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大嫂你帮我出头-私人婚-
私人婚

第947章 大嫂你帮我出头

    第947章

    对于一个只敢在心里暗恋唐浩宇的,二哥给她说的建议,她真的开始心动了。

    那些她只敢一个人躲起来幻想的未来,真的被别人赞同地说出来的时候,她真的很想马上冲到唐浩宇面去求婚。

    “哎呦,哥哥我的肩膀都快被你给烫熟了,你这疯丫头怎么还会害羞啊,”顾谦再次想回头去看顾小悦的时候,直接被她毫不留情地打了一巴掌,“你给我千万要保守秘密,否则我以后掌管了整个海乾之后,我上任第一件事就把你的股份给抢过来。”

    “姓顾有什么好的,”顾小悦的兴奋劲头降了点下来,抬起头看着窗外。

    那一望无际的海景,就像她跟唐浩宇的未来一样,压根就瞄不到任何边界。

    她的小脸紧紧地贴在了顾谦的后背上,埋怨着:“你跟大哥,一个比一个过分,居然都对我们爷爷的万贯家产不动心。害的我临危受命替你们完成责任,真希望小顾毅一夜之间赶紧长大,爷爷可以直接把位置让给小顾毅。”

    “这是谁家姑娘,傻到连海乾集团的掌门人之位都不想要了,”顾谦十足地揶揄口气。

    倒是顾小悦是真的给听了进去,“我能要吗?”

    这话像是引爆了某种开关一样,直接把脾气火爆的顾小悦彻底给惹毛了,“我要是要了,全世界都要说浩宇哥吃我软饭了。我又不要住什么大别墅,我只想跟自己心爱的男人每个日出日落的时候都在一起,粗茶淡饭的日子我又不是没过过。”

    “哎呦呦,我妹妹竟然陷的这么深了,”顾谦说完就顾小悦,却被她一巴掌给拍回去,“你给哀家看路,小谦子。否则,十马分尸!”

    顾谦很是配合地站在原地做了个“喳”的姿势。

    他这突然撤离的双手,加上顾小悦正咬着手思考的动作。

    所以某个小女孩直接华丽丽地因为顾谦做下跪喊“喳”的动作而从他身上滑了下来。

    “啊,二哥,救命”,顾小悦感觉她自己中心往后移的时候,双手胡乱在空中飞舞着,只想抓一根救命稻草来救命。

    电光石火间,那个正准备离开的偷听者,信步迈了过去,从后抱住了顾小悦。

    “小心点,”男人温润的声音像羽毛一样扫过了顾小悦的额头。

    被顾小悦尖叫声给吓猛了的顾谦,反应过来后,就转身望了过去,就看到了潘瑞琦正对他妹妹嘘寒问暖,还揉她头发。

    看着小女孩抗拒地从潘瑞琦身上滑下来的样子,顾谦就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这个小女孩还真是对唐浩宇一往情深的,因为喜欢一个人,所以抗拒所有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

    大嫂和妹妹都是这个时代少有的好女人。

    嗯,文菡勉强也算一个,只要她不喊打喊杀的话。

    “你还有脸笑,你信不信我用我的高跟鞋给你免费整容,”顾小悦弯下腰就要脱鞋的时候,胳膊上便多出了一道重力。

    她抬眸望过去的时候,那喊打喊杀的小脸,立刻就变得乖巧了许多。

    声音也不是刚才那般粗狂了,而是甜腻腻的少女音:“谢谢你,潘副总。”

    “你没事就好,”潘瑞琦淡笑着回答着,立马又关切地打量着她的脚问着:“是鞋子不合脚,才让你二哥背你的吗?”

    蓦地,他话锋一转就直接批评起了嬉皮笑脸的顾谦:“阿谦,你也老大不小了,背着妹妹在楼梯上瞎胡闹什么?万一小悦有个什么闪失,你赔的起吗?”

    “赔不起,”顾谦撇了撇嘴角,就把顾小悦给拦腰给抱了起来,“潘副总,我们不耽误你的宝贵时间了,就先走了哈。”

    “再见,潘副总,”顾小悦仓促地道着别,又小声嘟囔着:“二哥,你怎么没礼貌啊。”

    也不管潘瑞琦是不是还站在原地,顾谦直接直言不讳道:“只有我们顾家的人才有资格教训我。你还看什么,你是看上他了吗?”

    边说,他还把顾小悦的头给往怀里扣了去。

    “我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顾小悦是最求之不得离开的人了,毕竟被外人看到了她那么糗的一面,“你是要闷死我吗?”

