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有多舍不得,就有多害怕-私人婚-
私人婚

第941章 有多舍不得,就有多害怕

    她很舍不得他。

    就算在泰国的时候,时时刻刻都想着要报复他,可回到看到他的时候,她的心就被他给带去了。

    如果下半辈子没有这个男人了,她要怎么活下去。

    “顾澈,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乔依然嚷的声音很大。

    见他还在不为所动地继续折腾着自己,她狠心抬起了腿。

    “嗯,”男人一声闷哼,额头都冒出了一丝冷汗,捏着她下巴低吼着:“我告诉你寡妇的日子可不是好过的。”

    顾澈就知道她会有这种反应,所以刚才才想着要把这些摄像头给关闭的。

    他怨念地瞪着她,又瘸着腿,拿着遥控器把监控都给关掉了。

    “要叫医生来吗?”乔依然看他痛苦的样子,也很是后悔当时怎么就下手那么用劲。

    “照样能要了你完,就转身背对着乔依然吸了两口凉气,“你就是仗着我宠你,越来越过分了。乔依然,今天这事没完。”

    真是最毒妇人心。

    这个死女人,他一定会从她身上报仇回来的。

    偷笑了两声的乔依然,压根就没有忘记她的目的,她也冷着脸埋怨着:“顾澈,我真是想不到你竟然变得有这种偷拍的爱好了。你今晚不行,是不是跟你带太多女人回来乱来遗留下来的问题。”

    &p;p;nbs”顾澈少有的爆粗口了,“你自己打开电脑去看,这监控里拍了些什么。你再造谣,我弄死你。”

    说的是让她自己去看,可他又是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就拖着她的手一起去到了书桌上。

    望着那正在开机的电脑,乔依然手心里都在冒着冷汗了。

    这要是万一好巧不巧地点进去了他爷爷来的那天,会不会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该在这个时候画上了结点。

    乔依然深呼吸了一口气,又转过头笑着问:“跟你开个玩笑嘛,你至于那么生气吗?老公,你好端端在家里安这个干嘛?难道我们家里有内鬼吗?”

    “嗯,”顾澈很不是不耐烦地回答着。

    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鼠标上不停地点来点去。

    眼见鼠标都点开了那些存放的录像文件夹,乔依然鼻尖都在冒着冷汗了。

    心里仿佛有个恶魔的声音在嘲笑着她:“乔依然,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等着顾澈彻底厌恶你吧。”

    “不要,千万不要。”

    乔依然瞪着电脑屏幕,又使劲把顾澈的手给摁住了,她不要他们的幸福就这么被葬送了。

    若是顾澈对她死心了,他们的顾毅该怎么办?

    她不愿意跟儿子才重逢,就被迫分开了。

    “你老公没那么差劲羸弱,”顾澈用着另一只手把她脸上的冷汗给擦干了,“我书房平时只有云姨才能进来。”

    方才对她生气的狠劲随着她恐惧的反应,也消失了。

    云姨在顾澈的心目中的地位是仅次于他的妈妈,所以这也就侧面解释了监控不是拍内鬼的。

    男人抱着他在自己怀里,指着那监控的录像,想要随意点一个的时候,乔依然二话不说地用脚踢摁掉了开关。

    为了掩饰她心里那不能让他觉察到的不自然,她赶紧威胁着道:“你把硬盘给我卸下来,我必须要销毁掉。你别处还有没有备份!”

    “删掉刚才不就好了,”顾澈看着她被触碰到了逆鳞才有的暴怒就想笑。

    这个女人看起来是比以前强悍了不少,可骨子里还是个胆小鬼。

    因此,他打算再吓唬她玩玩:“这个我就记不清楚了。”

    “你给我赶紧想起来,否则今晚你就别睡了,”乔依然知道他一大早还要陪儿子出海,早上又要飞去国外谈合同,的确不该威胁他不让睡觉的。

    但是那监控只要还有备份,他们全家的幸福就真的要戛然而止了。

    “好像在我们的公寓里,又好像公司里的电脑也有”

    “怎么那么多地方都有!”乔依然听完之后,就拖起了他的胳膊,只往外走,“走,必须连夜销毁。千万不能再让那监控再留一份了。”

    五分钟后,顾澈就在他小妻子的威逼利诱下穿上了衣服。

    十分后,他眼见着她拿着锤头把硬盘给捶的粉碎了。

    十五分钟后,顾澈就已经被乔依然拉倒了车库,“你来开,还是我来开车?”

    甚是后悔自己干嘛为了好玩,而扯那么多地方的顾澈,严肃地凝着神情紧张的乔依然问着:“顾太太,你觉得你老公会笨到让那视频流出去吗?我会是那么大方的男人吗?”

