹的思绪被打断了,吓得突然就站了起来。

    她这一剧烈的举动,动作幅度过大,还打翻了桌上的咖啡杯。

    都把熟睡了的乔年芳给吓醒了。

    “这个胆小鬼哦,”乔依然抢在女儿哭之前做着鬼脸,亲吻着可怜的女儿,“是不是妈妈抱得不舒服,让干妈抱一抱好不好?”

    这次,乔依然是把女儿放在了赵馨茹的怀里,又趴在赵馨茹的背上逗着她。

    看着乔年芳笑,赵馨茹也欣慰地笑了起来。

    不想睡的小孩,直接抬起她的小手,去抓赵馨茹的胳膊玩了。

    “这就是血缘的力量啊,”乔依然见她俩玩得很是愉快,就又说了起来,“馨茹,我前几天一气之下把年芳不是顾澈的孩子给讲了出来。所以他就抓着年芳去验dna了,然而年芳被抽了血,吓得到现在都很胆小。”

    “你把她爸爸”

    方睿霖,这三个字,对她而言,只有恐惧和屈辱了,她不愿意提起。

    “没有,我是按照我以前计划,激了老爷子,”乔依然伤感地说着,“我心里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对不起顾澈,我可不可以把年芳是你和睿霖哥亲生的告诉他。”

    “不可以,绝对不允许。”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