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遇上旧知-私人婚-
私人婚

第965章 遇上旧知

    “开始验,我晚上还有视频会议要开的,”顾澈说完,就又拿起一个口罩把赖柏海的嘴巴给封了起来。

    在实验的那几个小时里,他都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赖柏海的手,还时不时盯着说明书看看,像是清楚更多的东西一样。

    那些他看不懂的试剂,一点点在量杯里融化着。

    望着那逐渐下沉的气泡,他双眉紧蹙。

    见着他紧张地用手捂着嘴的样子,正在认真工作的赖柏海,忍不住打趣道:“你儿子可是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会有意外的。”

    这怎么跟每次接乔年芳和他鉴定结果一样呢。

    不对,甚至是还要紧张许多。

    顾澈只递给他一个眼刀子之后,就又拿了个口罩,罩在了他的嘴上了。

    为了避免自己不成为第一个被口罩给捂死的医生,赖柏海选择了不说话。

    几个小时候后,窗外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了。

    实验室的也有些凉了。

    “阿嚏,阿嚏,我明明热的要死,怎么还打起了喷嚏呢,”赖柏海一边取下口罩,一边说着话。

    正倚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顾澈,交叉的手指在大腿上点了点,“说。”

    因为顾澈本人在这里,他是不需要再去打印出亲子鉴定的文件了,直接就给他讲解了什么情况是医学上的父子,什么情况才不是。

    为了跟顾澈讲的透彻点,赖柏海直接把沙发旁边的台灯点亮了,又把那长颈的落地台灯对着他的脑边推了过去。

    突然眼周围的光线变强了,顾澈直接抬起手背去挡住了强烈的光源。

    “嘣”地一声。

    是顾澈婚戒撞到了台灯灯帽的声响。

    听到响声的赖柏海很是自然地就望了过去,就看到了顾澈落寂的视线在那单调又普通的婚戒上。

    这枚朴素到甚至有点寒酸的婚戒,与顾澈这种上市公司大总裁的身份是极其不符的。

    他之所以舍不得摘下来,就是因为这戒指是乔依然送的,那是她送他的第一份礼物。

    意识到赖柏海也在看他婚戒了,顾澈用另一只手挡住了戴戒指的无名指,“赶紧讲完,我还要回去赶着开会。最近又有人想恶意做空。”

    “我看是这是善意,也说不定。你再那么消沉下去,绝对要废掉了,”赖柏海很是小声嘀咕着。

    他不敢太明目张胆地在顾澈面前说,但又很想告诉他,放弃乔依然,你的人生终将重新走上巅峰的。

    正摩挲着自己婚戒的顾澈,随之就把手指关节捏的发出了响声:“我觉得你办公室也挺适合我们来一场跆拳道或是柔道比赛的。”

    才不要呢!

    赖柏海赶紧把手上的手写笔记甩到了顾澈的身上,又把身上的白大褂整理了又整理,他的脚还在不停地远离顾澈。

    生怕他突然毫无征兆地就要开始比赛了,“我只有十分钟给你讲完了,就要去巡房了。”

    “哼,”顾澈鼻子冷哼了一声。

    赖柏海跟他讲了什么,他是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又忍不住想那个狠心的女人了。

    他想方设法地把白海弄进拘留所,每次都是乔依然抱着孩子去接他。

    想要整死白海有一万种办法,但是他却对这个办法情有独钟,因为这样他俩晚上就不能住在一起了。

    顾澈只要一想到乔依然在别的男人身下娇艳绽开的样子,他就只想杀了白海。

    “喂,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走了,”赖柏海正讲到一半,就看到顾澈气场低沉地离开了这里。

    一出实验室,顾澈就打着电话吩咐着:“这次再找个借口,让他半个月出不来。”

    他边说,就迈着大步朝着医院的停车场去了。

    等平息了公司的事情之后,他一定要把白海给玩死。

    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一直沉思着的男人,突然就被人给撞上了。

    “扑腾”地一声,一个大袋子里的东西全部都落在了地上。

    还有个装满的奶瓶直接砸到了顾澈的身上,溅了他半身牛奶。

    “脏死了,”他叹了一声气,就很是嫌弃地望了望自己身上。

    这幅样子,待会还怎么去跟那帮外国人开会。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抱着孩子,低低地抽噎着,不停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慌张地在包里找着纸巾,就要去擦顾澈的身上。

    “没事,”对于除了乔依然之外的女人,他都是抗拒的,“你没事吧?”

