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迷惑人的计谋-私人婚-
私人婚

第957章 迷惑人的计谋

    “儿子,”乔依然维持着平时的笑容,蹲低了身子与她可爱的儿子保持着平视。

    “妈妈,”顾毅跑过去之后,就对着乔依然的脸颊就是“吧唧”一下,让后就望着几天未见的老爸了。

    “抱抱嘛,”顾毅眨巴着天真的笑,伸着手就朝着顾澈索要着抱抱,“想爸爸!”

    完,就微微红了红脸,又朝着妈妈吐了吐小舌头。

    乔依然的余光瞟到了顾澈紧紧地锁着自己,丝毫没有感受到儿子的存在,她在他的眼前打了个响指:“爸爸,再不抱你的儿子,他又要吃醋了。”

    “啊?”顾澈回过了神,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样子,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按道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若是愿意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才是最好的事情吧。

    然而,顾澈却更希望她闹,她哭,那样她的心里就不会忍的难受了。

    见着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全然把已经噘嘴着的顾毅给忽视了的样子,乔依然拍了拍他心口,“我现在是没事。但是你要惹哭我儿子,我可就是真跟你没完了!”

    言毕,她就握着个空心拳对着顾澈的心口砸了去。

    “嗯,爸爸?”小小的顾毅已经很不耐烦地揪着顾澈的裤子了,还忍不住踩了自己爸爸几脚。

    知道他自己年纪个子矮,不容易被发觉,可是他已经很为他自己找存在感了啊。

    妈妈再好看,看那么久,还没看够吗?

    顾澈弯腰下去抱起顾毅的时候,闭着眼睛把那心疼乔依然的眼泪给吞了下去:“宝宝。”

    “唉,”顾毅脆生生地答应之后,又开心地把小脸紧紧地凑到了顾澈的脸边,还一脸得意地说着:“我就知道爸爸会想我。”

    那短短的胳膊,把顾澈的肩膀给搂的紧紧地,生怕独属于这刻的父爱又会被分离出去一样。

    站在一旁的乔依然,压根就是笑不出来的,可是看到自己儿子对着自己那么天真无邪的笑,她很是艰难地露出了笑意,“以后对爸爸好点啦,别再惹他生气,跟他任性了。知道吗?”

    “我才没有呢?”顾毅不理解一向对自己温柔的妈妈,为什么会举着小拳头威胁他,“爱爸爸呦。”

    “那爱不爱妈妈?”乔依然抬起来的手拍了拍顾澈的后背,顾毅的肩膀上已然已经湿了一小块地方。

    坚强得像山一样的男人,也是会流泪的,还是为她。

    他是害怕自己会离开吗?

    “爱妈妈一万年,”顾毅梗着脖子,伸着手就要去抱乔依然。

    “怎么办,当妈妈活到一万岁的时候,一定变得又老又丑了,你还会爱我吗?”乔依然把喉咙里的苦涩全部给压了下去,用着甜甜的声音说着。

    顾澈是背对着她朝着别墅的站着的,顾毅被他紧紧抱着,正对着乔依然。

    小小的孩子哪里懂得人怎么能活到一万年呢。

    但是他心底的良好想法,就那么直接地说了出来。

    “会。”

    “会。”

    脆生生的童音和沉稳的成熟男人声音,很有默契地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

    她要何德何能,能让顾澈做出这种承诺。

    如果他不像现在这么爱自己,那他心里的痛也会少很多,是不是?

    顿时,乔依然哽咽了起来,纤细的胳膊抱住了顾澈和顾毅的肩膀。

    顾毅开心地一会亲亲妈妈,再亲会爸爸,玩的是不亦乐乎的。

    宁老太太和云姨望着这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的样子,不时还可以听到顾毅兴奋的大叫声,她俩也很是欣慰。

    “老太太哦,这下您可以放心了吧。阿澈他很是幸福呢,”云姨忍不住抹了抹眼角,“我们阿澈这个苦命的孩子总算能好好生活了。”

    “瞎说什么呢,我的阿澈从小就是福气大。算命的都说了,要是在古代,阿澈可是帝王呢,”宁老太太偷偷抹了抹眼泪,“这才媛媛那个胆小鬼,不用再怕了。”

    蔡媛媛回来的时候,把今天在外面爆出来的新闻统统给讲了出来。

    她害怕乔依然会彻底离开她的阿澈哥,更怕被顾澈算账,现在急的躲在浴缸里鬼哭狼嚎了起来。

    一切都让他们觉得乔依然是成熟了,知道什么是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了,所以他们对乔依然和顾澈抱着乔年芳出去打防疫针的事情,并没有多去想。

    望着自己爸妈一回来,就要出去,顾毅很是委屈地要跟过去:“我也要打针针。”

    知道他是舍不得刚回家的爸爸,乔依然抱着乔年芳,用着特别委屈的语气回答着:“哥哥,你就不能把爸爸多匀给我一会吗?”

