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他已不再-私人婚-
私人婚

第961章 他已不再

    “傻丫头,你不怕自己会后悔吗?”阮磊并不着急带着乔依然走。

    相反他看着正在缓缓朝他们走来的顾澈,心里还是期待着他赶紧走过来。

    因为,这一次离开,这一次误会便成了现实,只会让这两人这辈子就此别过了。

    他们两个都没有错,谁也不该去承担上一辈的孽债。

    “不会,我不会的,”乔依然都已经听到身后逐步靠近的声响了。

    “阿澈,你再这样乱动,会大出血的,你不要命了吗?”赖柏海带着仇恨的眼光望着乔依然的背影。

    这个女人还真是恨得下心来。

    这个世界上,他敢肯定,只有顾澈会这么爱她如生命了。

    赖柏海是带着仇恨的语气叫着她的名字:“乔依然,你还是个人,就给我站住。”

    “放开我,磊哥,求求你了,”乔依然挣扎着,可是阮磊就是抓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走,“依然,你别犟。”

    “既然你这么想跟顾澈联络感情,依然,我们先走,”白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他接过乔依然怀里的孩子递给了手下,就拦腰抱着乔依然离开了现场。

    “追,”顾澈虚弱地迈着大步子朝前跑着。

    当顾澈路过阮磊的时候,他叫住了顾澈:“你知道年芳究竟是谁的孩子吗?”

    就顾澈这个人来说,他是与他无冤无仇的,所以有些事情他觉得现在告诉他会不会更好点。

    然而,顾澈带着嗜血的眸光扫了他一眼就离开了。

    “等你想知道的时候,再来找我,”阮磊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也跟了上去。

    医院外,早已经天黑了,大雨早已经洗刷着这个城市了,像是决心要把什么给扫除一样。

    老天爷的心情也很是糟糕,不停地打着雷,雨是越下越大了。

    白海的手下给他和乔依然撑着伞,上了车。

    然而,赖柏海和顾澈就那么淋着大雨。

    赖柏海害怕顾澈的伤口被感染了,就劝着他:“你在门口躲雨,我去把她给追回来。”

    尽管赖柏海心里的话是,这种要你命的女人还要着干嘛。

    爱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让人会不顾生命。

    满身是血的顾澈看着就要上车的乔依然,他并没有搭理赖柏海,而是吃力地一个人往前跑着,嘴里还心心念念叫着:“依然,依然。”

    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了,眼皮也好沉重了。

    分不清模糊他视线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白茫茫的一片,他仿佛看到了他俩初初相识的时候,乔依然喝醉酒调戏他唤他“鸭子先生”的时候。

    画面又一下子转到了天气晴朗的墓园了,他第一次以丈夫身份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那双满是惊讶与意外的小样子。

    “依”他小声地还没叫完她的名字,就倒在了地上了,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阿澈,老公,你赶紧放开我,”乔依然在白海的怀里目睹了顾澈倒在了地上,他身后还有辆疾驰而来的车子。

    如果他死了,她也不活了

    一阵巨大的刹车声总算在顾澈的脚后跟处停下来了,随之,乔依然也松了一大口气,“我要去找顾澈,你放开我。”

    白海并没有回头看,而是冷冰冰地一字一字清晰吐着:“一旦回去,你的一切都白费了。你今天捅下去的刀疤会一辈子都让他记住你的狠心了,你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了。跟我走,依然我是不会害你的。”

    “我不跟你走,我后悔了,你放开我,”乔依然的力气自然是挣扎不过白海的。

    在她被白海塞进车里之后,她能清晰地看见顾澈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雨势太大,他又很虚弱,他没有跑几步,就又摔倒了。

    “依然”

    顾澈这次摔倒后,就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他用手臂支撑着他自己往前爬着。

    “阿澈,阿澈,”乔依然死劲拍着车门,想要下车,她是真的后悔了,“我要下车,阿澈,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雨水太大了,顾澈的血迹被大雨冲到了各处。

    那血光淋淋的样子,在灯光下是那么的刺眼。

    “开车吧,”白海吩咐着司机开车了。

    感觉到乔依然所乘坐的车子启动了,顾澈好不容易抓着赶上来的赖柏海的裤子,艰难地站了起来了。

    “依然,等”他快速地跑着。

    “停车,停车,”乔依然半跪在后座上,她的手和脸一直都趴在了车窗上。

    车里乔年芳的哭声和她的哭声,并没有让白海有所触动。

    他指使着司机故意把车子慢慢开,等到顾澈的手才碰到车尾的时候,就忽然一个大加速,使得顾澈的体力跟不上车子了。

    “嘭”地一声,实在是体力不支的顾澈已经倒在了雨里了。

    就在这时候,车里已经拐弯了,乔依然无法去看清楚,顾澈这时候是否已经站起来了。

    “阿澈,”乔依然的嘶吼声划破了天际,车窗摇下来,却也早已经拐弯了。

    在他们车后,只有着络绎不绝的车流了,哪里还有着那个全身血淋淋追着她求着她回头的男人了。

    “给我停车,停车,”乔依然拳打脚踢着白海。

    白海直接全部照单全收了,他禁锢住了她的双手,盯着她满脸泪痕,劝导着:“依然,你当时要求我跟你合作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不愿意你以后会恨我,我这是为你好,你知道吗?”

