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拒绝手术-私人婚-
私人婚

第966章 拒绝手术

    “医生!”乔依然是拼尽全力嘶吼着。紫you阁 om

    她焦急还带着颤音的声音回响在整个大厅里了。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顾澈正被身边的徐灵巧吵得头昏脑涨的,他只觉得电梯外可能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

    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医院,总是少不了会有病人家属哀嚎要抢救他们的亲属。

    三楼的抢救室里,赖柏海赶紧号召着有经验的儿科大夫。

    徐灵巧的儿子生命特征是越来越微弱了。

    “这位女士,我希望你能如实地告诉我们这孩子还有什么病是我们不知道的?”赖柏海发觉那小孩的病例上,有着明显的几页已经被撕掉了。

    在事关生命的时候,他是很严肃还很慎重的。

    本来小孩子的手术就比成年人要复杂许多,他需要比你个人家属如实告知才能选择对小孩最好的方案。

    “副院长,马博士想查看病人最近的血液检查报告,”护士是争分夺秒地跑过来的,“病人现在的状况很是糟糕,如果有最近的化验报告,就可以马上手术了,就不用再花费时间去等报告了。”

    对于医护工作者来说,哪怕是一秒钟也足以挽救一条鲜活的生命,反之,就会眼睁睁看着病人遗憾离世了。

    赖柏海并没有回答护士的话,而是直截了当地问着徐灵巧:“还是他是艾滋病毒的携带者,你为什么要这么吱吱呜呜!”

    尽管他从医经验并不没有数十年,但他从小是在这个医院长大的。

    也就见了不少这种故意隐瞒不报的病人家属了。

    毕竟一般人对于这种病,都是选择隐瞒不报的,就是怕被异样对待。

    “不是的,不是的,”徐灵巧直接撒泼道:“我的儿子还那么小,他绝对不会得上那种该死的病。不会的!”

    像是被触碰到了火山一样,她直接抓着赖柏海的衣领,把他直接给拎起来了,“你赶紧去救我儿子,不然,我就跟你拼了,拼了!”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她的儿子明明才一岁啊。

    “既然家属这么不配合,这场手术,我们即刻取消,作为副院长我也要为我们医院的医生负责,”赖柏海气得都顾不上觉得丢面子了。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病人家属都有。

    听到医生拒绝救自己的儿子,徐灵巧直接抓狂了,她已然没有了前几秒那么气势汹汹了。

    “至今还没有诊断说明我儿子就感染了艾滋病,现在只是在等待结果,为什么你们就要见死不救了。为什么?我怀孕的时候,他混蛋老爸还没有感染艾滋,更没有我的孩子随我,一定是健健康康的。”

    徐灵巧的个子比一般的女人要高,更要壮上许多。

    导致她哭得眼泪鼻涕流的时候,并没有让在场的男士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感觉。

    倒是她这壮实的身体,让人不会把她与艾滋病联想到一起。

    “徐灵巧,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隐瞒的没?”顾澈也是个父亲,他是很能理解为人父母受不了自己骨肉生病的心理,“你若是再隐瞒,吃亏的还是你。只要你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医生才会尽全力抢救。”

    又有一个护士跑出来了,报告着赖柏海:“副院长,李博士建议报警,这孩子他身上疑似有违禁品的针眼。孩子身上还有着不同程度的淤伤,他们怀疑这不是亲生母亲,而是人贩子。”

    “那个畜生,尽然敢这么对我儿子,”徐灵巧难过得都哭不出来了,她踉跄地扶着墙,就要往手术室里走,“我儿子呢,我要见他。”

    违禁品?

    简直就是畜生不如了?

    “摊上你们这种父母简直就是作孽,你最还是个人贩子,”赖柏海急速地指挥着两个护士赶紧去要求采集血液样本,又给化验室打着电话:“这里有个急诊,需要第一时间化验出来,你们都给我手脚快点。我马上就过去了。”

    穿着白大褂的赖柏海,走路都是带着风的。

    迎面冲上来一个护士,焦急地问着:“副院长,有个病人家属点名要你”

    “我没空,不愿意找别的医生,就让他们去别的医院。”

    小护士碍于对方的身份,就焦急地问着:“那可是”

    “没有任何可是,你去告诉他们,我拒绝。你是第一天来医院吗?这么不懂规矩!”

    为难的小护士,站在原地很是委屈地低下了头,心里暗暗不平着:我就是个打工的而已,那可是副院长你的熟人啊。

    小护士委屈地想哭之时,就听到一个女人狠狠地抽泣声。

    “老同学,你让他们救我儿子,只要救活了我的儿子,就算要我家的果林,我也给。你快让他们去救啊。”

    冲不进去手术室的徐灵巧,一会蹲在地上,一会又拿头撞着墙壁。

    顾澈用手挡在了徐灵巧额头前的墙上了,他也很生气,但更多的是对她的同情:“徐灵巧,你还有什么隐瞒医生了没?我也很是怀疑这孩子究竟是不是你亲生的了,哪有你这样当母亲的。”

    又是一个对儿子不负责任的女人。

    他把心里对乔依然遗弃顾毅的怨气,也掺和进去了,“那孩子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吗?就算是老同学,我也不会留情面的,我马上报警,你有什么话等着跟警察说。”

    “真的没有了再隐瞒得了,再有我就天打五雷轰,”徐灵巧焦急地在原地很是局促不安,她跺起了脚,“我给那个畜生去银行取钱,让他照看着儿子一会,那知道他竟然给孩子注射那玩意”

    “尽管那个畜生他每次嫌弃儿子死劲哭的时候,用那针头吓唬过儿子。我哪里想得到他就狠心那么做了那个畜生,我要去跟他拼命”

    说罢,徐灵巧就向前冲了出去,还撞到了正拿着化验报告回来的赖柏海了。

    “医生,我的儿子就拜托你了”

    “哼,”赖柏海冷嗤了一声,就擦过她的身体,跑进了手术室。

    小护士哀叹了一声,就往回赶了。

    “这个年代的男人怎么都不负责任了,又是一个孩子生病了,爸爸不在身边的家庭。”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