    他俩的父女情,到了现在就要马上有个了断了。

    儿子,对不起

    顾毅的小眉头皱了皱,又舒展开来了,心里很是不愿意,但望着一脸严肃地爸爸,也只好点头说:“好。爸爸,妈妈,妹妹要早点再见。”

    “再见,”乔依然闭着眼睛,狠狠地抱了抱这个亏欠了太多的儿子。

    再留在他的身边,只会毁了这个天真的孩子了。

    再见,去最亲爱的儿子。

    顾澈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对劲,心里就是觉得难受地紧。

    “走吧,待会医生都要下班了,”乔依然微笑着把女儿递给了顾澈:“女儿好几天没见你了,这小眼神看到爸爸就挪不开了。”

    若是往常,顾澈一定会马上接过这个孩子,然后抱着她举高高,逗得这个小姑娘笑得花枝乱颤的。

    可是今天,现在,他盯着这个正在顽皮吐舌头的小女孩,又在脑海里比对着白海的长相。

    他和乔依然都是双眼皮,可是乔年芳却是单眼皮。

    他们两夫妻都有着高耸的鼻梁,可是乔年芳的鼻子却是塌的。

    他们两夫妻的舌头都不是大舌头,可乔年芳却是大舌头,但是白海就有点大舌头。

    如果他说话过快,别人会听不太清楚,因此白海说话的速度很慢,给人一种温吞的感觉。

    “呜呜”乔年芳都凑到了顾澈的面前,发现爸爸不肯抱她,就扯着顾澈的衣袖,用脚踹着他直接哭了起来。

    乔依然以为顾澈是在想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她就抱着怀里的小女孩哄着:“爸爸出差回来累了,我们自己去打防疫针,好不好?让爸爸在家里休息。”

    正在沉思的顾澈,听到乔依然要单独带着女儿出去的时候,他就被惊醒了。

    “不,不,我跟你们一起去,”他不敢让乔依然远离他的视线,怕再一回头的时候,她们两母女就消失不见了。

    瞧着哭成了泪人的小女孩,一直跃跃欲试要自己抱,顾澈的手握拳又松开了几下,犹豫过后还是把她给抱了起来。

    有很多细节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想必是白海的话,让他心里有了怀疑吧

    乔依然权当没发觉一样,如往常一样母爱十足地抚摸着乔年芳的小脑袋:“年芳都会耍性子了呢。”

    小小的女孩对着顾澈的脸“吧唧”了好几下,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看着天真的孩子对着自己笑得是那么没心没肺,顾澈心里那股怀疑仿佛随着这个简单的笑就消失了。

    这次,他没有犹豫,直接和往常一样,吻着乔年芳调皮的小手。

    多么温馨的一幕,可是乔依然心里却很难过,她抬着头望着窗外的景色。

    车子匀速地在路上行驶着,顾澈不时地打量着乔依然,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依然,都会没事的。我们一家四口,永远都会在一起的,”顾澈说完这话的时候,带着怀疑的眼神望了眼年芳。

    就是这一眼,让乔依然相反是心安理得了起来。

    他还没有疯,他还有着男人最介意的尊严。

    “来,给妈妈抱一抱,”接过乔年芳之后,她直接敞亮地说了出来:“顾澈,别委屈你自己。你在心里问着你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到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什么意思?”顾澈一脸茫然地看着乔依然。

    那双如鹰凖一样犀利的眼神,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灰蒙蒙的了。

    离开把,乔依然,再不狠心,你会毁了这个男人。

    如果爱他,就彻底退出属于顾澈的人生。

    今天在白海家里得知到顾澈为了她失去了评选十佳商业领袖的资格,失去了国际企业家年会的资格,失去了欧洲大财团的合作方案,失去了

    “到医院了,孩子我来抱,”顾澈躲闪着乔依然的视线,就要去抱乔年芳。

    小小的乔年芳,以为爸爸妈妈在跟自己玩游戏,就开心地只拍掌。

    “走吧,”乔依然盯着他,硬着心肠独自下车了。

    顾澈毫不迟疑地跟上去了,尽管他很想把年芳抱在怀里,然而乔依然实在是护的太紧了,他逃避着乔依然的发问,“我去找赖柏海。”

    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乔依然难受得咬着自己的手背。

    有些事情,一定要有个了断了。

    “阿澈,你是不是搞错了,你女儿的疫苗得下个月才打啊,”赖柏海说话的同时,乔依然直接推门进来了。

    “我们是来验亲子鉴定的,”乔依然说话的同时,已经踮起脚从顾澈的头顶逮了一根头发下来,又从怀里的女儿身上逮了一根,“麻烦,赖医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