    “哼那你为什么要在书房搞那些鬼东西,”乔依然是越想越后怕了,“你那监控能听到声音吗?”

    今晚她这么纠结于监控的事情,难保不引起他的注意。

    他若是生疑了,返回去看,那就真的糟糕了。

    “嗯,”顾澈认命地上了驾驶座的位置,就开始启动着车离开家里了。

    “你真是”乔依然是又怕又气,怕的她都有点开始发抖了。

    “老婆,你冷静点,”顾澈看着她要哭的样子,心里除了委屈更多的是不解,“你是不相信我的为人吗?”

    按道理,他们经历过了这么多事情又重新在一起了,彼此之间的信任应该会更身后才对。

    可乔依然这一系列的反应,让他真的忍不住多想了,她终究是不相信自己了吗?

    已经处在凌乱状态下的女人,说出的话压根就没有经过大脑,“你这样要我怎么相信你。”

    这句话,就像是压倒了顾澈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的脚尖重重地朝油门踩了下去,乔依然要不是有安全带绑着就要撞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了。

    脑海里,竟然浮现了这么一句话“碎掉的花瓶就是碎掉了,无论你用的胶水多么昂贵,都弥补不了那些碎裂的痕迹。”

    他当然是舍不得怪她,可心里却悲凉一片。

    微亮的晚风从车窗外灌了进来,也把乔依然身上的焦躁与不安安抚了不少。

    他们所乘坐的玛莎拉蒂,像是黑夜里的火箭一样疾驰在空旷的马路上。

    车子行驶的速度就像是他生气的程度一样,乔依然赶紧解释着:“老公,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很难过我自己这关。”

    她边说,她的手就放在了他腿上,主动跟他示好了起来,“你不高兴骂我,打我都好,你别拿自己出气啊。家里还有我们的孩子们呢,你别拿着命跟我生气啊。”

    车速并没有随着她的道歉而又一丝一毫地下降,而是直接逼到了最快的速度。

    “顾澈!”

    乔依然可不想视频被毁了,老公出事了,她探起上半身,就要去抢他的方向盘。

    “停车,赶紧停车!”

    在他俩抢夺方向盘之时,一辆警车鸣笛开了过来。

    黑色的玛莎拉蒂不得不停下来了。

    “熄火,驾照。”交警冲他俩敬了个礼,就接过了顾澈的驾照,“你们这个速度”

    “老公,”乔依然试图去抓顾澈放在方向盘上的手。

    蓦地,交警就把手电筒对着车里一照,于是乔依然就把顾澈那张冷峻又不耐烦的脸看的清清楚楚了。

    “交警大哥,我们刚才”她按着顾澈生怕他把火气发在了无辜的交警身上了。

    “又是你们,顾澈,乔依然!”交警摘了摘警帽,把手伸进了车里,“你们还记得我吗?”

    “您是?”乔依然一时半会没想起来这个人是谁,她心里默念着,能不能把手电筒给关上啊,我老公随时会爆发的。

    “我说乔依然啊,你也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过了两年还是这么冲动,一吵架就爱跟你老公抢方向盘玩。你可知道你们刚才的行为多危险吗?上次撞倒花坛的事不记得啦!”

    听着这熟悉的说辞,顾澈紧绷的脸颊,阴鸷的眸光,顿时变得柔和了起来。

    “好巧,又值夜班吗?”顾澈直接下车跟交警聊了起来。

    两分钟之后,他神态自若地上了车。

    乔依然见他戾气没那么重了,就赶紧找着话题,“老公,你说这个警官人真的是不错哦。他给你开罚单没?今天都是我不好,我去交罚款,好不好?”

    男人冷冰冰地扫了她一眼,鄙夷地说道:“我还没落魄到吃软饭的地步。”

    “嘿嘿,我不交,“乔依然可是没忘记她此行的目的,怕事情败露,她长叹了一口气伤感地说着:“我之所以反应这么大,那都是因为我大学同学被前男友威胁拍了亲密视频,她受不了折磨,后来选择了跳楼。”

    “当时给我的触动很大,所以我就特别抗拒被拍亲密视频了。”

    这个解释是很合理的,顾澈淡淡“嗯”了一声,说着:“装监控只是为了拍顾毅,他很爱躲在我书房玩。”

    “我当时想着你回来了,可以把他错过他成长的画面给你看而已,我并不是想着要拍我们亲密的画面。后来,我上班的时候,想你的时候,就会打开家里的监控看看他。我总期待着你有一天会想儿子会忍不住跑回来。”

    “谢谢,”乔依然顿时热泪盈眶地抹起了眼泪,“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