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回来了,她的心也死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955章 回来了,她的心也死了

    警觉的白海,一眼就观察清楚了外面的环境。

    “嗷嗷,”那些首当其冲的警犬,朝着白海死劲地狂吼着,仿佛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一样。

    警犬的体型都比较大,吼叫的声音也甚是洪亮,吓得乔依然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别怕,有我护着你呢,”白海绅士一般地朝着身后的乔依然退了几步。

    “哼,我又不像你做那么多亏心事,”乔依然朝他远离了几寸,身体撞到了门。

    顿时门上的警报装置直接响了起来。

    在微不可擦的楼顶上,埋伏着几个泰国顶级的杀手。

    就是因为他手底下有着几个经营,所以他才不怕警方的震慑。

    隔着空气,白海似乎听到了上膛的声音了,他抬起手摸着乔依然软软头发之时,就对着埋伏在楼上的几个人使了使谜语。

    “追,有人跑了,”凶猛的警犬嗅到了味道,就使劲拉着警察往前跑着。

    瞬间,他们就见到了一群满副武装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他们面前了

    觉察到事情并不是顾澈无中生有之时,段局长下意识地就摸住了他腰间的武器,吩咐着手下:“你们跟我进去,外面也好了。一个都不能逃。”

    当他指挥着手下往白海别墅进去的时候,擦身经过乔依然的时候,他蕴怒地说着:“上次,我跟顾澈来这里,他疯了一样找你。这次”

    后面的话,他不想说,也来不及说,就进了白海的别墅了。

    这个危险人物,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了。

    “依然,你就只是来我家而已,顾澈就能这么大动荡。你说他要是知道了,我就是年芳的亲生爸爸,他会不会直接一枪毙了我。”

    回想着刚才白海毫不避讳的样子,乔依然眸底的愤怒是一点也不掩藏了,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反正横竖,顾澈是不会放过你的。你难道不该死吗?”

    这个对着她装深情的男人,她刚才可是把他打得那桐电话听得是一清二楚了。

    他抬手把乔依然嘴角的头发给拨弄出来的时候,直接被她给大力地打走了。

    “依然,你以后需要用到我的地方不会少的,对我好点,我就会对我们的女儿更好点,”白海并不介意乔依然眼底对他的厌恶,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抬起刚被乔依然推开的手,就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了。

    受不了这个男人的触碰,乔依然忍着恶心,死瞪着他骂道:“不想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扇你巴掌,你就给我老实点。”

    言毕,她就要把白海的胳膊往下丢了去。

    他转身,完全只是乔依然的时候,是可以完全把他别墅那几个藏人的地方给看的一清二楚的。

    那几个人走了,他没有后患了。

    “反正,以后我们磨合的时间多的很,”心情极佳的白海,站直了身体,主动往警车里走了过去。

    他上车的时候,还很体贴地对乔依然说着:“放心,我会找律师保释你的。什么事,你都说不知道就好了。”

    “大嫂,你”顾谦很是气恼地指着白海,又挡在了乔依然面前,“我想知道为什么?爷爷是爷爷,我和大哥是大哥。这个白海他干净不到哪里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谦刻意地回过身指着白海,用着足够白海能听到的声音说着:“他敢说,这次的事情与他无关吗?”

    一出事,就出现了,白海要不是事先知道,还有鬼了。

    “阿谦,回去吧,不关你的事,”乔依然跟着女警,就上了另外一辆警车。

    当顾澈赶到警局的时候,就在门口看到了一脸严肃的段局长,还有不停踢着车胎的顾谦。

    这两人身上的愁云,顾澈隔着车窗就能感受得到。

    走进了,他就听到了顾谦爆着粗口:“我艹,这都还能算人赃俱获,判他个死刑吗?白海这兔崽子是有前科的,不能因为这次的事情驱逐出境吗?”

