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一个比一个不好伺候-私人婚-
私人婚

第937章 一个比一个不好伺候

    耍流氓就不会忍到回家吗?

    她早就暗示过他,她的腰好了,让他别那么憋着他自己了。om

    是他总那么好,就算一晚上洗五次冷水澡,也总说要等过段时间,她腰更好了再说。

    正打算起身的时候,她的余光扫到了他的西裤,顺势就把视线停留在他那肚脐下的三寸了。

    哼,让你刚才那么耍流氓,我也要回报过去。

    女人顽皮地嘟起嘴,对着那目标地方吹起了热气。

    “依然,捡不到就算了,我让人再送干净的进来,”顾澈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股温温的热气,从某个地方冒出来了。

    下一瞬,他就看到了做坏事得逞的女人眯着眼窃笑着看着自己。

    正得意的小女人,哪里想得到,这个可恶的男人直接把她的头给扣在了那地方。

    变态,禽兽!

    乔依然很想大声骂出来,他究竟要脸不要脸的,还有孩子和馨茹在呢。

    两口子关上门的时候,做过比这更劲爆的事,然而那是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啊。

    她使劲地掐着顾澈的大腿,脑袋挣扎着就要起来。

    那肚脐下三寸的家伙,就像是随时都会变身的怪兽一样,让她害怕极了。

    乔依然把顾澈骂了一百八十遍之后,坐在儿童椅上的顾毅蹬着腿踹着爸爸,“你又欺负妈妈。”

    他可是都看见了妈妈想起来,爸爸还故意往下按着妈妈的头。

    “你妈太笨了,捡个筷子还能把头发缠住,”顾澈似笑非笑地把乔依然给拽了起来,又温柔地给她缕着头发。

    “你给我闭嘴,”乔依然都没脸去看赵馨茹了。

    她单纯的儿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赵馨茹能不知道吗?

    这顿生日宴吃到最后,赵馨茹都已经忘记了方睿霖那几个不速之客了,她很开心顾澈那么宠着乔依然还有年芳。

    “依然,你陪馨茹去逛会,挑点生日礼物给我们孩子的干妈,我抱着我女儿先回家了,”乔年芳已经在顾澈怀里呼呼大睡了。

    那肉肉的小手紧紧地抓着爸爸的小拇指不放。

    自从乔年芳被抽血验dna后,就一直抗拒着所有男人的抱,包括顾澈。

    难得今天小丫头跟他亲了,他当然舍不得与她分离一秒钟了。

    赵馨茹看着顾澈对乔年芳好,自然是开心到骨子里了,“依然,你们别给我买什么礼物了,赶紧回家好了。年芳困了,想必顾毅也困了。”

    “哼,他才不记得他还有个儿子呢?”顾毅酸酸地说着,又抱着赵馨茹的脸亲着:“还是干妈最好了。”

    妈妈和妹妹回来后,他自然是很开心的,可是爸爸压根就不再像以前那么爱他了,有好几次还要打他屁股。

    “哈哈,你这个小机灵鬼,都会吃醋啦,”乔依然拍着他小屁股,又模仿着他怨念的语气说着:“那你还比妹妹多享受几年爸爸的爱,妹妹该多委屈啊。”

    说罢,乔依然还吸了吸鼻子,佯装着要哭的样子。

    “那”小小的顾毅心里还是很善良的,低着小脑袋就陷入了思考中了。

    “傻儿子,跟你开玩笑的啦,”乔依然把这个敏感的儿子抱在怀里,哄着:“爸爸他超级超级爱你的,在你像妹妹这么小的时候,他也是这么抱着你,哄着你睡觉的哦!”

    想当年,顾毅一出生就是住在保温箱里。

    他一出生有多惨烈,乔依然不知道,待他第一次见到儿子的时候,就被他全身插了那么多管子吓得只想哭。

    一想起那艰难的过去,她眼角就忍不住泛起了泪光。

    知道自己好姐妹泪点低,赵馨茹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又哄着顾毅:“干妈可以作证,干妈去给你买遥控汽车,好不好?”

    是不是她太自私了,只想着要给自己女儿一个完整的人生,完整的家庭,就去分拨了原本属于顾毅那百分之百的父爱了。

    “谢谢干妈,我不要,”顾毅委屈地望着自己爸爸,他一副不耐烦嫌弃他的样子,让小小的男孩更委屈了,直接窝在妈妈的怀里呜咽了起来。

    “爸爸他不爱我了,呜呜”

    “谁喜欢爱哭鬼啊,”自打乔依然回来后,顾毅的眼泪对顾澈就没效了,他冷了他一眼,就把手帕抽出来丢在了顾毅的胳膊上了。

    “宝贝,让爸爸改天只带你去游乐园玩,不要妹妹去,好不好?”乔依然意识到问题严重了,就赶紧哄着儿子,又忍不住责怪着顾澈:“都什么时候了,还凶儿子。就是你太不会当爸爸了,才让儿子难过的。你要是能平衡”

    话才说出来,乔依然就觉得不对劲了,余光扫过赵馨茹脸,把她眸底的愧疚尽收眼底了。

    她连忙补救着:“现在才两个孩子,你就总惹老大不高兴,到时候我再生几个,你是不是要把我的小顾毅给逼死啊。”

    “妈妈,不气,”顾毅一边忍着眼泪不哭,一边给乔依然顺着气。

    这一大一小的悲惨戏码,让顾澈不由得觉得自己是不是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了。

    丢给顾毅一个“以后再跟你小子算账”的眼神,顾澈不情不愿地答应着:“等爸爸出差回来后,就带你单独去游乐园。”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狐疑地望着顾澈,像是不相信自己爸爸一样,就伸出了他的小手指。

    “我不跟爱哭鬼约定,”顾澈谨慎地望着怀里的女儿,又用大手把顾毅泪汪汪的脸给擦干了,“男子汉,这么爱哭,以后是要妹妹来保护你吗?”

    “不是的,我不哭了,”顾毅把沾满眼泪的手。

    在乔依然身上擦干后,就翘起小拇指,渴求地望着自己爸爸。

    看着这一大一小又重归于好,乔依然心里有种老怀安慰的感觉。

    回到家之后,顾澈不舍地把女儿放进了婴儿床,去给顾毅洗澡去了。

    这家里的大大小小,一个都不能得罪,这就是他甜蜜的负担。

    “爸爸,我们还是带着妹妹一起去玩吧,要不然她会伤心的,”顾毅乖巧地说着。

    “不带,”顾澈斩钉截铁地说着。

    “你生气了吗?”

    听着儿子可怜兮兮的语调,乔依然索性就抱着女儿往洗手间靠近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