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你干嘛不跟我去领证-私人婚-
私人婚

第948章 你干嘛不跟我去领证

    “我大哥知道能砍死我。只有禽兽才会对自己的妹妹下手,”顾谦避而远之地躲着蔡媛媛,又躲在了乔依然的背后求助着:“大嫂,你一定要救我。我才不要被逼成为禽兽。”

    对于蔡媛媛而言,她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很是嫌弃地盯着顾谦:“我的嫁妆可是不菲的,你别给我玩欲擒故纵。玩过了,我就告诉阿澈哥,你非礼过我。到时候我看你敢不娶,试试?”

    霸道的蔡媛媛此刻是一点也没有名媛该有的温婉,而是像个悍匪一样。

    似乎只要顾谦不从,下一秒就会被她的炮火给炸死。

    “你的阿澈哥是我亲大哥,你跟我结婚,合适吗?到时候全世界都能笑死你们家,你觉得你爷爷还会原谅你爸爸,让你们回去蔡家吗?”

    至于这个问题,蔡媛媛可是斟酌了许久,“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我可是去问过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了。他们都说我们这种关系是可以结婚的,我的爸爸跟你爸爸压根就没有一丁点血缘关系,我的姨妈,是阿澈的亲妈妈,只是你的养母而已。”

    “所以,顾谦,你给我老老实实去结婚,”蔡媛媛毫不留情地扬了扬手机说:“我可是有着你带醉酒的我去酒店开房的证据,你休想不承认。难道我们在酒店里盖着棉被纯聊天吗?”

    尽管顾谦不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可被人这么泼脏水,他气得只想揍人。

    听着他手关节都发出了“咯咯”的声音,被闹得脑仁疼的乔依然,按住了他的手,“阿谦,冷静点。”

    “蔡媛媛,我是上辈子欠你的吗?知道你被逼婚了,可你也犯不着拉我去当替死鬼,”无处发泄火气的顾谦,不爽地踹着蔡媛媛对面的空椅子,“你这大个女孩,知不知道丑的。你不要名声,我还要的。”

    在一旁的乔依然诧异之后,就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阿谦,你觉得你还有名声吗?”

    都已经是著名花旦收割机了,还能好到哪里去呢。

    她的这番话,让蔡媛媛很是赞同,她点头如捣蒜地应和着:“就是,我都不嫌弃你的臭名声。你凭什么不娶我,那个混球都知道我跟你不清不白的关系了。”

    “哪个混球?”乔依然试探性地问着:“你未婚夫?”

    “可不就是那个人渣吗?都知道他未婚妻,我,被人染指了,还是要娶我,”蔡媛媛的话音直接被顾谦的反对声给打断了,“大姐,我再次跟你重申一遍,我只是照顾了醉酒的你一夜,你别自己瞎想。”

    “我知道我帅气又迷人,你也不要太饥不择食了。我们就算没有血缘关系,我也怕被舆论骂死。你就没有为大哥着想过吗?自己的表妹和自己的弟弟结婚了,你让别人怎么看他?你觉得他还能再有点丑闻吗?”

    顾谦一股脑说完,便停止了他的说辞。

    差点就不小心把乔依然身世被曝光的事情拿出来说了。

    大哥可是为了不让她知道外面的风言风语,直接把他们别墅的络信号和移动手机的信号都给屏蔽了。

    他的这番话,让蔡媛媛硬是听到了一丝希望,她扬了扬手机说:“阿澈哥那么疼我,肯定会答应的。我现在跟他打电话汇报一下。”

    “你个疯女人,”顾谦二话不说就把她的手机给夺了过来,“我发现你需要去精神病院好好检查!我给你叫车过去好了。”

    “顾谦,我们都要结婚了,你不要这么对我。你就不能学学阿澈哥对嫂子那么温柔吗?”蔡媛媛仿佛看不见他眼底的厌恶一样,就又跑到了顾谦的身边坐了下来。

    她捏着嗓子甜腻地喊着:“阿谦。”

    “大嫂,我想死!”顾谦不停地往外呕吐着,他这是走什么倒霉运了。

    被这尊神缠上,是骂也不能太过分了,毕竟她不是顾小悦,而是蔡家的女儿。

    “媛媛,你别拉拉扯扯让人看见怪不好的,”乔依然使劲地把巴在顾谦身上的女人拉开着。

    这两个人,还真是要她的命。

    一个是顾澈的亲弟弟,一个是他的表妹,身为他的老婆,她哪能坐视不理呢。

    乔依然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桩事情了,处理的不得当,她是真的怕蔡媛媛来个鱼死破的。

    听顾澈的外婆在家里经常唠叨着要蔡媛媛赶紧找个黑头发黄皮肤的男人结婚,宁老太太说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孙女婿是外国人的。

    外婆急的隔三差五押着蔡媛媛去相信,可她的大小姐脾气太重了,至今看不上谁。

    外婆可是直接放话了,“媛媛,你不愿意相亲也行。只要你找的男人是单身的黑头发黄皮的,我就给你做主嫁给他。”

    若是闹到外婆眼前去了,乔依然还真是怕外婆老人家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被气得心脏病犯了。

    本来顾澈出差就很是不放心家里,她要是容忍家里在他不在的时候来个天翻地覆,她都会觉得她自己格外没用的。

    “是这样的,媛媛。结婚是件很神圣的事,你认同我吗?”乔依然心里很是没底,跟蔡媛媛讲道理,她能听得进去吗?

    顾澈就总说蔡媛媛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只能对她简单粗暴教训骂。

    虽然乔依然也想把蔡媛媛给骂醒,可碍于她的气场不如顾澈那么能拿捏得住人,她就只好选择柔和的政策了。

    “认同啊,”蔡媛媛甚是自信地回答着,她又把顾谦的胳膊给抓了过来:“结婚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更是两个家庭的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眉目含情地盯着顾谦的双眸,浑身起疙瘩的顾谦直接恶心地趴在了桌上装死,“蔡媛媛,你个冥顽不顾的死丫头。我真的要忍不住了”

    “我们领证了,我就不让你忍了,”蔡媛媛一点也不害臊地俯下身亲了顾谦的脸颊一口,“我都亲了你,你就是我的人了。我已经看好了日子,后天很适合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