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哪有那么巧的事-私人婚-
私人婚

第967章 哪有那么巧的事

    等着小护士消息的乔依然,抱着脸上起着红疹,不断呕吐还发着高烧的乔年芳在手术室外来回地踱着步子。

    那白皙的小脸,因为乔年芳忍不住的挠,变得血痕斑斓了,看的乔依然是心疼的不得了。

    “乖乖,你别在抓了,再抓就不漂亮了,”乔依然挤着艰难地微笑哄着怀里的女儿,又自言自语着:“等赖医生帮你洗胃了,就不难受了啊。我的小宝贝,都是妈妈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当初赵馨茹把年芳登记在她名下,无非就是希望能守护这个唯一的女儿。

    后来,她回到顾澈的身边,他们都以为可以给年芳一个完整的家庭,让她健康快乐的成长。

    可谁知道,生活竟然过成了这样。

    现在的乔依然是没办法给这孩子健康家庭了,可她的身体健康都不能保证,这让她很是愧对赵馨茹的寄托。

    “蹬蹬蹬,”一道急促的步子朝她们跑来了。

    正在哀伤的乔依然,开心地拍着乔年芳的后背,又感激地说着:“谢谢你,护士小姐,帮我把赖医生请来了。”

    然而,她抬头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忍不住僵住了。

    因为回来的人,还是只有一个小护士。

    她焦灼地跑上前问:“赖医生不肯来帮我女儿洗胃吗?”

    他怎么会不来呢?

    好歹他们也算是相识一场啊。

    顾澈再怎么恨她,应该也不会伤害无辜的年芳了。

    尤其是她离开顾澈整整一个月了,他只是三天两头地去对付白海,并没有来对付过她。

    所以,刚才医院没有多余的医生帮忙洗胃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去找赖柏海。

    “是的,赖医生现在有事要忙,他说您能等就等,不能等就去别的医院。他说这是规矩”

    “你没有告诉他,我女儿已经病到快休克了吗?”

    乔依然慌张地握住了小护士的手。

    她用着不相信的眼神瞪着小护士,那番话不可能是赖柏海说出来的,“你难到没有告诉他,我是乔依然吗?”

    “疼,”小护士哀叫着,又使劲地把手腕从她的手里给抽出来了。

    “对不起,我弄疼了你,”乔依然心里好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她喉咙里苦涩地半天说不出来话了。

    怎么就会这么巧,偌大的医院,她带着年芳来的时候,就突然没有医生了。

    “我已经帮你找了其他的医生,大概十分钟就到医院了。洗胃的手术并不是特别难的,不一定需要赖医生亲自做的,”小护士心里就算委屈,还是很尽职地安慰着乔依然,“手术室,我们也可以尽早去布置的。你先坐会好不好?”

    像是不愿意相信现在的医院里,一个医生都没有,乔依然不安的心突然就变得沉静了下来。

    她的身体都在颤抖了,她是真的伤透了顾澈的心,他才会这么对她吧。

    “那我换个医院好了,”乔依然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带着颤抖的声音了,“年芳不怕,总会有医院愿意给你洗胃的。”

    在她失神的时候,她眼角滑落了几滴泪。

    那咸咸的泪水流进她的口里,她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但是落到了脸上已经伤痕累累的乔年芳脸上之时,涩的小女孩哭得是更加撕心裂肺了。

    “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没用,让你看个医生都为难,”乔依然抱着孩子,连电梯都来不及等,就从安全楼梯往下跑了。

    “你真的不再等等吗?你去最近的医院也不止十分钟啊,晚上本来值班的手术医生又少,你就不怕别的医院也没有医生吗?”

    “不用了,我想赖医生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乔依然心里有种想去恨谁,却谁也没法去怪的难受感,“只怕我女儿等到死了,也不会有医生来给她洗胃的。”

    顾澈他发起狠来,这些对他来说就只是小菜一碟罢了。

    她哪里是他的对手,可这一切,她真的没法去怪他,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在她怀里的小女孩没命地呜呜大哭着。

    楼道里,除了她的啼哭之外,还有一个撕心裂肺的哭声,甚是洪亮。

    于是,乔年芳就哭得更加凶猛了。

    小护士一边跟着乔依然往下跑着,一边打着电话催着医生:“冯医生,你还有多长时间到啊?小病人的情况很是不乐观,家属都要急疯了。”

    正在往下跑的乔依然,还是忍不住询问着:“医生他来了吗?还有多久到啊?”

