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泼到骨子里的脏水-私人婚-
私人婚

第950章 泼到骨子里的脏水

    “怎么会这样?绝对不允许,”乔依然神色复杂地扣着车门,双眼死死地盯着路口的屏幕,像是那个屏幕与她深仇大恨一般。

    看着乔依然脸色的不对劲,顾谦下一秒就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

    哪知道那屏幕上正在滚动播出着乔惜梦被打过码的私密视频。

    嘴里念念有词道:“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那样的。开门,我要下去。”

    车外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大太阳,可是她的心和整个身体比寒冬腊月还要让她觉得冰冷。

    伴随着那视频的播放,播音员还很激动地讲解着新闻:“这就是集团顾澈的小姨子,进行援交时候的视频与照片。据知情者爆料,这就是前段时间,总裁顾澈的前妻乔依然的妹妹。”

    “知情者还向我们透露了乔惜梦在学校的作风让师生都纷纷咋舌。下面,我们来看看乔惜梦的同学对她的评价。”

    突然,乔惜梦那些不堪入目的视频画面缩小到了左上角,大屏幕的主角就变成了一个背对着他们的女生。

    那女生的声音压根就没有经过任何变音:“这个乔惜梦,一进大学的时候,就特别爱装阔。连行李箱子都是的,笔也是爱马仕的。我们这些只在电视上见过奢侈品的人,都以为她是豪门大小姐。她举手投足间倒是很瞧不起我们这些从小城市来的人,反正挺讨人厌的。”

    记者在一旁煽风点火道:“后来是不是发现这些都是她的那些金主给她买的呢?这位同学,你见过乔惜梦的几个金主呢?”

    “哼,至于有几个金主我不知道。我只看过高利贷的人跑到我们学校去抓她过,她们家穷的要卖女儿了,还买奢侈品,”那女生很是不屑道:“不过我们班倒是有个真的富二代女同学,有次看她装13的时候,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就把她用的那些假奢侈品一个个个给数出来了。”

    记者很是不满这个女生不配合他,就打断了她,引导着话题:“同学,同学,难道你真的没有见过她那些有钱金主吗?他们可都是开着超跑出现的哦!”

    该女生就是跟乔惜梦有过过节的,如果利用的好,就能制造出轰动的大话题。

    升职加薪,可就看这一次了。

    “她是不是用这些假的奢侈品,就伪装成了富家女,满世界去勾搭有钱男人呢?于是就成功了呢,”记者一直想着要挖出更大的新闻才罢休,“或者换句话说,乔惜梦会不会早就感染了艾滋病呢?我劝你们班上的同学都去做个艾滋病检查才好。”

    “呸,你才艾滋病,你们全家都要艾滋病。我们学校每年都会要求我们做体检的,”那女生气得恨不得打死这个无良心的记者才好。

    早知道会被这样诅咒有艾滋病,再给她五千都不答应了。

    既然这个记者不仁在前,她也就不配合了:“错,她后来用的那些名牌大部分是勒索她姐姐的,这个乔惜梦就经常打着她那个有钱姐夫的名号出去勾搭有钱男人。”

    见到有意外的料可以挖了,记者顿时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问着:“乔惜梦就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亲生父亲是个做尽天下坏事的人。但凡是作奸犯科的事情,乔依然的亲生爸爸就都干了。”

    就在这时候,屏幕上还把前段时间曝光的陆松仁罪行,还有乔依然的照片和她逃婚的样子全部放出来了。

    诺大的视频上面,还有着友们对她们两姐妹恶毒的猜测,更多的人是叫顾澈和乔依然这个祸害赶紧离婚。

    这件事情,来势汹汹,一看就是有组织的。

    顾谦跟着不顾车流的乔依然。

    “谁干的,究竟是谁?你们统统给我闭嘴,我妹妹压根就不是那样的人,”乔依然不顾身边四面八方的汽车鸣笛音,她疯狂地朝着马路对面的大屏幕跑着,想要去摧毁那些大胆的视频和照片,撕烂那些污蔑她妹妹之人的嘴。

    马路上的车子并不会随着她的悲伤与愤怒而暂停他们匆忙的脚步。

    就如同这个这个残酷的世界一样,不会管你是不是已经伤痕遍布了,不与人商量,就会再次让你感受一下重创,仿佛是要考验你的生存极限一般。

    终于,乔依然被左右两边快速飞过去的车辆绊倒在地了,她无力地瘫坐在了十字路口的街心上了,死死地瞪着那仍在继续爆料的大屏幕。

    老天爷像是故意要与乔依然作对一样,突然周围街道的店铺,也在同一时间地播放了这个及时新闻。

    惜梦以后要怎么做人?

    顾澈以后要怎么做人?

    为什么要这么欺负他们一家人?

    为什么她要是陆松仁的女儿。

    听着四面八方的声音往她耳朵里传播着。

    “线人还告诉我们说,乔惜梦两姐妹仗着她们长得漂亮,就爱勾搭,尤其是姐姐很善于装纯。妹妹就很爱拿着她校花的身份去接客”

    爆料的女同学,顿时就顾不上什么露脸不露脸了。

    她非常愤怒地转过身来,指着自己的脸质问那兴致勃勃的记者:“你是不是瞎的,就乔惜梦那货色能是校花吗?我不比她长得好看一万倍了,你让友们去评评理。”

    “废物,给我切掉直播,继续回演播厅,”在市中心某个高级写字楼里,有人站在办公室里,厉声呵斥着电视台的导演:“给我搞砸了,你们一个个就等着去死。”

    茫然无措的乔依然是从那大屏幕出现了顾澈还有的股价暴跌的画面中清醒过来的。

    那耸动的标题已经歹毒成了“姐妹共同接客,共享同一个恩客圈”,大屏幕上的顾澈还被人化了一圈绿帽子。

    眼珠子已经是猩红色的乔依然紧握着拳头,已经不怕死地闯过了车流,对着大屏幕下面的线路,就是死命的啃咬踹。

    “这哪里来的疯女人啊,车也不怕了,就这么冲过来咬电线。”

    “咦,这疯女人分明就是新闻上的乔依然啊。”

    “哎呦喂,一出门竟然看见了这种倒霉女人。大家把自己的老公看好了啊,小心你们的男人就被这个乔依然当成了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