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期待你跟顾澈怎么介绍我-私人婚-
私人婚

第943章 期待你跟顾澈怎么介绍我

    当乔依然和顾澈到集团的时候,他们惊讶地发现顶层的灯光竟然还亮着。

    顾澈有点诧异地挑眉道:“这群人竟然会主动加班到11点,还真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

    在平时,他一说加班,那群家伙就恹恹地像是要去上刑场一般。

    今夜,倒是有点意识。

    “还不是我老公魅力大,所以手下的员工就格外地为你卖力工作啊,”乔依然小鸟依人地让顾澈抱住她了。

    既然已经跟爷爷摊牌了,顾澈又死活不相信老爷子的话,那么她最近也可以继续让顾澈以为年芳是他的女儿了。

    到时候,等方睿霖不那么盯紧赵馨茹的时候,她再把事情跟顾澈好好说一遍。

    他肯定是会生气的,但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看着她拍完马屁之后,小脸高兴了一阵,又愁苦了起来,顾澈关心道:“怎么了?怕他们会进去翻我电脑吗?放心,我的电脑有锁。”

    乔依然含着笑摇了摇头,咬了咬唇,小心翼翼地问着:“老公,我们再生个女儿,好不好?”

    到时候,他们也有了他们自己的女儿,顾澈就不会太失落了吧。

    女儿奴的男人,有了自己的女儿,对于到时候年芳的离去,也会释然很多吧。

    况且以赵馨茹和方睿霖现在的状况看,他俩复合的几率几乎为零了。

    小小的年芳,指不定身世被顾澈知道后,也还是会作为顾澈的女儿养在他们身边的。

    看着自己小妻子,一脸期待与羞涩望着自己。

    顾澈很想说“好”,可是想着她的身体和她特殊的血型,还有顾毅出生时候那些惊心动魄的画面。

    最后,他还是狠心地摇头了,又表明着自己的立场:“你就算想当母猪不停地生,我还心疼我老婆呢。我改天约时间去做结扎。”

    “什么?”乔依然扯着他胳膊,急忙地嚷着:“我不同意,你要是敢去,我就”

    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也已经到了顶楼的总裁办公室了。

    对上她那霸气侧漏的双眼,顾澈搂着她腰,亲密地把她往自己怀里紧了紧:“放心,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你老公永远不会让你失望的。”

    薄唇掠过她的耳朵,她脸颊上的皮肤还是柔软的不得了,那细细的绒毛让男人有种自己是不是掳了个未成年当老婆。

    就这么贴进着她,有些地方竟然已经开始躁动不安了,他把她又死劲地怀里搂了搂。

    “才不是呢,你要是去做了那手术就彻底让我失望了。人家就是想当孩子王,不行吗?你说过我想要什么,你都会满足我的,”乔依然都顾不上她被搂的快踹不过气了。

    此刻的她,一心就只想顾澈好好地,别去结什么扎。

    让他帮忙一起抚养别人的孩子,就够委屈他了,他要是为了这个原因,而断掉了他再次当父亲的可能,乔依然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该去切腹自杀了。

    男人的手在推开门之前,咬了她红唇一口,“别一副我满足不了你的苦样子,这件事,你就听我的。”

    “我不听,我就不听,”乔依然焦急地抓着他胳膊,情急之下她冒出了这么一句:“没子弹的枪,还会厉害吗。我可不要守活寡。”

    看样子,他的小妻子是一点也不懂结扎的正确知识啊。

    当顾澈停下推门的动作,正要跟她好好科普的时候,有个声音从他们身后幽幽地飘了过来:“总裁,太太,这么晚怎么还来公司啊。”

    听到唐浩宇的声音之后,乔依然顿时脸一红,又气又担心地望着顾澈。

    刚才他们说的那些话岂不是都被听见了。

    对于一个机灵的助理唐浩宇而言,他赶紧按着耳边的蓝牙耳机说着:“文菡,我不就去了个厕所吗?你干嘛一直催,害的我碰见顾总都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了,我先挂了啊。”

    不管唐浩宇听没听见,顾澈对他这个反应都很是满意,他看着乔依然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便说着:“唐浩宇,你也跟着我这么久了,薪水也该翻番了。”

    “谢谢顾总,谢谢太太,”唐浩宇不禁在心里后怕着,还好他够激灵。

    这要是露出了马脚,是不是该把他直接给开了。

    人真是不可貌相,想不到那么安静温柔的乔依然,竟然会说出那么爆发力十足的话。

    这种话,像顾小悦那么劲爆的个性,都说不出来呢。

    “顾总,太太,请,”唐浩宇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顾小悦的堂哥都给他加薪水了,他这次带顾小悦去哪里庆祝呢。