    为难地小护士,都不敢看乔依然,低低地说着:“医生的车子半路抛锚了。”

    最后一丝希望也幻灭了,乔依然懂了。

    这一切巧的就像是认为安排了一样,她咽了咽苦涩的喉咙,轻声跟小护士说完“谢谢”就继续往下跑着。

    “乔小姐,你别跑啊,不行我再找找别的医生啊。”

    随之,那小护士仍旧一边往下跑着,一边用着哀求的语气求着那边:“我给您马上滴滴叫个车好不好?马博士,还有李博士,安医生他们现在手上都有事,能手术的人真的没有了。”

    “包括副院长他现在也好忙,病人也是没办法了,要不您骑路边的共享单车也行。”

    小护士求人的诚恳样子是那么真实,乔依然愿意相信这个小姑娘没有听从上级拒绝给乔年芳看病的命令。

    至始至终,这个单纯的小护士都没用用异样的眼光看她,更没有跟她打听那些八卦。

    当她跑到一楼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哀嚎声越来越大了:“我以后可要怎么办啊,我的儿子要是没了,我也不活了。”

    同为母亲,尤其是现在心里为了女儿的病,还七上八下的乔依然,她就忍不住去看看同为可怜的女人了。

    “不是还有我吗?不要再说这种傻话了,我认识的瓜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要让我失望,好不好?你的儿子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这个安慰人的声音,听起来甚是硬邦邦的,一听就是个很不会安慰女人的男人。

    只是这个声音竟然是那么地熟。

    这人的背影和体型,分明就是顾澈。

    顾澈他怎么会搂着一个女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刚才在说什么?

    儿子。

    顿时,乔依然的眼泪就忍不住“唰唰”地往下流了。

    他的儿子出事,顾毅他怎么了?

    不等乔依然开口去问,被她眼泪刺辣的生疼的乔年芳越发哭得厉害了。

    “乔小姐,我联系上董大夫了”

    听到姓乔的女人,顾澈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去。

    他就看到了眼泪婆娑的乔依然正抱着鬼哭狼嚎的乔年芳,那小女孩被抱得紧紧地,他故意不让自己去看那个曾经被他误以为是亲生女儿的孩子。

    “乔小姐,就是他们的家属占用了大量的医生,你不如问问他们可不可以腾出一个医生来,”小护士小声地询问着乔依然。

    乔依然躲着顾澈的视线,又把眼泪全部蹭在了乔年芳的身上。

    在一旁的徐灵巧听到了小护士的碎碎念之后,气愤极了。

    “这孩子不就是脸上受了点伤而已,用的着大惊小怪的吗?你们谁要是敢带走我儿子的医生,我就跟你们拼命了,”她指着乔依然怀里的女儿,又扫了乔依然一眼,“我儿子才一岁,稍微出点偏差,他就会死了。你就算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让出来一个的。”

    她的声音越到后来,就越高亢了,还活动起筋骨了,像是要给点颜色乔依然瞧瞧。

    乔依然吸了口气,总算把心里对顾毅的担忧压了下去,顾毅已经两岁多了,很显然占用大量医生的孩子不是她的儿子。

    要不然,她真的做不到对病重的顾毅不管不问的。

    “您放心,您要是有本事把全世界的医生都霸占了,也正常,”乔依然说完,就越发觉得鼻子酸酸的了,“我女儿命硬,就算没有医生给她看病,她也不会死。”

    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有她那所谓病重的儿子,乔依然也懒得去管是不是真的,与顾澈有何关系了。

    她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去找个能给她女儿洗胃的医院。

    只是,她怀里的小孩,这会又开始痛苦地“呕,呕”了起来。

    这使得乔依然不得不停下脚步帮她擦拭着嘴角,以免她又把污秽物吃进去了,进行二次污染受伤害了。

    那小小的脑袋,从襁褓里露了出来,尽是血肉模糊的,她的小脸,还有那手臂上全是一大块红斑红疹的,看起来甚至吓人。

    看在顾澈的眼里,他还是很心疼的,只是眼前的乔依然为什么看他的眼神里,尽是恨意。

    “护士妹妹,麻烦你帮我拿下包里的纸巾,”乔依然一手要抱着女儿,另一只手又要抓着女儿的小手,防止她再把她自己给抓伤了。

    “哎呦你孩子,这是怎么了?食物中毒了吗?”徐灵巧手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了纸巾递给了乔依然。

    乔依然别别扭扭道了谢,还没给乔年芳整理好脸上,就用脚推开了安全门跑掉了。

    “看起来很是严重啊,怎么医生还不给洗胃啊。”

    “医院没医生能洗胃了啊,要不然我”

    本站访问地址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