    段局长心情也很是沉重,他狠狠地吸了好几口烟,很是不服气地往外吐着烟圈,“法律是要求讲究证据的。我们能够提告,但是胜算不大。更何况,白海还有泰国皇室担保。”

    身为人民警察,不敢说把全天下危害老百姓的坏人全部一打尽,可也是尽全力去扫尽眼皮子底下的犯罪分子。

    “依然呢?”顾澈走进之后,听到了他俩谈论的对象竟然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的白海,他微不可察地在眼底流露出了厌恶之色,“带我去见她。”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谦和段局长纷纷抬头望了过去。

    “来了啊。”

    “大哥,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大嫂她”顾谦直接把烟头熄灭扔进了垃圾桶:“爷爷这次是真的把大嫂给惹急了。”

    顾澈微微颔首,表示他知道了。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去找乔依然的时候,刚巧遇上了审讯完的白海。

    白海礼貌地跟律师结束了谈话,又朝着顾澈伸出了友好之手,“阿澈,谢谢你看在好兄弟的份上,把年芳当你亲生女儿一样抚养。”

    他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但是顾家老爷子说了乔依然说他是年芳的亲生爸爸,那就是了。

    最重要的是,顾澈和年芳的n也显示了他们不是父女关系。

    紧绷情绪的顾澈,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我对我女儿不是很正常吗?嫉妒了?”他望向白海的眸光都是带着冷刀,那无声的刀片一刀刀朝白海投射了过去,像要是他凌迟而死一样。

    白海当然能察觉到顾澈那全身的火苗了,他把悬在空中被顾澈冷眼对待的手给收了回来。

    敌人越不好过,他自然就越高兴了,直接拍掌鼓手大笑了起来:“不知道堂堂的集团的顾总替人家养女儿的新闻,一旦”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就被顾澈一个重拳给击倒了,“不会说话,我就教你怎么说人话。”

    “顾澈,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把我孩子和孩子妈照顾的那么好,”白海摸了摸额角渗出来的血。

    他的头现在是晕乎乎的了,耳朵也有些耳鸣了,顾澈这小子是下了狠劲在揍他。

    “阿谦,介绍一个脑科医生给白海看看病,他的幻想症越来越严重了,”顾澈扫了一眼在一旁满脸疑惑的顾谦,“年芳是我女儿,你别听他胡言乱语。”

    最后的这句话,顾澈也是告诉他自己的,不要再怀疑了。

    只要不是乔依然当面对他说年芳不是他的女儿,他就不会信,也不会去做任何的亲子鉴定了。

    “好,“顾谦回答的时候,心里就已经闪过了诸多疑虑。

    自己的大哥,就算受到再大的污蔑都不屑于解释的人,却在这件事上解释了,那是不是年芳的身世

    “顾澈,我站在你面前,由着你打,”白海把搀扶他的人给推开了,又对着顾澈微笑着:“毕竟染指了你老婆,又让她怀了我的孩子,是我的”

    不对,还没说完。

    白海就遭受到了顾氏兄弟前后夹击地乱拳。

    每一拳下去,都是有骨骼碎裂的声音回应着。

    “冷静点,你老婆已经在审讯室里失控了,”段局长未免顾澈两兄弟酿下大错,他赶紧和手下分开了他们。

    顾澈擦干净了手,就加快了步伐去找乔依然了。

    待他走到乔依然所在的审讯室的时候,迎面就被一个本子砸住了头。

    只见乔依然身体前倾着,她的手指着做着笔录的警察质问着:“我说我亲耳听到白海和顾思楷打电话,要杀死我亲生爸爸,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妹妹的照片就是那个老头子爆出来的。”

    “乔小姐,你别激动,你说的这些我们已经记录下来了。我再问一次,你有没有看见白海家里出现的带枪人士,您的证供很关键的。”

    对这个说辞很是不满意的乔依然,捶着桌子嚷着:“记下来有什么用,你们赶紧去抓那个老不死的。我妹妹她见这一切,又会把她逼上绝路的。”

    “我妹妹的大好人生”

    “依然,”顾澈看着已经吼道声嘶力竭的女人,心里难受得犹如刀在刻一样,“我们回家,我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乔依然冷笑了起来。

    四目相对,顾澈在她眼眸里看到了一种阴冷的恨意,与那视频里说要报复他打击他爷爷时候的那种眼神一样。

    她咆哮着回答着:“再好的答复,也挽救不了这社会对她妹妹戴上的有色眼镜了。我知道,那是你爷爷,我也不会让你杀死他来谢罪。”

    日子已经过得这么艰难了,为什么又要制造出这么多伤害。

    “怪我,当时处理的时候没有完全销毁干净,”顾澈搂住了已经精疲力尽的女人,她眼底的杀气和恨意并没有减少,“这次是我妹妹,下次又会是谁?我亲生母亲,我爸爸?”

    “不会的,我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他很是坚定地说完,就蹲下身,手臂穿过她的膝盖和脖颈,把她给打横抱到了车里:“依然,我们回家,孩子们还等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