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就要露出破绽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940章 就要露出破绽了

    “购的,”乔依然把视线给转移到一边去了。

    别看顾澈热衷于与他亲热,却很是固执的大男子主义。

    以前刚结婚的时候,他用着她买的套,还微微不悦地追问着:“买的时候,有没有猥琐男打量你。以后不许再一个人去买了。”

    现代社会就是这样,对待女人有着不同程度上的歧视。

    他只想把她护在他的羽翼下,让她见不到一丝人性的丑陋,社会的黑暗。

    对她的这个回答,男人没再多深究了,只是蹙了蹙眉头,“我马上回来。”

    为了避免她看到陆松仁事件被曝光引起的不良反应,他是下令把家里的所有络都给断掉了。

    可这一定不是长久之计,他总不能一辈子不允许她上。

    他捡起仍在一旁的睡袍,又把她睡衣口袋里的塑料薄片捏在了手心。

    “等你,”乔依然的身体已经被顾澈用被子给完全遮好了,她故意把身上的被子揭开了,对着顾澈的背影丢了去:“老公,人家好热呢?”

    四月都不到,她身上又不着衣物,房间里又没有开冷气。

    会冷才怪。

    她无非就是想增加点夫妻之前的情一趣罢了。

    曾经的乔依然,只会一味地承受,像一只死鱼一样。

    他等了她这么久,她想给他一点惊喜,就算这种大胆已经让她自己都觉得出位了。

    当看到顾澈扯着被子回头的时候,他那眼眸里迸发出那种想掠夺的视线,她就知道这样做是成功了。

    乔依然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把玩着她那如瀑布般的长头发:“老公,你赶紧去做完要做的事,人家还等着你在呢。”

    言毕,她那水润的红唇还嘟起来,抛给了他一个飞吻。

    “乔依然!”顾澈用力地拽着手上的被子,手背上的青筋因为隐忍而凸出来了。

    他的喉结也在剧烈地滑动着,这个女人,是专门去妖精洞里学了怎么勾引男人吗?

    她明知道他一向对她都是没有任何的克制力,就要是他俩单独在的时候,他总会忍不住向她靠近,然后找机会制造机会去吃她豆腐。

    得意的女人,直接光着身子跳下了床,小跑到了他身前,柔声应着:“老公,我在。”

    那小手覆上他的小臂的时候,那结实的肌肉更加的绷紧了,他身上的温度都可以灼烧她了,“还是书桌,我都可以的。”

    说着,她就擦身而过,往着书桌去了。

    只觉得自己血液都要从头颅里爆出来的男人,直接大步追上了她,从后抱住了她的细腰:“顾太太,你这么耐不住寂寞的人,是怎么忍了这么久?”

    是个男人都希望自己女人集纯情与风骚与一身。

    而他的女人,恰好将这种外在纯情,内在妩媚妖娆演绎得淋漓尽致。

    隔在他们之间的那块浴巾很快就被抛远了。

    伴随着乔依然“嘶”地一声,顾澈的小臂已经被她给掐出了印记,“你怎么还是这么猴急。”

    “疼死了,”乔依然朝后抬起头,瞪了他一眼,“我过去找的鸭子都可温柔了。”

    “小妖精,谁允许你这么勾引我的,”顾澈狠狠地咬着她的耳垂,视线却在房间里扫视着那些不断闪烁的红点点。

    正闭着眼睛等待着一股血雨腥风到来的女人,却在一小会之后感受了一股暖意

    天啦,不会吧!

    顾澈才三十三岁而已。

    她习惯了他的勇猛,哪里想得他现在尽然这么弱了。

    气氛已经尴尬得让乔依然恨不得装睡过去好了,可她比谁都知道她的男人心里那股子大男子主义,“老公,我们还是回去”

    床,还来不及说出来。

    “你男人还是能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男人沉着一张脸,是狠狠地说着这番话。

    他扯过纸巾把他们给清理了一遍,乔依然被他用浴巾包裹住放在了沙发上。

    她想说些安慰的话,可每说一句,就被他给怼住了。

    “老公,奥运冠军也有失手的时候,反正我们来日方长。”

    “不是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把我丢下这么久,我能被憋成这样吗?”

    “也是,以前的怀孕的时候我们也偶尔偷偷”

    “从不能碰你到你做完月子也才不到三个月,现在是整整十八个月二十天了。”

    “哈哈,”乔依然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怎么就把这种事情这种日子算的这么清晰呢。

    是不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是太在乎她了呢。

    至少她是没有算清楚他们之间具体分开了多久。

    女人温柔地哄着他说:“就算老公你一辈子都那样我也会乖乖待在你身边的。”

    正在书桌前找着东西的男人,直接就把刚找到的遥控器直接拍在了桌上了,“今晚你的哭声和求饶全部都作废了。”

    “嘿嘿,老公,我们还是不要迎难而上了,”乔依然望着气势汹汹的男人走过来,她才起身,就被压在了沙发上了。

    男人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小妻子。

    她已经褪去了初识时候的青涩了,现在她的眉眼和一撇一笑都想罂粟一样侵蚀着他的精神。

    感受到她太过于关注他刚才失策的地方,他坏笑着道:“书房里有八个高清的隐蔽摄像头,我还是觉得不关了,明天我们一起好好看看你是怎么求饶的。”

    不等乔依然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证明他的男人威风了。

    “你说什么?”

    “你是不是疯了,”乔依然的身体已经被他点燃了些许。

    可是她的后背却是冰凉一片,她扯着顾澈的头发,着急地问着:“你什么时候在这里装的。”

    “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你还是担心你明天下不了床,怎么跟你儿子解释吧。”

    “我问你什么时候!”乔依然的心里被恐惧袭击了,她使劲地扯着顾澈的头发,又使劲地推开他,“你给我销毁掉。”

    “别怕,就我一个人看见。更何况,你身上我是哪里没见过。”

    “必须,马上,要不然马上离婚!”

    乔依然彻底嘶吼了,若是把她跟他爷爷的那番话录下来了,他们的婚姻才是真的走到了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