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我们会不会死-私人婚-
私人婚

第962章 我们会不会死

    “老爷子,交给我就行,大少爷还等着您呢?”阿虎让夏管家把顾老爷子扶着赶紧离开这里了。

    想起还在昏迷不醒的大孙子,顾思楷的确也是没心思跟乔依然耗着了。

    对他而言,修理乔依然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顾思楷临离开之前,除了用着杀死人的眸光看着乔依然,还又抬起拐杖指着乔依然,鼻腔里满是不屑:“哼。阿澈要是有个好歹,你全家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那拐杖的距离离乔依然很近,只要顾思楷再用点力气,那拐杖只要再往前面一寸,就足以戳到了她的眼睛珠子了。

    出于人自身的反应,乔依然就往后退了几步。

    可她却猛地想起了什么,就突然站定在原地了,扬着脖子,抬高了下巴,与顾思楷的目光相交着:“如果不是拜您所赐,您最得意的孙子会遭受这一切吗?”

    如果不是顾思楷当年逼迫陆松仁去顶罪,陆松仁又岂会靠着报仇支撑着活下去的意愿。

    如果不是陆松仁这么想报仇,她和顾澈又岂会闹成这样,他们是该幸福的两夫妻啊。

    可是这一切都是由这个做错了事,还傲慢无礼的老爷子给毁了。

    “只有亏心事做多了的人,才会躲。”顾思楷的拐杖便又追着乔依然,作势又要打下去了:“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陆松仁生的女儿就如此不择手段血腥。我们阿澈好吃的好喝的养着你全家人,没有他,你们全家早就让高利贷砍死了。你给我赶紧滚!”

    乔依然用手把脸上的血迹和眼泪全部给抹干净了,不卑不亢。

    她用着傲视全雄的眸光盯着顾老爷子说:“凭什么我要滚!我才是顾澈的合法妻子,我有权利不让你看他。他就算死了,我才是他合法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您一边凉快去吧。”

    边说,乔依然还边往前前,但是顾思楷的手下就像一堵墙一样挡住了她的去路。

    “咳咳,”顾思楷气得肺都要爆炸了,一辈子被人众星捧月的老头子,哪里允许自己三番五次在这个黄毛丫头这里栽跟头了。

    阿虎直接就使着眼色让黑衣服的手下把乔依然给拖出去。

    那几个身形矫健,脖子和脸上还有刀疤的黑衣人,一看就不是正经保镖而是混社会的混混类别的人。

    在一边一直没出声的阮磊,挺身而出了,他用手握住了顾思楷的拐杖,轻笑道:“顾老先生,年纪都这么大了,火气怎么还这么旺盛呢?就不怕血压高到暴毙吗?呵,我倒,顾家会把依然给怎么了?雇凶杀人吗?需要我告诉你们现代社会是律的吗?”

    看到陪在乔依然身边的人不是白海而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人。

    顾思楷看向乔依然的眸光带着十足的轻蔑,“阿虎,清场。”

    随之,他看向刚才对他出言不逊的阮磊时,并没有生气,而是忠告着:“这个恶毒的女人今天是怎么对待阿澈,明天就会怎么对你。如此水性杨花的女人,年轻人,我劝你先去检查一下有没有感染艾滋病。”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思楷的余光还特意轻视地扫了眼乔依然,“你这年轻人死在我前面,可就是真是可惜了。我都这把老骨头了,活一天就是赚一天了。”

    他当年怎么会眼拙同意娶这么个祸害回家。

    阮磊实在是没想到这种话竟然是从一个被外界称为“儒商”的老者嘴里讲出来的。

    本来,他还打算帮乔依然以顾澈合法妻子的身份去探望昏迷的顾澈,可是他现在改主意了。

    顾澈爱乔依然是没错,他也的确希望顾澈和乔依然能够和好如初。

    然而,这顾家的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尤其是这个顾老爷子,明明搞成今天这局面的始作俑者就是他,而他却一点悔改都没有,还把错误全推到了别人的身上了。

    “依然,我们走,这里的尸味太重了,”阮磊说话的时候,双眼是牢牢地盯着顾思楷所说的。

    “阿虎,送客”顾思楷气得发抖的身体在夏管家的搀扶下,艰难地向前走着。

    夏管家失望地看着乔依然,又叹着气劝着顾思楷:“老爷子,跟那种人计较,划不来,我们可千万不要中计了。他们都是不安好心的,就是想夺顾家的财产。”

    “她想的美,阿澈的一分一毫我都不会落入这个贱女人的手里,”顾思楷的声音,不如平时那般中气十足了。

    再自信的人,在大孙子遇上了这种事之后,那狂妄的自信心也是会被打击了不少。

    如果顾澈就这么失血过多死了,那么顾思楷觉得他临老到死都是闭不上眼的。

    外面那群狼子野心的人,一旦知道顾澈不在了,势必会露出真面目来强权夺势的。

    “还是让您的狗腿子留下来送您一程吧,毕竟您年纪大,”阮磊气得对顾思楷的背影咒骂了起。

    阿虎毫不犹豫地就朝阮磊挥了一拳出去,又拎着阮磊的衣领企图把他给摔到地上去,“去死吧,你。”

    阿虎是从正面在袭击阮磊,阮磊觉察到了,就躲开了,还开着回击着阿虎。

    这两人都是练家子,一向自诩为身手好的阮磊,还是被老道的阿虎偷袭了好几次,他的眼角都被揍肿了。

    蓦地,乔依然的眼睛不知道一道亮光给照了下,闪的她眼睛都睁不开了。

    可当乔依然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她把眼睛给瞪得圆圆的了,“磊哥,小心。”

    “左边还是右边,”阮磊很是冷静地望着乔依然惊恐不安的双眸,他从她眼助理看到了他身后有个刀疤大汉,正拿着一把长柄的水果刀,就要对他砍过去了。

    “右,”乔依然话音还落下来,她就听到了刀掉落在地上的撞击声和一声粗矿的叫痛声。

    正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乔依然,就被阮磊拉着手臂往外飞快地跑了出去。

    “依然,你放心,顾澈他是不会死的。”

    乔依然一边跑,一边往后看着追赶他们的人:“这时候,难道不是该关心我们会不会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