    有些事情,他一直在躲,却丝毫没有发现,早已经深入他骨髓了,几乎是改变不了。

    听到老板和老板娘来了,原本那些昏昏沉沉想睡的员工们,立刻就打起了12万分的精气神。

    出来工作人的人,最被老板逮到偷懒的时候了。

    “文菡,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还不回去休息,”乔依然很是心疼这个朋友。

    顾澈的秘书里,也就这么一个女下属了,他自然也就格外关照了一点:“他们又做错了什么,你非得留下来监督。”

    在乔依然离开的这一年半里,文菡早已经成长地让所有男秘书害怕的存在了。

    在一旁的唐浩宇摸了摸鼻子,蹙着眉头说着:“越南的阮先生,今天您在会议室突然走了以后。他就在会议室扬言要等到您回来。”

    “那他现在还在这里?”顾澈眯了眯眼眸,那个看起来温文儒雅的人,倒是个难缠的人。

    “是的,”唐浩宇回答完,就伸手朝顾澈指了指会议室的方向,“阮先生说他明天一大早的飞机要飞去伦敦,所以他一边让我们修改着合约,一边等着您出现为止。”

    “那合约还有什么好改的,”顾澈直接牵着乔依然的手朝前走着。

    看着顾澈,并不着急往会议室走,而是朝着他自己的办公室走着。

    唐浩宇忍不住在心里泛起了嘀咕,该不会那位难搞的阮先生把自家这位难搞的爷给惹急了吧。

    随着顾澈夫妻进了办公室,唐浩宇赶紧禀告着,可他还没出声,就感受到身后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走了过来。

    一个似曾相似的声音,涌进了乔依然的耳朵里,“顾先生,我给您打手机,可是您一直不接电话,要么就是没有信号。”

    是他!

    阮磊。

    乔依然看着他那标志性的山羊胡子,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像是不认识她一样,阮磊生疏地扫了乔依然一眼,就又盯着顾澈道:“鉴于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刚才我本来想着差人去去家里找您。但是您的好助理说他可以搞定,让我们别去打扰你。”

    “但是这个项目涉及到的金额实在是过于庞大,非得跟你面谈不可,”阮磊咄咄逼人的语气。

    让沉默的乔依然开了口,阮磊毕竟是认识陆松仁的,她不能让顾澈吃亏了。

    她微笑着朝阮磊伸出手问候道:“磊哥,好久不见。既然找顾澈这么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你们怎么会认识?”顾澈狐疑地望着这两人,他审视地扫视着阮磊。

    这个男人,怎么会认识乔依然的。

    方才还沉着脸的阮磊看着乔依然,耸了耸肩笑着道:“我很期待,你跟他怎么介绍我。”

    言毕,他玩味地看着躲着他注视的乔依然。

    乔依然心虚地低了低头,她在心里告诉着她自己,什么都不会发生的。

    阮磊本来早就说过他第一身份是商人,第二身份是医生,他应该不会让自己难堪的。

    见她犹豫的样子,她都能感受到顾澈那沉静外表下那颗随时会爆发的凶残气场了,她带着赌博的心态说着:“他是接生年芳的医生。”

    既然是接生年芳的医生,那么他比谁都知道年芳究竟是谁生下来的。

    乔依然之所以这么说,也是让阮磊不方便一口否认,说些让顾澈难过的话。

    一秒,两秒,三秒。

    阮磊并没有揭穿她,而是带着遗憾的口气说着:“真是遗憾,我这次过来都没机会见到年芳了。”

    “下次有机会的,”乔依然紧张地不得了,生怕顾澈看出了破绽。

    “年芳出生的时候难产,她母亲失血过多,本来我是不建议留下那孩子”

    “谢谢关心,年芳现在很健康,我们全家都谢谢你,”乔依然使着眼色赶紧打断了他,又赶紧跟顾澈解释着:“老公,你也知道医生都喜欢夸大其词,那有生孩子不流血的。”

    顾澈不疑有他,以为是乔依然故意要隐瞒当时的危险状况。

    他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愧疚,他也就没有深究了,而是慷慨地对着阮磊说:“既然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那么合约我可以再让步。”

    “不要”乔依然害怕阮磊是陆松仁的同伙,就赶紧阻止着。

    “我也觉得没必要,商人就应该在商言商,”阮磊赞许地看着紧张兮兮的乔依然,他主动换了话题:“其实,我给你们家里打了座机,可是很不巧,连座机也没有信号了?”

    “莫非,惹了什么人,把你们家的信号全部给屏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