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万一她狸猫换太子了呢-私人婚-
私人婚

第964章 万一她狸猫换太子了呢

    顾澈脸色一沉,盯着赖柏海的眸光也变得阴沉了起来,“我是担心我自己的亲生女儿被她故意抱错,流落他乡了。”

    “好,”赖柏海感觉到顾澈的语气变得不善了起来,就放弃劝他了。

    拿着那些鉴定的样本,他无奈地笑了笑:“也是,那么狠毒的女人,都能直接往你心脏上捅刀子。又怎么会做不出把你亲生女儿给丢在他乡的事情呢?”

    听到别人这么说乔依然,顾澈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然而,她实在是把他给伤透了,他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就把视线从赖柏海的身上移开了望着窗外去了。

    好快就已经到了四月尾了。

    四月一过完,就是五月了。

    到了五月,就是认识乔依然整整三年了。

    为什么只是三年,就有种让他过了三辈子的感觉。

    望着顾澈起身逐步走到了窗台边,望着楼下的花园发着呆的样子,比他刚才冷着脸要好相处多了。

    有些话,赖柏海也就很是自然地说了:“你从苏醒过后,就说了不要再让人在你面前提到乔依然三个字。”

    “为什么时间越长,你就开始犯糊涂了呢。她已经离开你了,她背叛你生下了别人的孩子了。”

    对于这个话题,顾澈始终是不悦的。

    他回头,鹰眸犀利地盯着还想滔滔不绝的赖柏海。

    赖柏海识趣地闭嘴了。

    这一个月,顾澈不仅是找他做过十次n鉴定,更是把样本寄去国外好多医院和权威鉴定中心。

    每一份的签订的结果,都足以让顾澈清醒了。

    聪明如顾澈,他要是自己不愿意走出来,外人再怎么劝也是没用的。

    “有空,在花园里种点蔷薇花吧,增加点生机,”顾澈说着话的时候,心里觉得一阵苦涩。

    乔依然爱蔷薇花,他把所有蔷薇科的花朵都种在海边别墅的花园里了,她当时发觉后还很感激他,还闹着说要爱他一万年的。

    可是才过三年而已,她就不要他了。

    “你什么时候对花有研究了,”赖柏海权当这是顾澈故意转移话题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说:“走,我们一起去等这次的鉴定结果。不到黄河心不死,那就是你。阿澈,你扪心自问,你是还爱她,还是仅仅只是心里受不了被她给”

    背叛二字还没出来之时,顾澈又把乔依然的鉴定样本给拿了回来。

    但是赖柏海却在半空中拦住了他的手,他直勾勾地盯着顾澈:“兄弟,别再想自欺欺人了。给我吧。”

    一旦验出来,乔依然和乔年芳是亲生母女,那么顾澈是真的再也没有余地给他自己找借口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水平有问题,还是你们医院的器材没有调试好。这次,你给我验验顾毅和我。走,现在就去,”顾澈使劲地把赖柏海阻挡的手给丢了出去。

    旋即,他就把乔依然的样本给放进了内口袋里面。

    心里,还是不愿意相信她真的是背叛了自己,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错。

    “答应我,这次结果出来了,不要再伤害自己了,”赖柏海拍了拍他肩膀,很是心疼地望着这个表面没有什么事的男人,“她都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你们的缘分真的结束了。”

    顾澈知道他身边所有人,甚至包括他自己很多时候,都会觉得乔依然为了报仇已经到了完全不择手段的地步了。

    可是他就是很难说服自己。

    “都说了我是担心我自己会不会有个流露在外的孩子,至于她”顾澈眯了眯眼睛,声音像是从冰窖里传出来的一样:“她休想再得到幸福。”

    “行,等化验结果出来,我们去好好地报仇。就像你报复白海那样,”赖柏海说话的同时,眼睛是一直盯着顾澈的,“白海这次出来后,你又打算用什么理由去检举他再被拘留。”

    “话真多,难怪实验做的不准确,”顾澈说完,就双手插进了口袋,大步朝着化验室的方向走了去。

    摆满了检查器材和样本的实验室里,因为这两人来了,大家纷纷把手里的活都给放了下来。

    “副院长好,顾先生好。”

    “大家好。你们手上有没有已经做好n鉴定的结果,那鉴定样本还有多的吗?我要给顾总示范一下,我们最新的鉴定设备与老设备的差别。”

    赖柏海这样说,无非就是为了打消这些检验人员对顾澈出现在这里的疑虑。

    “这里就有,这是个疑心病老公送来的,他总是怀疑他老婆生的儿子不是他的。基本上每年他儿子生日的时候都会来验n。”

    提到这个人,整个化验室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赖柏海微笑地接过样本之后,又搭腔道:“是那个跟院长去投诉,为什么亲子鉴定的结果没有百分之百的男人吗?那个奇葩,成天活得那么紧张兮兮的,也不嫌累。”

    “就是那个人,听说今年成了拆二代。整个人都意气风发的很,还威胁接受样本的护士说,今年要不鉴定不出来百分之百,就要去法院告我们。”

    顾澈揶揄着赖柏海:“看样子,沈博文大律师又有活要干啦!”

    “走,走,干正紧事去。那臭小子,就会坑我们医院的钱,明明两次官司能结束的案子,非要打三四次,非要趁着社会热度上新闻出风头,”赖柏海最近拜托沈博文打一单医闹的官司,拖了两个月还没搞完。

    新的仪器是在一个专门的单独小房间里。

    赖柏海一进门,就把那个疑心病的男人的样本拿出来了。

    戴上口罩操作之前,他还顾毅看着顾澈问着:“若是不相信我,就把这个人的样本做了,比对一下证明没错,再做你跟顾毅的。那么,时间就可能有点长了,大概做完你的,就得到明天凌晨了”

    “废话真多,你直接做我跟顾毅的,把说明书跟我拿过来,”顾澈直接吩咐着。

    “喏,能看懂吗?”赖柏海从柜子里把写满了四五种语言的说明书甩给了顾澈:“好好学学,要不要我教你啊,学会后你自己亲手验那两母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