    两人一起上车,打算回家的时候,顾谦看着尾随着他们下楼的潘瑞琦。

    正在打电话的潘瑞琦注意到有人在打量他,他望过去朝顾氏兄妹点了点头,就在司机的伺候下上了车。

    “喂,顾谦,你跟他有仇吗?他是抢了你心爱的女人了?你怎么这么反常,”顾小悦低着头系着身上的安全带。

    不等顾小悦把安全带给系好,顾谦就直接发动了车,飞快地飚了起来。

    “你该真不会是被我给说中了吧,你知不知道我要被你撞死了,”顾小悦抬头之际,就看到了被他们甩在身后的潘瑞琦的宝蓝色宾利座驾了。

    “你再敢看他一样,信不信我把你撞死在这根大柱子上。”

    “你敢!”

    就算嘴上是在跟顾谦作对,可是她的行为却是让顾谦很满意。

    “乖妹妹,待会带你去跟唐浩宇吃饭去,”顾谦一出地下车库,望着与他们相反行驶的潘瑞琦,他这才恢复了他玩世不恭的样子。

    看着死不正经的二哥总算正常了,顾小悦掀着衣袖,就要开揍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摆设吗?”

    等到顾小悦将心中的怒火发泄的差不多的时候,顾谦这才严肃地说着:“大嫂妹妹之所以会成为植物人,都是他们潘家人害的。他们潘家每一个好东西。”

    这还是顾到乔依然的妹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视频是他们拍的?”

    “总之,能不接触就不要接触潘家的任何人!”

    “嗯!”顾小悦点头如捣蒜了起来。

    不同于顾谦和顾小悦吵吵闹闹的环境,潘瑞琦的车里则是冷清极了。

    直到电话声响起这才划破平静。

    跟助理讲完电话之际,他的眸光扫到了车外,正路过一所大学。

    看着那些活泼的女大学生,他脑海里想起了顾小悦。

    “你去给我把顾小悦所有交际圈子都调查清楚,我要知道关于她的所有一切,”潘瑞嘉抽出一根雪茄在鼻尖嗅了嗅。

    既然顾老头子拿准主意要把海乾下一任的位置继续留在顾家,那么他是不是不要再去硬碰硬争取了。

    只要娶了顾了。

    顾澈虽然在外面出差,可是他一有空就给家里的座机打电话。

    刚开始的一天,乔依然着实很开心,被心爱的男人时刻惦记着,她心里超级爽的好不好?

    可是顾澈每次电话打过来都是只能在楼下客厅接,惹得宁老太太酸酸地抱怨着:“小芸啊,既然我这么不着阿澈待见,我还是回去我的老宅子里老死算了。”

    本来乔依然与老太太在教育顾毅的理念上有点分歧,乔依然索性就选择不听电话了。

    在外地的顾澈,恨得牙痒痒的,给她打手机无人接听的时候。

    听着那机械的女声冰冷的说着:“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服务,请稍后再拨。”

    他冷嘲着自己:“还真是现世报。”

    这次回去,趁着给她过生日之际,带着她和儿子女儿一起去北欧住上三个月。

    到时候再回来,那些讨厌的新闻早该没任何余温了。

    顾澈去出差之后,白天乔依然忙活两个孩子倒是不觉得差点什么,可是一到了晚上,她的心就空闹闹的很。

    没有他的怀抱,怎么都睡不着。

    拿起床头柜上的座机,想给顾澈打电话听听他的声音。

    可她却发现电话线出了问题,压根拨不出去。

    望着睡熟的两个孩子,乔依然给他们又掖了掖被窝,就蹑手蹑脚地下去楼下客厅,准备打电话了。

    可她才下完楼,就闻到了一股厚重的酒味了。

    定睛一看,是在佣人搀扶下还东倒西歪的蔡媛媛。

    “媛媛,你干嘛喝的这么醉熏熏的,”乔依然现在哪里还记得要打电话呢,就跟着佣人一起扶着蔡媛媛上了楼。

    “嫂子,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命苦,”蔡媛媛听到佣人离开的声音后,就爬起来抱着乔依然的脖子呜咽了起来,“我有那么差劲吗?为什么他不愿意娶我啊?”

    “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啊!”乔依然看她双眼都带着憎恨的眸光,判断着她应该没有完全醉过去。

    蔡媛媛想起被拒绝的话,心里还是难受得紧,“就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一阵恶心冒上了她的心头,直接给吐了出来,“呃,呃”

    于是,这晚,乔依然就只好守在这个随时痛哭,随时呕吐的女人身边了。

    “大嫂,你明天帮我去教训他,要他娶我,好不好?”

    “好,”乔依然看她吐得可怜样子,也没有深究究竟对方是谁了。

    哪知道第二天,她跟蔡媛媛出去,见到了那位不愿意娶蔡媛媛的人,竟然是

    这简直是惊讶得乔依然一时半会说不出来话了,她指了指蔡媛媛,又指了指那年轻男人,“你大哥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