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一点一滴从指间滑过-私人婚-
私人婚

第956章 一点一滴从指间滑过

    她心里的苦,他也品尝过。

    就是因为品尝过,才知道那滋味是多么难受,顾澈才不愿意让她的生命里粘上了无止境的仇恨了。

    乔依然闭着眼眸,不去看顾澈,她眼角里滑过了几行热泪。

    心里有个声音很是不服气地反抗着,我偏要留在顾澈身边,气死那老头子。

    薄凉的薄唇吻上了她流着泪的双眼。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顾澈把怀里的女人抱得更紧了,生怕稍不留神她又会收到欺负一样。

    胸口闷闷的乔依然,想张嘴说些什么,可一张开唇,眼泪就像是决堤了一般,刷刷地直往外流个不停。

    被打得满身伤痕的白海经过简单的包扎之后,并没有去医院。

    现在的他,正在警局的大门口等着。

    看着顾澈抱着泪流满面的乔依然,他望向顾澈的眸光变得冷厉了起来:“依然,你想通了随时跟我联系。我的手机24小时等候着你。”

    此刻的顾澈双手正紧紧地抱着乔依然。

    在不被人看到的地方,他的指关节都在蠢蠢欲动着,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血脉膨胀着。

    若是往常,顾澈倒是可以对这种自作多情的小丑置之不理。

    然而,现在的他,尤其是看到了乔依然在视频里说的那些要报仇的话,白海这番挑衅的话,让他心里是一层激起了千层浪。

    他无法淡定下来,“警察也会24小时盯着你。作为一个嫌疑犯,你联系我太太,是想拖她下水吗?”

    边说,顾澈就抬起了腿,像踹一个跟屁虫一样踹向了白海。

    这一腿,毫无疑问的是顾澈卯足了劲踢出去的。

    他的眸光一离开了乔依然,就变得嗜血残忍了起来。

    “顾澈,”白海现在是不同于刚才在警局里那般任由着顾澈拳打脚踢了,他身体灵活地往右边躲着顾澈的腿。

    白海的右脸贴着纱布但是还肿的老高,嘴角上,鼻梁上也统统都挂彩了,他指着自己受伤的位置嚷道:“欠你的,这样已经够了。”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顾澈抬脚直接对着白海腹部偏下的位置就是一脚。

    “嗯,”白海吃痛地撞到了身边的车子,闷闷地叫出了声,“嘶,嘶。”

    他眯着眼睛瞪着顾澈,这小子还真是对他下死手了,要不是他躲了点,他的命根子都要被他给踢断了。

    一直闭着眼睛的乔依然,躲在顾澈的怀里把眼泪给蹭干之后,就揪着他的衣袖清晰地说着:“上车吧,我有事跟你说。”

    “好,”顾澈的视线移向乔依然的时候,又变得温柔了起来。

    乔依然把他眸底从杀气变得温柔的瞬间,全部捕捉到了。

    顾澈,也是个可怜人,他比她还无辜,他才是什么都没有做错。

    车上。

    顾澈一上车,就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依然,我们一家四口后天就去冰岛,带上你养父母和妹妹。等大家把所有的事情都遗忘之后,我们再回来。说不定到时候,你和孩子们都喜欢冰岛又不愿意回来了。”

    “冰岛虽然冷,可是空气很好,那边的人口不如我们这里稠密”

    他说了一大堆,却发现乔依然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男人是一直静盯着她苍白的脸庞,而她却一直惶恐地盯着外面的景色,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样。

    顾澈在凝视她半晌之后,还没有引起她注意之后,用手摸了摸她凌乱的发丝。

    又用着另一只手把她的脸正对着他了。

    他轻轻唤着:“依然,你放心。这次我是一定会排查清楚的,你妹妹的视频再也不会有备份出现了。我会让他付出该有的回报。”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错了,顾澈不得而知,他虽然自信于他手下不会出内奸,可他却没办法去控制潘瑞嘉那边有没有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不愿意与他在这个话题上再谈论,乔依然挤出一丝尴尬地笑,“年芳今天要去医院打防疫针了,我们回去就带她去医院吧。”

    她的眸底不再是清澈见底了。

    顾澈觉得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他很想抓住,却又没办法控制无形的东西。

    “嗯,”顾澈唯有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告诉着她:“依然,难过就别憋着,会憋坏身体的。”

    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一样,乔依然就那么眨巴着眼,对着他笑着。

    那笑意是一点也不到达眼底的。

    “我没有办法像处置外人那样处置爷爷,我唯有与他断绝关系”

    不知道乔依然是把顾澈的话给听进去了,还是想到了什么,她猛地起身朝他伸出了手:“既然我什么都知道了,手机还给我吧。”

    顾澈点头,把她的手放在薄唇边吻了起来:“依然,很抱歉,还是让你受伤害了。”

    家里所谓的在修路,在修什么,其实都是假的。

    整个家里没有任何的络信号,甚至连手机信号都被屏蔽了。

    他永远都是保护她,为她遮风挡雨的那个。

    可她却没办法

    像是不曾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一样,乔依然轻描淡笑道:“一回生,两回熟。我没事的!”

    她若是哭,若是怨,若是骂,他的心里还会好受一点。

    可她却什么都不肯说,也不怪他,甚至连她跟警察叫喊的那些,她也不说。

    “老婆,你别这样,”顾澈把头埋进她的脖颈里,眼角里有些热热的东西滑出来了。

    为了维持住他们的这个小家,她的牺牲也是太多了。

    “阿澈,嫁给你真的好幸福。你别自责了,”乔依然感受到他滚烫的眼泪,她的心痛的是无法呼吸了。

    她忍着眼泪,不让它们掉下来。

    有些决定也在她心里有了答案,她颤抖着双手,却无力地去搂住顾澈。

    他就近在眼前,可比远在天边还让她难以触摸了。

    海边别墅里,像是个世外桃源一样,这里把外界的所有污秽都给挡住了。

    “爸爸,妈妈,”顾毅看着他俩一起回来,就兴奋地冲着他俩跑了过去。

    单纯的小孩子,哪里知道自己父母沉重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