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又见那恶毒的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935章 又见那恶毒的女人

    “爸,现在科技发达,我就算60岁嫁给睿霖照样能给您生个外孙,”一个人清雅的声音安慰着老者。

    老人很不高兴地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吹胡子瞪眼教训着:“苑彤,你是存心想气死我吗?你六十岁的时候,我早已经被黄土埋住了脸。我可不希望我的外孙是从遗照上认识我。”

    “睿霖,这丫头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你以后只管教训,打伤了骂哭了,算我的,”张之然的话虽然这样说的大公无私。

    然而,你仔细看他望着自己女儿的眼神,那满满的宠溺与疼爱,让旁人都会觉得倘若方睿霖敢动他女儿一根手指头,他必当会是被还回去的。

    张苑彤调皮地冲自己爸爸做了个鬼脸,又小鸟依人地抱住了方睿霖的胳膊,“睿霖,我相信你。你宠我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打我。改天我们去美国,把精一子和卵一子都冷冻了起来,我们还这么年轻,先好好玩或是奋斗几十年先。”

    “你啊,就是太贪玩了,”方睿霖不动声色地把胳膊给抽离了,就给张苑彤拉了凳子,“张叔,苑彤是希望您再活六十年呢。”

    “哈哈,再活六十年,我就一百二十岁了,那就是老乌龟老怪物了,”张之然很是满意地看着方睿霖。

    自己的女儿就是乖,无论以前走过多少歧途,最后总算是乖乖地找了个好人家了。

    “亲爱的,你太贴心了,”张苑彤坐下的时候,嘴角直接贴着方睿霖的薄唇,吻了下去。

    这时候,乔依然已经和顾澈都出来了,女人把他们刚才那番话和那个吻看在眼底了。

    她已经注意到赵馨茹的肩膀微微抖了抖。

    这要换了哪个女人都不会高兴的,这个方睿霖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乔依然直接想下逐客令,却被顾澈打断了。

    “张叔,这么巧,您包间的菜还合胃口吗?”

    顾澈绅士地给乔依然拉着瞪着,又轻拍着她的肩膀,要她别冲动。

    张之然跟顾澈打招呼寒暄之后,就做主了,“阿澈,我们这么难得见上一面,这顿饭我们就一起吃吧。你太太没问题吧?”

    “依然,我爸爸进门的时候听说你们在这里吃饭,就说什么也要拉着我们一起来了。你们介意吗,要是介意我们就走了?”张苑彤笑得灿烂又无害地望着乔依然。

    乔依然是真的打算说“我很介意”,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而已,她怎么就好意思叫自己“依然”。

    跟她很熟吗?

    看出乔依然的不高兴,赵馨茹用胳膊肘拐着她,小声说着:“别让顾澈为难了,吃顿饭,又不会少块肉。”

    这个张苑彤当初跟方睿霖订婚后,在商场偶遇她的时候,故意把她给从扶手电梯上撞了下去,要不是抢救及时,年芳早就化成了一滩血了。

    歹毒又阴暗的人,不是她,为什么她要像个落难者逃跑呢。

    “都是自己人,一块吃顿饭也挺好的,”顾澈使了眼色,让公司里的那些青年才俊的高管走掉了。

    望着那些走掉的人,张之然的视线就直接落在了抱着乔年芳的赵馨茹身上了,“这个保姆,能不能回避一下,我们有点话要说。”

    保姆?

    乔依然气得恨不得把这三个不速之客给踢走才好。

    她轻拍着赵馨茹的后背,询问着:“要不,回家给你做东西吃?”

    若不是怕顾澈得罪人,她真的会顾不上礼貌会有尊老的教诲,直接轰这个老人走。

    “没事,”赵馨茹声音小的需要乔依然看猜才能确定那声音了,她并不躲闪地回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张苑彤。

    就是这个女人的存在,才让她一口就同意了乔依然当年的主意。

    若是年芳交给那女人去抚养,只怕都不能健康长大了。

    “这是我干妈,”顾毅脆生生的声音强调着,又可怜地盯着白发苍苍的张之然,“老爷爷,你眼睛不好,就记得带老花镜哦。我太爷爷就带了。”

    包间里的气氛很是怪异,一辈子骄傲狂狞的老者,哪里被人这么下过面子。

    可对方会是个小孩,他断然是不能与他计较的,就笑呵呵道:“哎呦,顾毅都这么会说话了啊。以前你妈妈不在的时候,你可是很安静乖巧的。”

    这弦外之音,不就是顾毅被他妈妈给带坏了吗?

    对于妻奴顾澈来说,他才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的宝贝老婆,言语上也不允许让她吃亏的。

    “小孩子也只有在自己信任人的面前才会完全释放他们真实的性情。现在这样挺好的,这么小的小孩就该活泼点,”顾澈说完,就摸着顾毅小小的脑袋。

    可不知道为什么,小男孩就是很不配合,不仅不让他摸头,还直接留了个后脑勺给顾澈。

    “小帅哥,我们又见面了,改天阿姨再教你打高尔夫玩啊,”张苑彤适时地活跃着气氛,就起身走到了顾毅和乔依然身后。

    她才一靠近,乔年芳就喷嚏打个不停了,“阿嚏,阿嚏。”

    “怎么了?我来抱抱,是不是要换尿布了,”张思彤居高临下地朝赵馨茹伸着手,那双好看的眼眸底下全是轻蔑。

    那架势,十足地就是我要的东西,你必须给我,否则后果自负。

    “阿嚏,”乔依然也接连打了几个喷嚏,还起身了。

    这时,张思彤看乔依然的眼神就变得柔和多了,“嫂子,你是不是着凉了啊?我披肩挺厚的。”

    说罢,她就把她身上的披肩热络地往乔依然身上披了去。

    “我不冷,”乔依然硬邦邦地拒绝了,还往一旁躲闪着。

    突然肩上一沉,她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那因为生气而紧绷的身体也松弛了一下,“我不冷,是香水味太刺鼻了。”

    她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整个包间的所有人都听见。

    尤其是乔依然那么防备地看着张苑彤,摆明了就是嫌弃后者身上那刺鼻的香水味,往深了想,就是不欢迎这个女人。

    张苑彤和张之然脸上纷纷难堪的不得了。

    赵馨茹抬着眼皮瞧了眼方睿霖,他脸上的难色灼伤了她的眼。

    蓦地,心口那隐隐约约的疼在作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