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老公,我痛经-私人婚-
私人婚

第944章 老公,我痛经

    阮磊说这句的时候,还故意把视线停留在顾澈的脸上了。

    老道的顾澈,见惯了尔虞我诈的场面,这种拷问形式的盘问,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了,“可能是我们家最近在修地下车库的缘故。”

    “原来是这样,以后有空真要去府上拜会一下,”阮磊谦虚又给顾澈抬高帽的话,让顾澈听了,心里有些异样。

    这个阮磊,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与乔依然之间肯定还有着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但究竟是什么事情,什么纠葛,他不愿意去深入地想象了。

    总之,他们之间绝对不是医生和病人那么简单的关心,可他更不希望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与乔依然在泰国有过什么。

    “嘿嘿,寒舍太简陋了,就不好意思招待你了,”乔依然看阮磊的眼神一直都是带着警备的,“等下次我们搬个大房子再邀请你做客便好。”

    她内心里可是一点也不希望顾澈和他有所牵连的。

    以她和阮磊的相识程度,她没把握对方一定会对年芳的身世守口如瓶的。

    阮磊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并没有逼乔依然,他又画风一转,举起左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我还有三个小时上飞机,我们还是别浪费时间,直接签合约吧。”

    对于合作的合约,尽管阮磊折磨顾澈的下属改了一遍又一遍。

    可当他们正式签约的时候,却还是用了最初的那份合约。

    在一旁的唐浩宇很是无奈地砸吧着,在心里埋怨着,这个越南人就是欺负他们这些小虾米。

    这不,一看到了大老板就顺顺贴贴地用了最对阮磊没有优势的合约了。

    就算他在的地位在高,在外人面前他也只是顾澈的一个话也压根就没有分量。

    蓦地,他就打消了要和顾小悦一起庆祝加薪水的事情了。

    趁着,彼此还没有深陷其中的时候,早点认识到自己的身份脱身,才是对彼此最好的结果吧。

    心事重重的唐浩宇被乔依然的一声急呼给叫回住了神。

    “老公,我肚子好疼,你去给我买止痛药好不好?”乔依然直接就倒在了顾澈的身上了,“我大姨妈第一天又疼的好难受。”

    对于一个单身狗来说,在听到老板娘说大姨妈来了,要吃止痛药。

    唐浩宇只要稍微联想一下,就知道是女人痛经了。

    虽然很是虐狗,但他也是了解过一点女人痛经的只是,据说能有十级疼痛呢。

    “顾总,我去就好了,”唐浩宇非常具有眼力界的拔腿就要出去。

    毕竟现在是在签合约,这个从越南远道而来的客户,并不是个善类。

    合约还是早签下早安心,尤其是最近的因为乔依然和她前生父亲的事情闹得那么沸沸扬扬的,又形成了那么不好的舆论。

    明明有些已经签下了合作意向的,也因为这次的事情无限期推迟,更有甚者已经取消了合作。

    “我去,”顾澈摸了摸乔依然的额头,“我签完字就去。”

    他并不是没见过她经痛的时候,额头冒冷汗,甚至会全身不停发抖。

    但是眼前的女人,并没有以前的那些征兆,仅仅只是脸红而已,手心冰凉罢了。

    她,压根就不是来大姨妈吧?

    他俩在来工农公司之前,在家里的书房明明还探讨过彼此敏感的身体,难道就这么快大姨妈来了?

    未免也太凑巧了吧,有一种特别不好的感觉就是乔依然是要把她给支走,然后单独跟阮磊说话。

    他觉得事情有蹊跷,就认真地在乔依然脸上捕捉着细枝末节。

    他俩这么难才重新再在一起了,他是坚决不允许一点点的事情来瓦解他们全家的幸福

    眼见着顾澈握着的笔都要签下他的名字了,乔依然故意撞了过去,把他手上的笔给丢了出去,抱着他的肩膀哀求着:“老公,你为什么不去啊?”

    “依然,你怎么忘记我教你招痛经的小技巧,”阮磊还以为乔依然是真的很难受,不疑有他的就吩咐着唐浩宇:“有酒精没?没有就赶紧拿热水来。”

    他的这番话,惹得乔依然恨不得把他的嘴给缝上。

    喂,我们没有那么熟的。

    为什么当着顾澈的面要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啊。

    还好顾澈只是担心她的身体,并没有太计较她和阮磊的关系,“依然,我抱你去躺一会。”

    感觉到身后有人在靠近,顾澈直接毫不留情面拒绝着:“唐浩宇送杯热水进来。阮先生,请您去会议室休息片刻,我马上就来。”

    “我可以帮上忙的,”阮磊看着乔依然一直在顾澈怀里叫着疼,他心里一紧,很是希望抱着乔依然的人是他自己。

    “嘭”地一声巨响,休息室的门被关上还被反锁了。

    才一进门,乔依然正想跟顾澈说要提防阮磊的时候,顾澈率先出了声,“说吧。”

    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单薄的身体,他的语气带着蕴怒。

    深知他这样是不高兴的前兆了,她当然不会让外人来破坏她和顾澈的感情了:“老公,阮磊跟陆松仁认识,而且他们之间有着金钱来往。我来泰国的时候,都是他帮着我躲着你们的追寻。”

    “你可不可以不要跟他合作,我怕陆松仁又想要害你。”

    她的这番关切的话,让顾澈心里那些怀疑与酸味也消失殆尽了,他低着头捕捉到了她的樱桃红唇:“陆松仁,是不是还希望你嫁给他。”

    难道他不是应该领悟到一些东西,然后对阮磊避而远之吗?

    望着乔依然并没有马上回答,顾澈捏着她下巴的动作也用力几分。

    他并没有控制着他嫉妒和不满的情绪:他冷笑着:“他叫你依然,你叫他磊哥。你还有什么是瞒着我的。”

    一想到他自己的女人被外面的男人赤身**接生过,还被他知道她有痛经的毛病。

    一向颇有理智的男人,此刻的脑袋就成了一团浆糊。

    从她一出生,她就该是他的。

    并且,这辈子都只能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