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让人害怕的事情竟然发生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945章 让人害怕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我”乔依然望着顾澈逐渐黑掉的脸色。

    她的肩膀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躲闪着他的视线才缓慢吐出:““陆松仁并没有跟我提过他,压根就没有你担心的事情发生。老公,我不会再被陆松仁的苦肉计迷惑的。”

    可他那犀利的眼眸来来回回在她白嫩的脸上打量了好久。

    那视线太过于锐利,似乎是在探究着她说这话的真实程度。

    他的视线犹如射线一样。

    吓得乔依然差点就把心里的秘密给合盘脱出了。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顾澈讨厌透了这种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他恨透了自己但是得知妈妈离世时候的难过与放纵,如果他坚强点,乔依然也就不会被爷爷欺负被逼走了

    她屏住呼吸摇着头。

    话到嘴边想说“没有”,可是她过不了她自己这关。

    然而,她的息事宁人却让顾澈更加的不悦了,“为什么难产的事情,不告诉我。为什么痛经的时候不给我打电话?为什么要一个人藏起来吃那些苦头。”

    他派出了几千人满世界去寻找她的下落,却一直都找不到。

    好不容易在泰国悬赏金额接到了爆料,他以为马上就会找到她的时候,她却躲起来去难产了。

    这一刻,顾澈只觉得自己像个混蛋,一点也不像个能为她遮风挡雨的男人。

    压根就不是她难产,她不愿意顾澈这么自责。

    这个外表冷冰冰的男人,内心里却是比谁都中感情。

    “老公,其实”

    乔依然不要愿意他受内心的折磨,就想一股脑把年芳不是她女儿的事一股脑告诉他,她相信他会为她和赵馨茹保密的。

    可是不巧的是,门外此时响起了“扣扣”的声音。

    这阵开门声是彻底把乔依然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给打压下去了。

    “太太,热水,”唐浩宇低着头不敢去看她一眼。

    因为刚才在外面,唐浩宇可是把顾澈不爽阮磊跟太太的表情尽收眼底了。

    也对,他看见顾小悦跟男同学走近点都会觉得心口闷得慌,就别提对太太一往情深的顾澈了。

    顾澈接过热水,就挥手让他出去了,然后小心翼翼喂着乔依然喝水。

    “我不想喝,我有要紧事要告诉你,”乔依然想趁着还有的一半的勇气在,她想要如实告诉他。

    两个人想要携手走下去一辈子,这种事当然是由她说出来比较好,她可不希望年芳的身世又成为了陆松仁打压他的新手段了。

    见着乔依然那双大眼睛向外溢的样子,顾澈轻笑地挂着她鼻子道:“我都知道了,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又回到了怂怂的乔依然状态了呢?”

    “你都知道了,谁告诉你的,”乔依然的大脑“嗡”的一声,就在胡乱编排着画面与情绪。

    知道真相的他,怎么不生气。

    也对,既然是方睿霖的女儿,他又和方睿霖那么交好,的确是没有什么太值得大动干戈的地方了

    “你告诉我的,”顾澈用着手帕把她鼻梁上不停冒出来的冷汗给擦干净了。

    乔依然很是听不懂了,难道是她某天说梦话让他知道了吗?

    还是他看了监控。

    瞧着乔依然那瞪得又圆又大的眸子,顾澈缓缓地说着:“知道你大姨妈没来,放心,我自有分寸的。”

    “只是这个吗?”乔依然握着顾澈的胳膊的手,不禁用了按了下去。

    她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那就是会有一场血雨腥风在等着她。

    “你那差劲的演技,也就骗骗阮磊还行,”顾澈所了解的乔依然是有困难都要硬撑着,不到万不得已是觉得不会求助的。

    而阮磊,就是不了解她这个特性。

    顿时,顾澈觉得这个敌人有点太弱了。

    “是吗?”乔依然松了一长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内心里究竟是真的希望让顾澈知道年芳的身世,还是不情愿。

    自信的男人轻声“嗯”了声,就拍着乔依然的肩膀说:“我去会议室应付阮磊,你自己去删监控。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要是敢不记得试试?

