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不愿意相信她是丑陋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953章 不愿意相信她是丑陋的

    “真是个啰嗦鬼,”顾澈把那已经发烫的手机给丢到了床上。

    若是跟他可爱的小妻子打这么久的电话,他才不会烦躁的。

    很想她。

    却还有两天才能回家去跟她过生日。

    她都给自己生了两个孩子了,可他却一次生日都不曾给她过过,这次生日一定要让她过得刻骨铭心。

    顾澈还记得乔依然曾经在日记里写着,希望和我心爱的男人在阿尔卑斯山脚下一起感受最圣洁的雪。

    一想到还有几天,就着心爱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婚纱再次走向他了,顾澈就心潮澎湃了起来。

    都说女人是最在乎婚礼的人了,可他却比乔依然更加的在乎,上次结婚她临时落跑一直都是他心底不能释怀的事情了。

    “我的小依然啊,就是个单纯鬼,”顾澈的手指都已经点在了前天晚上在书房里的视频了。

    他没说手机里有,她就不会去查,这么听话的女人下辈子还有下下辈子都要继续娶回家当老婆。

    书房里的镜头不少,所以也就把乔依然热情勾引他的画面拍的正着了。

    尤其是乔依然那甜腻又勾魂的温柔嗓音从手机听筒里冒出来的时候,顾澈忍不住把声音给调小了,生怕被人给听到他小妻子的妩媚了。

    对于一个成年男人来说,就算他不主动看过片,也多少被动看过一点。

    比起那些专门演片的女演员,乔依然模仿的有些动作实在太过笨拙了。

    也就只有他这种不需要勾引就会对她情动的男人会猴急地想吃掉她,同时他也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某个地方甚至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像是怕被乔依然抓包一样,顾澈每看一下,就会抬头瞄瞄四周,这种珍贵视频看完就删了好了。

    要不然那个小祖宗知道了,吃亏的还是他,好不容易他俩的感情才修复好,“回去再好好收拾你,小妖精!”

    看老婆不仅不能慰藉他的相思之苦,更让他看的是心痒难耐了,顾澈都差点不认识这个随时会失控的自己了。

    若是乔依然现在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好好在床上疼爱她一番的。

    他的手指在监控视频里面搜寻着有乔依然和乔年芳的身影,这一大一小的女人现在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了。

    这监控安装的初衷是方便顾澈上班的时候,专门用来看顾毅的,可是他现在只要是在监控画面上看到那小男孩就直接跳走了。

    在乔依然离开的那段日子里,他早就把那臭小子给好好看了个透。

    “女儿,年芳,”顾澈像个痴汉一样在视频中寻找着女儿的身影。

    只可惜乔依然很少会抱乔年芳去书房,所以他就只能多看看孩子们的妈了。

    当他的手指停留在他爷爷那天去海边别墅的时候,他犹豫着要不要点进去。

    听佣人们说,爷爷当时就是在书房里与乔依然谈话之后,然后就勃然大怒了,后来就带走了乔依然母女俩。

    想必那监控里是记录了清晰的对话吧。

    像是手里捧着烫手山芋一样,顾澈有些不敢点进去看了。

    爷爷污蔑年芳不是他的女儿,这件事气得顾澈一度想登报要跟爷爷断绝爷孙关系的。

    他怕自己看到乔依然被欺负,会忍不住冲回老宅对爷爷做一些违背孝顺的事情。

    顾澈踌躇着就还是点了进去,“这个傻女人!”

    自从乔依然那日在电话里跟顾澈哭诉过后,之后无论顾澈怎么问她,她都不愿意再提及爷爷跟她说过什么了。

    视频上出现乔依然与老爷子对峙画面的时候,顾澈心疼地望着她被强势的爷爷吓唬地全身发抖了。

    “你识趣,就给我马上滚出这里。否则陆松仁的命,我可不敢保证了。”

    “你竟然敢带着我的重孙去见你阶下囚的亲爹,喊他外公。他配吗?”

    “为了顾毅以后能健康成长,你必须得走。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别想着耍花样了,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把年芳让你带走。”

    “你放心,子珺会把这两个孩子当成她亲生的。只有像她那样的女人才是我们阿澈最好的归宿,而你除了惹祸,还会怎么样?”

