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就算死也要在一起-私人婚-
私人婚

第960章 就算死也要在一起

    顷刻间,顾澈只觉得心口处一凉。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那张没有一点心疼和害怕的脸,她的眼眸里只有着尽快逃走的期盼。

    “依然,”顾澈并不觉得刀刺下去有多疼,他的心已经疼的没有办法去呼吸了。

    望着他心口处一点点往外渗透的血,乔依然狠着心不去管他,她还装着厌恶的表情把头给撇到了一边了,“一刀不够,还需要多扎几刀吗?”

    说罢,她还没有任何举动之时,顾澈就抬起手捧着她的脸,使他俩不得不面对着:“依然,这一定不是真的。你是不是有苦衷,是不是爷爷他又逼你了。”

    他的依然乖巧的像只小猫一样,又怎么回去拿着刀去刺他。

    “呵呵,你爷爷会舍得我刺你吗?”乔依然忍着心里的难过,她很想要赶紧离开这里,她冷笑着,厌恶地凝了他一眼又说:“你别再自作聪明了。我知道你一向觉得我笨,觉得我蠢。现在被我算计了,你心里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再不走,她怕自己会抱着他舍不得走了,那么他这一刀也是白挨了。

    对不起,阿澈,为了让你对我死心,我只能想到这个伤害你的办法了。

    “不是的,绝对不是!”顾澈压根就没有管胸膛上的伤口。

    他粗粝的手指紧紧地捧着她的脸,薄唇想要去吻她毫无血色的唇,而乔依然则毫不客气地对着他“呸”了一口,又威胁着:“你再不放,我一定会再捅你几刀的。我就是死也不会再要跟你在一起了。”

    顾澈不停地摇着头,他声音虚弱又可怜:“依然,不要离开我。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离开我,绝对不许!除非我死,我死!”

    “噗”地一声,顾澈把插在自己心口处的刀给抽了出来。

    空气中都已经弥漫着血腥味了。

    一滴滴血滴在地上的声音,是那么刺耳,乔依然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她究竟是做了什么事,她怎么可以残忍地用刀捅最爱的他。

    “乔依然,我不信,我不信你会这么狠心,”顾澈的双手已经沾染了鲜血了,他的额头都已经冒起了冷汗,“除非你再对着我捅一刀,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

    男人的大手沾染着血淋淋,他握住她的小手抓住了刀柄。

    这次,刀尖尖是直接对着他的心脏,“想要我死,只需要这里一刀,捅深一点。”

    “你想让我给你陪葬?未免想的太天真了吧,”乔依然的手往后退缩着,“我的大好青春,为什么要去陪你死。”

    望着一向强悍如松柏的男人,现在变成了脸色惨白的虚弱的样子,乔依然心里并不比顾澈好受。

    这样伤害他,对他残忍,的确是很痛快地报复了顾思楷。

    可是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满是鲜血的大手,拿着那刀柄在身上擦拭着:“我把你的指纹擦掉,只要你恨得下心。你捅啊,乔依然。刀柄只有我的指纹,那就是自杀!”

    现在是顾澈的左手把持着刀柄,他用右手抓着她的手握在他的左手上。

    只要她不说听,他就会大力地抓着她的手朝着他的心脏捅去。

    她的心已经难受到无法呼吸了。

    她在心里给自己鼓着气,加油,只要一下下就能成功了,“我自己来,你给我完全松手!”

    他只有放弃她了,才能重新回到他该有的轨道上面。

    强悍如他,他一定会很快复原的,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望着那血淋淋的刀子,却顿住了。

    “来,用手帕包着,依旧不会有你的指纹,”顾澈是在把她往绝路上逼。

    他是笃定了,她不会真的狠下心来的。

    乔依然被顾澈抓着手握住了那被手帕包裹住的刀了。

    顾澈看着她睫毛微颤,眼角湿润,他的嘴角勾了勾,“老婆,你还是心疼我的,是不是?不闹了,我们回家,好不好?顾毅他很爱你,我也很爱你。”

    在顾澈期待着她能回头之时,乔依然已经朝他举起了刀,“顾澈,你别做梦了!不要以为我不敢!”

    一切都要结束了。

    乔依然的双手都在抖了,她吃力地举起双手朝着他的心脏刺了去:“是你自己要死的,不管我的事。”

    在刀下落的前几秒,她还抬起腿,对着他肚脐下的三寸死劲地踹了下去。

    她还使劲地推了他一把。

    一阵剧烈的“轰”的声音,顾澈睁着不愿意相信的眼神倒在了地上。

    乔依然全身都已经僵硬了,她望着他失焦的瞳孔,大叫了一声,就跑出了办公室。

    “你们怎么了,你怎么满手的血,”职业触觉敏感的赖柏海,眉心涌动,他往办公室里看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澈正吃力地试图站起来,

    那双血淋淋的双手,还有满地鲜红的血,插在他心口的刀。

    如此血腥的一幕,赖柏海惊呼着:“阿澈,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出人命了,赶紧来人!”

    顾澈艰难地呼吸着,眼皮也沉沉地眨巴着,他拽着赖柏海的衣角:“放放开我,依然依然”

    乔依然趁着赖柏海抢救顾澈之际就把孩子给抱走了。

    那呜咽不止的孩子,引起了过路的医护人员和病人们的注视了。

    “这是谁发生了什么了,是孩子受伤了,还是你受伤了?”

    “要帮你抱着孩子吗?”

    现在的她还沉静在刚才的抗拒里,她只想吐,只想对着墙去撞死算了。

    她那大颗的眼泪从离开赖柏海的办公室里就没有停止过了。

    她死死地抱着孩子的时候,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不是顾澈身上淡淡的薄荷味,而是刺鼻的古龙香水味。

    当她泪眼婆娑地抬头望向来人的时候,就看到了担忧的阮磊了,“磊哥,快带我走,快!”

    “站住!”满身都是血的顾澈在赖柏海的搀扶下吃力地走出了办公室。

    “顾澈怎么了?”阮磊不敢相信顾澈会被人近身刺了几道。

    顾澈并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相反他的身手很好,这是阮磊在与他握手的时候试探过他的力量。

    看着全身已经在发着抖的乔依然,他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