    乔依然闷闷地点了点头。

    她一个人在顾澈的办公室里待了许久,才意识到要去删视频了。

    可是当她在键盘上敲击着他跟顾澈领证的那天,却显示密码错误了。

    她又埋头输了一串数字,却还是错的。

    “怎么回事,连领假证的日期都不对吗?办婚礼的那天居然也不对,这个臭顾澈竟然连我们结婚纪念日都记错了。”

    这种挫败感使得她心里的恐惧与害怕也消失了些许。

    她仍旧不死心,最后一次键入了她跟顾澈最开始结婚的日子。

    顿时,电脑就正常开机了。

    一抹甜蜜的笑容涌上了她的心头,“哼,算他还是个称职的老公。”

    监控很是顺利地删除了,她心里的大石头也散落了。

    等着顾澈明天一早出去出差了,她就一个人回公寓去把那边的视频给删掉。

    待顾澈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笑得前仰后翻的乔依然对着电脑屏幕狂笑着:“我的傻儿子太好玩了。”

    “随你能不傻吗?”顾澈垂眸就瞟到了顾毅抱着一个女娃娃,认真叫着“妈妈”。

    “讨厌,人家不是回来了吗?还生气呢?”乔依然可怜兮兮地望着顾澈,又很上道地吻上了他的唇。

    回家的路上,乔依然得知顾澈拒绝了与阮磊合作,并表示以后都不会再见这个人了。

    听闻,乔依然自然是很满意,她的幸福总算是被她抓住了。

    翌日,顾澈带着老婆和儿子一起在快艇上看着日出。

    他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个幼稚鬼对着初生的太阳许着愿,嘴角的笑意久久没有散去。

    “太阳公公,我希望爸爸一直都爱我,不要再凶我了。”

    “太阳公公,我希望我老公再同意我生个女儿,我可是从小就幻想着要当三个孩子的妈妈呢。”

    这两母子许着愿的时候,还煞有介事地偷瞄着顾澈,就希望他能点头答应一样。

    对此,顾澈只当没看到,上前抱住了儿子,又搂住小妻子的细腰:“曾经有人说过,要在太阳升起的那一秒说心爱的人说”

    “我爱你,乔依然。”

    这话听起来太过于熟悉了,乔依然使劲回想了一下,就想起来了,这是当时她以为背着老公喜欢上鸭子先生之时,她在日出时候说的话。

    “顾澈,我也爱你,”乔依然踮起脚尖在他薄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四目爱意流转之时,在顾澈怀里的小人有了非常大的意见了,他胡乱地蹬着腿抗议着:“亲我,我也爱妈妈!”

    “不亲你,要亲你自己赶紧长大了,娶个老婆回家,爱怎么亲怎么亲。”

    乔依然很是无语地看着自己这个霸道到跟自己儿子都吃醋的男人。

    昨晚,她才觉得解决掉了一个大麻烦,殊不知这儿子老爸吃醋的戏码会时时刻刻在他们家里上演个不停。

    “都亲一口,不许再生气了啊。”

    被妈妈亲过的小男孩,兴奋地哼起了歌曲,因为妈妈是先亲他的。

    然而,轮到亲顾澈的时候,乔依然是直接咬得:“让你跟个小屁孩争宠。”

    顾澈这次出差并没有让唐浩宇随行。

    一来,这次的会议并不会太长。

    而来,还有着很多舆论压力要去善后,他相信唐浩宇的工作能力。

    正在唐浩宇回完了一个财经杂志主编的邮件采访之后,他的手机就连续不断地响了起来。

    疲倦的唐浩宇看着来电姓名是顾小悦,就很是自然地起身走到了落地窗边了,就连酸涩的太阳穴,他也不觉得难受了。

    “浩宇哥,我可是听说你加薪水了哦,不如我们一起去辣四季吃火锅吧。”

    “好啊,”依照着惯性,唐浩宇就爽快地答应了。

    顾小悦兴奋地跺了跺脚,狂喊着:“真希望大哥一辈子在外面出差,你就有空跟我吃饭啦。浩宇哥,我爱死你啦。你果真值得我的爱。”

    原本听着她爽朗笑声的唐浩宇,从刚才的轻松就变得警惕了起来。

    浩宇哥,我爱死你啦。

    这句话像是一颗炸弹,摧毁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唐浩宇顿时就愣住了,这个小丫头竟然如此直白地说了出来。

    “对不起,小悦,我临时又来工作了,我给你发红包,你去和同学一起吃吧。”

    挂上电话后,唐浩宇的手指头都在发着抖了,“出来。”

    只要她一天不说,他们之间就能维持这种简单又亲近的关系。

    可是她说了出来,他是断然不能接受她的爱意的。

    被挂掉电话的小悦,很是失落,她暗自责怪着:“臭大哥,就只会奴役浩宇哥,有本事你奴役二哥啊,还得我都没空跟他吃饭。”

    “他没空,你就不会去陪他吗?”顾谦幽怨的声音飘了过来,“追了这么久,还没吃上唐僧肉啊,你出去别说你是我妹妹。我丢不起这个人。”

    “二哥,谁允许你偷听我打电话的,”顾小悦看着顾谦凑过来她手机,就赶紧把手机往身后藏了起来,“什么唐僧肉啊,我又不是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