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竟然敢忘记那个大日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936章 竟然敢忘记那个大日子

    “阿澈,我们下次单独再约,”张之然怒气冲冲地瞪着乔依然,又意味深长地说着:“别娶了老婆就忘记了你爷爷,你有今天都是因为他对你的栽培。”

    提谁不好,提什么爷爷。

    顾澈连忙转移着话题,“张叔,到时候我们再联系。”

    他急忙地把他们三人给送了出去。

    方睿霖路过他的时候,假装整理着领带,清晰地说着:“那五个人倒是很适合我们在非洲的项目。

    “你先管好你自己先,”顾澈一拳就捶在了方睿霖的心口上了,“我觉得你更适合。”

    好端端的一场生日宴,他来就来,还带什么张叔叔和张苑彤的。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包间,顾澈揣测着乔依然的心情会不会受了很大波动,会不会又要给他脸色看。

    今天这事,的确干的很不咋的。

    最重要的是,他的小妻子,自从回来后,脾气是比以前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今天的事,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依然,我让人把蛋糕送进来,好不好?”顾澈小心翼翼地问着她,仔细看着她脸上的一丝一毫的表情。

    乔依然心里替赵馨茹委屈地不得了,她是咬着牙回答顾澈的,“吃,为什么不吃。今天就是馨茹的生日,必须吃!”

    “嗯,今天跟你们吃,过几天到了阴历的生日,我就回家去跟我爸妈一起吃,”赵馨茹很快就把自己心里那些繁杂的心情给掩藏了,又问着顾澈:“顾澈,到时候有空去我家一块吃饭吗?我爸妈一直都不知道依然嫁的人是什么样子。”

    “有空,必须要有空,”乔依然是不打商量地回答着。

    看着乔依然这气呼呼的小样子,赵馨茹爽朗地笑了起来,“你又不是顾澈,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有空。他那么忙,就算当天没空,我们改天约吃饭就好。”

    末了,她又劝着乔依然:“刚才的这事又不怪顾澈,你别这样把错算在他身上啊。”

    “我才没有,”乔依然现在面子上很是要强,可心里还是那个敏感脆弱的小女人。

    她的声音都带着些许的哭腔了。

    为什么她那么相信的睿霖哥竟然变成这么一个如此坏透了的男人。

    “我有空的,我随时都有空的,”顾澈赶紧回答着,其实他最近真的忙到要翻天了。

    今天临时走掉的会议,也不知道唐浩宇补救的如何了。

    乔依然本来还是鼻子酸酸的,在听到顾澈这么果断地说辞,回头看着他一脸担忧的样子,就憋不住想笑,“你没空就别去,反正赵叔叔和李阿姨也只是想看我们的孩子们。”

    她懂赵馨茹的用意,就是想年芳回家去见见亲生的外公和外婆。

    “我真的有空,”顾澈像个小媳妇一样为自己争辩着。

    “我最讨厌男人撒谎了,”乔依然直接就揭穿了他,“我昨天可是瞟到了你这一个月的行程了,你后天就要去出差了。”

    “我不去,”顾澈不带思考地回答着。

    从他人生经验里获知了,每次他把乔依然留在家里,他出差回来后,那结果绝对是不愉快的。

    从他那担忧的神情里,乔依然倒是也读懂了他在害怕什么,反问着:“你不相信我?”

    男人摇头,他的唇线紧绷着,想说什么,又犹豫着。

    “一大家子等着你养呢,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去跟赵叔叔和李阿姨吃饭呢,”乔依然的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点失落的。

    因为四天后,他就要出差了。

    若是那天他在就好。

    两口子这样拌嘴还挺有意思的,赵馨茹看他俩甜蜜的互动,心里高兴之余更多的是羡慕,“凡事还真是没有绝对啊,曾几何时,依然看见顾澈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胆小的要死。”

    而现在,完全就是反过来了。

    对这种评价,顾澈是很开心地,至少说明他这个老公还是很称职的,“馨茹,你阴历生日是哪天呢?我尽量抽空赶回来。”

    “都说了不要你去,你怎么就这么死皮赖脸呢?”乔依然半生气又半欣慰地责怪着。

    他这么关心她的生日,却又不记得四天后是什么日子。

    “下个礼拜的今天,”赵馨茹说完,又婉转地说着:“就像依然说的,以后我们大把机会见面,不急的。工作最主要。”

    提到工作,顾澈像是想起了什么,问着:“馨茹,上次邀请你加入我们公司,考虑的如何?投资部总监的位置现在还是空缺的。”

    “老公,我给你剥龙虾,”乔依然拿了个大龙虾回来,就又靠近顾澈坐了点。

    这个男人,不仅对她好,还对她的好朋友也这么好。

    就算不记得那天的日子,也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是不是?

    好好过每一天,远比那些庆祝特定日子要重要的多。

    “我年纪大了,想过点轻松的日子,已经不适合在高压状态下工作了,”赵馨茹回答的很是坦然。

    但所有人都知道她这是不愿意再与方睿霖想见了。

    “就那么待在蛋糕店里吗?”顾澈除了受好友和妻子的所托,更多的是替赵馨茹遗憾,“未免有点大材小用了。”

    她在事业上的杀伐果断,比很多男人都要优秀很多。

    只见赵馨茹干咳了两下,又用视线指了指乔依然,“你老婆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地挥向你了。”

    “术业有专攻嘛,”顾澈朝着赵馨茹不自在地眨着眼,“我是担心你给我老婆添乱,毕竟你是个外行人啊。”

    “哼哼,”顾毅看着自己老爸这么怕老婆,又觉得好笑,又觉得解气。

    “你儿子都看不下去你言不由衷了,”乔依然把剥好的龙虾放进了顾毅的碗里,就又靠在顾澈的肩膀上,拍着他肩膀安慰着:“小伙子,踏实点,说话靠谱点。”

    顾澈怨念地瞪了瞪自己儿子,又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小妻子,用着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着:“老婆,那我的饥渴难耐怎么办?”

    乔依然哪里算得到他会当着孩子面和赵馨茹的面说这种事的,她第一反应就是远离顾澈。

    然而,她才一挣脱,就把桌边的筷子给掉在了地上,她索性就弯着腰在桌下捡起了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