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要懂得去学-私人婚-
私人婚

第942章 要懂得去学

    顾澈再次发动了车子。74b83

    现在的车速很平稳。

    后视镜里的交警,对他微笑敬了个礼,他点头致谢着。

    正沉静在愧疚里的乔依然和心情复杂的顾澈,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这个交警怎么知道乔依然的姓名的。

    站在原地的交警,摘下了帽子,指着离去的玛莎拉蒂对着身边的徒弟感叹着:“小伙子啊,好好工作。你看现在的富二代,除了有钱肯干,还如此疼老婆,你说你要是不闯出一番天地来,还怎么娶媳妇呢?”

    年轻的交警对他师父的话挺嗤之以鼻的,“我们等几年再看看,有钱男人能一直专心吗?我虽然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可是我能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

    “吹吧,你就,”交警用自己的警帽狠狠打了自己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徒弟,教训着:“你这话,连我都不信,还能去骗小姑娘吗?省省吧!”

    这番话,虽然难听,可这也是击中了他小徒弟的痛处。

    在这个房价呈火箭速度飞涨的年代,年轻男人想要依靠自己买套房子,无异于要去摘天上星星那般困难了。

    可他是个乐天派,只是不高兴了一下子,就又讪笑着说:“毕竟这个社会有钱的男人是少数,所以师傅我觉得我还是有大把机会的。”

    “哼,”交警对自己徒弟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说辞有点看不上眼。

    他掏出手机找出了前几天在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乔依然生父的事情。

    “喏,你能做到吗?”交警敲了敲那手机屏幕,又咄咄逼人问着:“这事放在你身上,你能无动于衷,还一如既往对自己老婆好吗?”

    毕竟是年轻人,遭遇到的中重创也只是繁重的考试与面试罢了。

    对这种复杂到几乎可以摧毁个人事业和名声的事情,他哪里想到过呢,“我,我说不定比他做的更好呢,人家都给他生孩子了。这时候他要是划清界限,那女性群众不得骂死他”

    这狡辩的话,他自己都说出来觉得有些心虚了。

    顾家的老爷子发出来的新闻稿是顾澈和乔依然早已经离婚了,就算这时候顾澈划清界限,也让人没法太过于指着他。

    而顾澈的做法直接是发布了他们一家四口幸福的照片,并就陆松仁所犯下的罪证向社会大众致歉了。

    因为他的道歉,导致了的股票直线下跌了,就连十佳领袖企业家的奖都被取消了。

    “傻了吧,”交警还是对顾澈这个老朋友听赞赏的,“你这种眼高手低的小伙子啊,八成遇上老婆和自己妈妈有点矛盾,就觉得烦了。”

    “年纪轻轻的,别学着那些键盘侠仇富。我们应该学着从每个人身上学习他们的优点。”

    “是,师傅,”小年轻心里还是忍不住对顾澈肃然起敬的。

    同样是男人,他懂男人那种骨子里对权利的热血向往。

    看着自己徒弟这么上道,交警很是满意地笑了起来,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么,你就听从你所讨厌的闫局长的分配去执行任务吧”

    “师傅,你简直就是老狐狸。”

    黑色的玛莎拉蒂像一头温驯的马驹,保持着80码的正常速度在街道上行驶着。

    看着自己些什么,又咽回去了的样子,顾澈就先出声了,“依然,我并不想听到你对我说对不起或者是抱歉这种话。”

    “可我”乔依然觉得她就算说上一亿遍对不起也无法弥补她心里对他的算计。

    尽管那些算计并没有给他带来伤害,可是她当时那么冤枉他,仇恨他,抛下他们的孩子,丢下了状况很差的顾澈,就那么离开了。

    她自己都无法原谅她自己。

    其实,年芳不是你的女儿,这句话她真的很想告诉他。

    可她又答应了赵馨茹,这种煎熬让她很是难受。

    男人宽厚的大手抓住了她冒着冷汗的手,他的视线依旧是望着车前。

    但乔依然能感受到他是特别想带她走向那幸福的彼岸,他真诚地说着:“过去的事情不是我们的错。”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望了望天空。

    妈妈,对不起,就算是仇人的女儿,我也只想跟她一辈子在一起。

    他又接着往下说着:“我这样说并不是要责怪谁。我这样说的原因,是不希望你自己再自责下去。”

    “阿澈,”他越是这样理解她,她就越自责,乔依然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女人了。

    看着泪眼汪汪的女人,顾澈嘴角勾起一丝宠溺的笑意,“你啊,还是这么爱哭。你我都清楚,我们之间的任何人都没有错,我们应该毫无负担地相爱厮守下去的。”

    像是怕天上的妈妈会生气一样,他还是轻声感慨着:“要怪,我只会怪你亲生父亲。我不能说我心里没有一点点怪他,可是我知道你肯定不希望我怪他,更不希望我与他为敌。”

    自己的亲生父亲做过什么事,乔依然着实没办法替他辩解,陆松仁那种人就算是死一百次也不解恨,“希望他早日能悔悟过来。”

    “老公,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这三个字才说出来的时候,乔依然都能感受到他的注目了,“你让我说,要不然我会很难受的。”

    对不起,因为我的存在,让你没办法彻底帮你妈妈报仇。

    对不起,我不能把之前所有愚蠢的计划和打算全部告诉你。

    顾澈这么好,他又该多么难过多么多么伤心他自己的妻子曾经那么算计过他。

    曾经有人说过,你把心里的愧疚告诉了对方,你自己的心理得到了解放。

    但是对方心里却得到了却得到了伤害。

    像他这么好的男人,她只能用一辈子的陪伴与爱来弥补他了。

    乔依然抱着他胳膊,眷恋地望着他似笑非笑的侧脸,“老公,我好爱你,很爱很爱你。你也要爱我一辈子好不好?我们拉钩约定好不好?”

    “好,”顾澈欣然应允了。

    同时,他心里有种乔依然还是记忆中那个傻不拉几的叫着他“鸭子先生”的小女孩了。

    月色很是温柔,如果他们能一直这么幸福下去也是不错的事情。

    然而,事与愿违这个词总爱出来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