    被撞到也不都是对方的错,他路,也不会撞到了。

    望着那散落在地上的病例还有奶嘴,纸尿裤等等,顾澈毫不犹豫地蹲下身子捡了起来。

    “谢谢你,先生。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码,到时候你洗完了西装,我微信转你干洗费,”女人很是抱歉地抱着孩子不停地鞠躬,很是感激。

    “不用了,”顾澈捡完东西,就把那袋子又还给了这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他扫视手表上时间的时候,也扫到了那女人怀里的孩子。

    那孩子奄奄一息地,脸色还很是惨白。

    或许是这孩子看起来跟尚在襁褓里的乔年芳看起来差不多大,顾澈就忍不住问了起来:“这孩子是怎么了,脸色怎么会差?”

    那小孩痛苦地低声在哭,估计是哭得太久了,声音都已经微弱了起来。

    对比起被乔依然细心呵护的乔年芳,这孩子简直就是可怜巴巴的。

    “肺炎,先生,我真的要去挂急诊了,非走不可了,以后有机会我再还您干洗费,”女人抬头看向顾澈的时候,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问着:“你是顾澈?”

    最近几个月,顾澈也算是络红人了。

    有人认识他,他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未免别人瞎聊他家里的私事,他赶紧想要离开。

    在离开之前,他还是厚道地给赖柏海打了个电话:“你赶紧下来大门,有个小婴儿肺炎,看起来很严重。”

    “医生马上就来了,我先走了,”顾澈挂上电话的时候,哪知道那女人直接挡住了他的路,“我是徐灵巧啊,你小学时候的同桌啊。你还记得我吗?华曦寄宿学校的啊。”

    像这种瞎扯关系的人,顾澈每天都会遇见不少。

    尤其是现在,他的个人资料早就被狗仔挂在了上,这些所谓的资料,外人想知道可是很容易的。

    “你孩子病的很严重了,你赶紧跟着医生去看病吧,”若对方不是个抱着孩子看病的女人,他是不介意恶劣态度赶走她的。

    “哦,对,我儿子还病着呢,”女人回过神来,焦急地往前走了一步,又倒回来了,还把怀里的孩子塞给了顾澈,“老同学,你帮我看着孩子,我去当铺把戒指给当了再回来。”

    “喂,你”顾澈只觉得怀里的孩子轻得像一张纸,他有种很不妥的感觉。

    该不会这个女人是故意想遗弃这个可怜巴巴的孩子吧,他直接就拉住了这个女人,“医药费我帮你垫,这是你孩子,好好给我看着。”

    社会上这种新闻实在是不要太多了。

    女人怔愣了一会,就抬起头望着顾澈,瞬间她那不大的眼睛直接合成了一条直线就嚎啕大哭了起来:“还是老同学你念旧情了,我为了生病的孩子,把能借钱的人都借了个遍。现在大家看到我就躲,呜呜呜”

    从这个女人爱哭,还有眼角那颗醒目的泪痣,顾澈脑海里还逐渐有点印象了。

    “你真是徐灵巧,会种地瓜和西瓜的瓜妹徐灵巧。”

    “可不就是我吗!”徐灵巧不是个瘦弱的女人,她直接一巴掌就拍在了顾澈的胳膊上了,还有点疼。

    这个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力大无穷。

    她的胳膊很是健硕,对着顾澈的胳膊又是一下子:“既然是老同学,那就更好说了。我孩子病的还有点严重,他的心脏也需要做手术,这些都要很多钱。我可以拿着我家里的果园先抵押给你的。”

    “你要相信我,到时候等我孩子病好了,我一定会把工人们好好召集起来种水果赚钱的”

    “这怎么回事,这孩子身体都发凉了,”赖柏海是带着听诊器赶过来的,“为什么早点不送过来。”

    顾澈摇着头,徐灵巧一听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这么说,直接就被吓趴了,嚎哭着:“救救我儿子啊,这是我的命啊。”

    “是你的命,你还这么晚送过来,”出于对这个孩子的心疼,赖柏海说话的语气也是很严厉,“这要不是你的命,岂不是要等着死了才送过来。”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徐灵巧,扯着顾澈的裤子,爬了起来,急切地求着:“老同学,你跟医生好好说说不要不收我儿子。我儿子就是病的太严重了,我们县里面的医院直接就不接收了。”

    “那是什么病?”赖柏海抱着孩子朝着急救室跑着,一边叫着护士去准备手术室。

    看着已经乱了阵脚的女人,顾澈拉着她胳膊跟了上去,从她袋子里抽出了病例,读着:“先天性心脏瓣膜不全,肾衰竭”

    在这三人上电梯去急救室的时候,乔依然焦急地抱着乔年芳冲了进来,喊着:“医生,洗胃。赶紧帮我女儿洗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