    那一句句咄咄逼人的话,气得乔依然反驳了几句,可并没有起到了什么效果。

    看的顾澈的心像是被人给用锤子重重地捶了好几下的难受劲。

    对不起,依然,你受的委屈,我没办法去帮你完全讨回来。

    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这辈子都不要辜负她,还对她还有他们的孩子们好。

    视频一秒秒地在进度条上往右行进着,顾澈的心像是跌入万年寒冰的深潭里,他越看心越痛,却不愿意拖进度条。

    她受过的苦,他没有办法再穿越回去去帮他承受了

    蓦地,视频上的乔依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不信,你去查n。一查就知道这孩子是不是顾澈的。那是白海的孩子。”

    “真不愧是陆松仁的女儿,的确不是个善茬。我可告诉你了,轮不到你来跟我谈条件。”

    “顾老先生,您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生下白海的孩子吗?我就是要膈应你们顾家所有人,你伤害我亲生父亲,还抢我儿子,我是不会让你最在乎的孙子这辈子过得安稳。”

    “我不离婚,顾澈又要怎么去结婚。想要我离顾澈远远地,就不要再伤害陆松仁。否则,我会再次回到顾澈身边的。”

    “你给我滚。”

    “哼,不如爷爷您示范一下什么叫做滚。我现在还是顾澈的合法妻子,这里是我家,要离开或者滚的人,不该是我,而是您。”

    顾澈不敢相信视频里那个笑得阴毒的女人是他最爱的女人。

    “哈哈,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他以为是他自己听错了,就又把进度条给拉回去听了听。

    那个一心想报复爷爷的女人,长得明明那么像乔依然,说的话怎么就一点都不是他老婆会说的话呢。

    一时半会还没从视频里回过神来的顾澈,只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那个总爱对着他吐舌头的小女孩,怎么就不会是自己的孩子。

    “一定一定是依然故意气爷爷的,”顾澈双眼都异常酸疼了,他不愿意相信乔依然跟白海在一起过。

    更不愿意相信她利用自己去报仇。

    他认识的乔依然,是个简单,善良,孝顺又很软弱的女人,画面上那个恶毒的女人不是她。

    “这不是真的,一定是假的,假的,”顾澈的手心里已经开始冒出了冷汗,他的大脑此刻很是清醒。

    当时爷爷可是让陆叔叔把乔年芳与他的亲子鉴定送到他眼前了,他认定是爷爷要拆散他与乔依然,就自然而然地怀疑那份鉴定书的真伪了。

    其实,想知道真相,只需要他再与乔年芳做一次亲子鉴定就行了。

    “要相信依然,不要去做n,”顾澈的心里还是愿意去相信乔依然的,她那么爱自己,不会背叛他的。

    可是他的心底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质疑着:“万一不是你的孩子呢,你要怎么办?”

    顾澈很想飞回去去好好问问乔依然,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他急忙地把衣服直接乱糟糟塞进行李箱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顾总,您知道了吗?”唐浩宇试探性地问着,又准备请罪,他让人钻了空子又爆了太太的料了。

    顾澈心情本来就烦躁,他压根就不给唐浩宇往下说的机会,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给我订马上回去的机票。你连夜和方睿霖一起过来谈合约。”

    “是,”唐浩宇不疑有他,毕竟老板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了,他是不可能在外面能待得下去的。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集团就像是一盘散沙一样,股东们又在开小会想要罢免顾澈的总裁之位。

    顾澈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把门给摔上了。

    这个矜贵的男人,所到之处让人有种随时会火山爆发的样子了。

    这次顾澈下榻的又是他们旗下的酒店。

    看着他气势汹汹的样子,大堂经理赶紧倒着歉:“顾总,车子已经帮您准备好了。是直接去机场吗?”

    “嗯,”顾澈压根就没有意识到为什么大堂经理会知道他要去机场。

    在电话里交待了诸多的事情之后,唐浩宇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顾澈因为有新的电话进来,就直接挂掉了唐浩宇的电话。

    “大哥,不好了,你能赶紧回来吗?”顾谦实在是没办法了,“我连警察都叫来了,大嫂她就是赖在白海的家里不走了。”

    听到白海的名字,顾澈直接对着电话吼了起来,“给我把她扛回家,我马上飞回去了。白海是个什么玩意,敢跟我抢女人。”

    “我不是让你送她回家吗?你给我送哪里去了?”顾澈心里的怒火正在无止境地蔓延着,“你就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吗?要你有什么用。”

    不能让他们单独相处,不能。

    坚决不能!

    顾澈的话让顾谦心里微微有些难过,大嫂不愿意跟他走,这也的确是他的错。

    “就在回家的路上,那新闻杀的我们是措手不及,大嫂看见了她妹妹的裸照被公布了,就认定是爷爷做的”顾谦并不是想为他自己辩解,他只是想让顾澈同他一起分析,“可路上明明又有人是想置我于死地的,这次的事情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