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顺利换工作-私人婚-
私人婚

第94章 顺利换工作

    过往那些触目惊心的画面,对现如今早已成熟的顾澈来说,还是心有余悸的,他蹙了蹙眉,放下了叉子,“以后不要让蛋糕出现在家里。”

    那张充满期盼的小脸马上就僵住了,女人瘪了瘪嘴,幽怨地看了看他,“老公,你是不是不爱吃甜的东西。”

    男人不爱吃蛋糕甜点也实属正常,可乔依然的心里还是免不得失望,她做这个蛋糕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乔依然闷闷不乐了三秒钟,她转动着眼珠子,朝男人甜甜一笑,“没事。那吃饭吧。”

    她是不是生气了?

    这个傻女人为什么不高兴还要装着高兴的样子。

    娇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他眼前,跑去厨房端那还在炖着的汤,“唔,好烫”,乔依然被烫到了手,才记得要拿放烫手套。

    等她踮起脚勾着身子在头顶储物柜翻放烫手套的时候,手臂线条优美的男人先于他把放烫手套给拿了下来。

    “长得高就是好呀。”乔依然双手带上放烫手套,双手互相敲击着,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像月牙儿一般。

    顾澈冷眼瞟了一下,该死的女人,明明就在不开心,居然还笑,这让他心里很是不爽。

    他按住了乔依然去端汤的手,把乔依然拉近怀里,双手捧着她小巧的脸。

    男人身上的薄荷香,还有男人独有的荷尔蒙,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秀眉在乔依然脸上紧蹙了起来,这头饿狼该不会又想在厨房跟她亲热吧,果真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尤其是这头有前科的饿狼。

    “顾澈,你放开我……”说什么她都不要再跟他那什么了,这个男人太禽兽了。

    “乔依然”,顾澈垂眸看着她,语气很严肃,“待在我身边的人,不能藏着小心计。”

    难道她的做法太明显了吗?

    为了让顾澈答应她进dl工作,她可是做了整整十个菜,而且这些菜全都是顾澈爱吃的。关键她平时给顾澈留菜,最多也只有五个。

    她还为了表示诚意故意做了昨天顾澈没机会吃上的小黄鸭蛋糕。

    这些东西,真是应了俗话说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乔依然有些难为情地望着顾澈,吐了吐粉嫩的舌头,又缩了缩肩,“老公,你好聪明,居然被你发现我的小心思了。”

    这个小东西……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她举起带着防烫手套的手,单手举过头顶,做着认错的姿势,“中午你说让我辞职,我后来想了想,我愿意辞职。”

    呦,小东西心里居然是藏着这件事,她不是不愿意离开幼儿园吗,顾澈眨了眨眼皮让她继续往下说。

    按照赵馨茹说的那样用辞职来要挟进dl,乔依然觉得太尖锐了,她眯起眼睛,抱着顾澈的腰,有些害羞,“我想去你公司上班,当你助理。”每天守着你。

    好端端的要去当他助理,顾澈迟疑了一瞬,才说,“进公司的每一个人都需要经过人事。”

    “可我是你……老婆啊。”好羞涩,乔依然越说声音越小了,果真提这种无理要求有点为难。

    用辞职要挟进dl当他助理,这种要挟威胁的事乔依然终究还是做不出来。

    “老公,你要是觉得为难,就算了。”她终究还是还是为他着想,不想给他添麻烦。

    公就是公,私就是私,顾澈把这些总是能分明白,就算眼前的这个小女人是他妻子,女人饱含渴望进dl当他助理的要求,他也不会就这样答应。

    顾澈松开乔依然,端着汤走去了餐厅,站在原地的女人,甚是尴尬,他是生气了吗?是不是她太无力取闹了?

    “老公,我……我……还是不辞职好了。”她想了想专业也不对口,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幼儿园当她的孩子王好了。

    “dl最近有招聘消息。”顾澈语气没有一丝温度,他坐在椅子上,双手合十,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是同意了吗?

    兴奋的乔依然立马给顾澈盛了一碗汤,殷勤极了,“老公,谢谢你。喝汤,你每天那么幸苦,多喝点参汤补补。”

    是挺……幸苦的,周末在公司加班,回家又跟自己老婆加班,顾澈勾了勾唇,“嗯。”

    喝汤就喝汤,干嘛一直盯着她,他嘴角动了动,是在笑吗?

    像是想起了什么,乔依然鼓了股腮帮,调皮地勾着身子站了起来,“又想要回报啦!”

    随即得到了女人香吻的顾澈,修长的手指捏着汤勺,同意他的小妻子去dl上班,以后这种福利可不会少了。

    经过正常的面试,复试,乔依然成功应聘到dl的后勤采购部门。

    但她美滋滋把应聘消息告诉赵馨茹的时候,气的赵馨茹在电话里直接骂了起来,“乔依然你这头猪,以后被你老公卖了,还倒帮他数钱。”

    她又不值钱,顾澈似乎很有钱的样子,干嘛要卖她。

    虽然当不成顾澈的贴身助理有点遗憾,但是既然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她觉得会有很多机会可以碰面的。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乔依然穿着一身简单没牌子的工作套装,提着黑色的朴素手提包,跟着顾澈一块出门,上车。

    只是车子开到离dl大楼还有一个路口的时候,顾澈就把车子停了下来。

    乔依然以为是顾澈有什么事,也没问,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陪着他等着,可等了几分钟左右,驾驶座上的男人都抽完了一根烟,也没见他有什么事。

    “老公,没什么事,就去公司吧,都快迟到了。”乔依然点了点车子上的电子表,都八点四十了。

    她今天可是第一天上班,得早点去留给同事们一个好印象。

    “下车。”清冷的声音在密闭的车里响了起来,顾澈下车绕到了乔依然那边,给她把车门打开了。

    乖乖下车的女人,自然而然牵起了顾澈的手,“老公,走吧。”

    “是你一个人走,在公司里,叫我顾总。”顾澈关上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双手抱肩倚在车门上,他西装外套敞开着,笔挺的白色衬衣上系着黑色的领带,看起来潇洒无限风度翩翩的。

    他的小妻子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紧张地握着包包的提手,一双葱白小手不停捏着包包的袋子,“啊?我一个人走?是我做错什么惹老公你生气了吗?”

    “乔依然,我希望我公司的员工去上班都是以上班为目的的。”顾澈扔下这句话,开上车就走了。

    望着顾澈的汽车尾气,乔依然踩着高跟鞋情绪低落地朝着dl大楼迈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