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小鸭子嘎嘎嘎-私人婚-
私人婚

第938章 小鸭子嘎嘎嘎

    只看见顾毅可怜巴巴地朝着顾澈举起了小手,“爸爸,你打我吧,我知道错了。%d7%cf%d3%c4%b8%f3”

    全身已经湿漉漉的小男孩,头顶上全是泡沫,那态度十分诚恳地站在浴缸里,一脸认真望着自己脸色冷沉的爸爸。

    “哈哈,”乔依然只觉得自己儿子呆呆的很是好玩。

    才这么一点大,就知道哄自己那个臭脸的老爸了。

    她的笑声是一点也没有压抑住的,那胸腔的震动声把她怀里的小女孩给惊醒了,她不高兴地“呜呜”了起来。

    “小宝贝,你看看哥哥,是不是很好玩,”乔依然把怀里的女儿抱在了身前,一步步朝着浴缸走了去。

    “你自己洗,”顾澈一听到女儿和老婆进来的声音,就不管儿子了,“来爸爸怀里,不哭了哦。”

    见到顾澈带着责备的眼神看着自己,乔依然赶紧解释着:“是你女儿自己睡醒的要找哥哥,不是我强行要带她来的。”

    一个六七个月的小婴儿,懂得要找哥哥吗?

    这么拙劣的谎话,要是换个人当着顾澈的面说,他一定会让那人这辈子都彻底消失在自己面前的。

    偏偏说这话的人是他心爱的女人,他意味深长地瞄了几眼乔依然,就给她递了个椅子,就伸开双手要抱女儿了。

    “妹妹!”顾毅是个小孩子,又很爱自己妈妈。

    当然就很是自然地把自己妈妈编的那些胡话给听进去了。

    他压根就不管他自己身上涂满了泡沫,就趴在浴缸边,兴奋地朝着乔年芳伸开了手,“抱抱妹妹。”

    那奶声奶气的尾音,惹得乔依然的母性大发。

    “你啊,自己都还要爸爸抱,又怎么抱得起妹妹,”乔依然话是这么说,却也还是把女儿抱着凑近了顾毅。

    乔依然玩心大起,抓着女儿的小手在浴池里搅上了一圈泡沫,就对着顾毅的小脸上涂了去。

    看着自己女儿硬生生拒绝了自己的怀抱,朝着自己儿子那边去了,他心里是有点失落。

    忍不住联想起了二十年后,他女儿被另外的男人牵走的刺眼画面了

    “嘎嘎,”小女孩玩的很是开心,就跃跃欲试地勾着身子想去浴缸里再弄泡沫去欺负哥哥。

    “儿子,好玩吗?”乔依然看着自己儿子被她们母女俩涂得就剩下一双眼睛了,又觉得小小的儿子太可怜,就又督促着顾澈,“老公,你给儿子冲一下嘛?”

    此时,顾澈心里正在上演着老岳父的不爽心情,拿着喷头就对着年幼的儿子粗鲁地冲了起来。

    仿佛眼前的顾毅是二十年后,带走他女儿的臭小子。

    “爸爸,哈哈,”顾毅被水冲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就用小手鞠着水浇着顾澈。

    当然在一旁的乔依然和乔年芳也没能幸免这场水战了。

    整个浴室都是水渍斑斓的了。

    玩到最后,一家四口都进去浴缸里了。

    “老公,你看我们儿子长大后,一定特别会哄女孩子高兴,”乔依然指着顾毅不停地把自己洗澡的玩具像献宝一样献给女儿的样子,就觉得有爱的很。

    “小黄鸭,嘎嘎嘎,”顾毅听到妈妈这么夸赞自己就更加卖力地逗着妹妹在玩了,“嘎嘎嘎,捏一捏,嘎嘎嘎!”

    顾毅那一声声有节奏的“嘎嘎”,叫的是绵远流长,乔年芳好奇地也跟着模仿叫着:“嘎嘎嘎。”

    那小黄鸭每次被捏得叫起来的时候,这两兄妹就互相比着嗓门大,互相“嘎嘎”地大叫着。

    “我们来比赛,我和妈妈一队,爸爸和妹妹是一队,”顾毅抓着一只稍大的小黄鸭就窝进了乔依然的怀里。

    浴缸里有点滑,顾毅站起来害怕滑倒,就死死抓着乔依然身上的衣服。

    为了陪孩子们洗澡玩耍,她刚才换了件泳装。

    那泳衣的领口本来就低,顾毅这个坏小孩偏偏就那么凑巧地死死拉着她的肩带。

    于是,那汹涌澎湃的春光被暴露了不少,看的顾澈是半晌挪不开眼了。

    最近两人关系好归好,可碍于两个孩子时不时就要跟着他们睡,他就没有契机去好好检查一下她的身体了。

    他的喉结开始微微地上下浮动了,那放在水里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握了握。

    很想把那单薄的布料撕破,好好地去检索与探取。

    三十出头的男人,身体又健康,自制力能克制住行动,却没办法克制住心里燃烧起来的冲动。

    “游戏开始啦,注意力要集中了哦,”乔依然看着他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的猩红眼睛,嘴角含笑着小声嘟囔着:“急什么,反正孩子们玩累了,会很快睡着的。”

    女人嘛,虚荣心是永远都会伴随着她们的。

    看着他还能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的,她也很是开心。

    既然选择要好好跟他继续下去了,那亲密的事情她也是很期待的。

    想着想着,她咬着唇,把双腿就给并拢了。

    这在顾澈看来就是勾引,他抬起手就开始轻拍起乔年芳的后背,恨不得这两个小家伙马上睡着才好。

    顾澈抬起下巴指了指浴室隔壁的书房,示意待会去那边继续。

    女人的脸上分不清是害羞染红了双颊,还是浴室的高温蒸红了脸庞,总之就是鲜艳欲滴的,让顾澈很想去采摘一番。

    两个大人在空中眉目含情地传递着大人们之间的暧昧信号。

    两个小孩在他们怀里蹦跶着,一边捏着小黄鸭,一边“嘎嘎嘎”着。

    可是小小的年芳,嗓门哪里有哥哥的大,一直很不开心地叫着,还不停地拍着老爸的腿,要他帮忙。

    “妈妈,”顾毅一手一个小黄鸭拿到了乔依然面前,“你也嘎嘎嘎。”

    “好啊,”乔依然应和地“嘎嘎”了两声,然而顾澈在女儿的求助眼神下就是不肯“嘎嘎嘎。”

    不仅这样,他的脸色是越来不好看了,用着脚拇指夹着顾毅,疼的顾毅低下头就要去咬他的腿。

    “妈妈,”顾毅很是不甘心被顾澈给提溜起来了,就眨巴着可怜的大眼睛躲进了她的怀里。

    “跟你妈一样,一言不合就开咬。”

    那最后的尾音,拉得很是长,乔依然偷偷抬头看他的时候,就看着这个讨厌的男人视线在她的嘴巴附近打转着。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