    “知道了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吗?你为了能拿顾老头的钱,就装好人。你正面赢不了顾澈,就想着用着下三滥的办法对付他,”乔依然伸长了脖子,用头把白海的脑袋往车窗上撞了过去,“你放开我,要不然我杀了你。”

    刚才捅顾澈的最后一刀,她是可以往心脏边偏移了,可是他流了那么多血,又跑了那么远。

    他会不会死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乔依然就恨得全身都卯足了劲头,双手摆脱了白海的禁锢,脱下鞋子就对着白海的脸砸了过去:“让司机停车。”

    司机担忧地往后看着白海,“先生,要停车吗?”

    “给我往前开,”白海才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曾经他想着报完仇之后,他的人生会空虚,可是因为他心里那块空虚的位置,有着外貌和性格如婉仪一样的人填补。

    这让白海又有了新的追求了。

    “我让你开,给我停车,”乔依然彻底像疯了一样,她不顾副驾驶座上被抱着的乔年芳惶恐的眼神,对着司机的后脑勺就是狠狠的几下,“你给我停车,停车。”

    天空中,划过一阵急促的停车声。

    司机不是被乔依然打的停车的,而是有辆车子直接停在了他们前面挡住了他们的路。

    “赶紧后退,快,”白海赶紧吩咐着,当他往后看的时候,他们的路也被堵得死死的了。

    “给我冲过去,”白海不信他们不能离开,就命令着司机。

    那知道,原本被锁的死死的车门,竟然被人从外面给砸开了。

    “垃圾,以后我再收拾你,”阮磊直接把白海给拖了出去,摔在了一颗大树下。

    “依然,别怕,”阮磊的手下把啼哭不止的乔年芳给抱了起来。

    乔依然快步跑下车,看也不看白海一眼就跑下了车。

    大雨很快就把她给淋湿了,她朝着来时的路疯狂地奔跑着:“阿澈,阿澈,对不起。”

    “对不起,老公”

    不甘心的白海跟着在后面跑着,喊叫着:“依然,他是不会再相信你的,只要我一口咬定年芳是我的孩子,我们曾经在泰国像夫妻一样过得很开心。顾澈,他是绝对不会再要你了。”

    “看样子,我的拳头还是太轻了,”阮磊看似温润的一个人,暴力起来的武力值也是不容小觑的。

    他一记左勾拳,就把白海给打趴了,他又吩咐着手下:“给我拉着他。”

    在最后见到顾澈的地方,乔依然见到了一大滩血迹了,她只觉得自己像个刽子手一样。

    “阿澈,你还好吗?”乔依然跪在了那摊血之前,没力气再往前走了。

    是她,亲手杀死了最爱她的男人。

    “依然,先回去吧,医院已经让顾家的人封住了,我们是没有办法进去的,”阮磊担忧顾家的人不肯放过乔依然,就想拉着她离开。

    乔依然摇来了摇头,艰难地站起身,她望着医院那堆满的记者门口,步履艰难地往前走着:“我们从后门进去,我想知道他是安全的。”

    因为大门口被封住了,闻讯而来的顾家人也只好从后门进去医院了。

    就在乔依然和阮磊静悄悄从后门进去的时候,遇上了担忧的顾思楷了。

    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已经全部知晓的老爷子,揪着乔依然的脸就是狠劲地一巴掌。

    那响亮的“啪啪”声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顾家的人是自然不会去管嘴角已经渗出血来的乔依然了,他们关心着顾思楷:“老爷子,跟这种人计较太划不来了,只会气坏自己。我们赶紧去看看大少爷。”

    “乔依然,你还来这里干嘛,一次杀不死阿澈,你还想来第二次吗?”顾思楷这辈子最骄傲的孙子就是顾澈。

    此刻,他心里绝对是起了杀意的,他拿着拐杖对着乔依然的脑袋就那么硬生生地砸了过去。

    若不是阮磊及时抓住了那拐杖,乔依然的脑袋早就开花了。

    “阿虎,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