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明明该恨你却还是忍不住关心-私人婚-
私人婚

第968章 明明该恨你却还是忍不住关心

    “嘿,乔小姐,你真的不等了吗?”小护士还没回答完徐灵巧的话,就看到乔依然撞开了安全楼梯的门跑掉了。

    抱着乔年芳拼命往前跑的乔依然,像是身后有饿狼追着她在跑一样,死命地只想离开有顾澈的地方。

    眼泪也在她背过身子之后,离开决堤了起来。

    怕再待多一秒钟,她就一定会忍不住求他,求他不要对她残忍,不要针对她的女儿。

    既然已经那么狠心了,他也真的如她所希望地恨上自己了。

    很好。

    “年芳,别担心,妈妈不会让你出事的,”她已经掏出了手机了,正打算叫救护车的,“马上就会有人来救我们小年芳了,不会有事的。”

    她一边打电话,一边低着头往前冲着。

    从她的身后望过去,她简直就是健步如飞了。

    忧心忡忡的女人,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身后追随着她步伐狂奔的人。

    “乔小姐,你等等我”

    小护士拼命地喊叫着,但乔依然却越跑越快了。

    好奇的徐灵巧忍不住推开了安全门往外打量着,可惜着:“那么漂亮的小女孩啊,这个妈是怎么当得,太不负责了。那姑娘要是脸上留疤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她是个很尽职的”顾澈想为乔依然辩解,他的话还没说完,拨出去的电话就已经接通了。

    电话那端的赖院长,是从梦乡中被吵醒的。

    见到是顾澈的电话来了,他叹着气对着被吵醒的老伴说:“阿澈这孩子八成又睡不着了。”

    “阿澈,你一定要自己学会调节,安眠药我是绝对不允许你”再吃了。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顾澈给打断了,“赖叔,找个能洗胃的医生,马上来医院,越快越好,人命关天的!”

    “谁出事了啊?”

    不等赖院长去细问,顾澈又催促着:“小孩子,食物中毒了”

    “行,不超过五分钟,”赖院长赶紧用座机联系着住在医院里的医生们。

    “两分钟,”顾澈的语气是不容置啄的。

    一般他对长辈都是恭恭敬敬的,从来没有对赖院长是这种口气,这让赖院长心里忍不住大胆假设了起来:“是顾毅食物中毒了吗?”

    能让生性冷淡的顾澈激动起来,想必一定是对他很重要的人了。

    “不是,可您也要抓紧时间去联系人,”顾澈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医院的大堂里,哪里还有乔依然的身影了,他不由得就往前迈着大步子走了去。

    他的大步子,对于徐灵巧来说就需要小跑才能赶上了,“老同学,你人真好和你小时候一样热心。对一对不认识的母女俩还能这么热心。”

    蓦地,顾澈的脚顿了顿,他微微蹙了蹙眉头。

    怎么能是不认识的母女俩呢。

    “那女人怪可怜的,长得还挺漂亮的,怎么找老公的时候那么不长眼睛呢。大半夜,孩子中毒,老公都不陪着来,”徐灵巧开始絮絮叨叨地可怜起乔依然了。

    “阿嚏,”顾澈只觉得鼻子很痒,喷嚏打个不停了。

    他们已经站在了医院的落地窗前了,乔依然抱着孩子正在路上拦着车。

    夜已深了,大马路上,压根就看不到车子的影子了。

    她焦急地踮着脚东望望,西看看,甚至无助的样子,看的顾澈心里被堵得紧紧的。

    “赖叔”顾澈这声“赖叔”叫的声音很绵长,像是带着某种责怪一样。

    “大侄子,秦医生已经从宿舍出来了,我的座机可是一直在跟他连线着的,他现在只要下了天桥,就能到医院大门了,”赖院长这边好言相劝着顾澈,那边就严肃地督促着秦大夫:“小秦啊,这年轻的医生,一定要尽适应这大半夜地出诊。”

    “我们医生的职责,就是要尽我们所能去挽救每一个生命,让病人受最少的折磨。”

    秦医生正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对他这种没任何背景的医生来说,突然被院长电话叫醒去做手术,这对他来说是一点不敢去怠慢的。

    升职加薪,他还来不及去考虑,听着院长那么严肃的语气,他就担心他做不好会被你辞掉。

    不到半秒,顾澈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灰色格子睡衣的男人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没命地往下跑着。

    眼尖的小护士,看着熟悉的人出现了,就拉着乔依然的胳膊,又朝着正在接电话的秦医生大喊着:“秦师兄,秦师兄,你是来医院加班的吗?这里是病人还有家属,孩子”

    出于医生的职责与天命使然,秦医生只对着电话那边说了声:“院长,孩子的情况不太好,我先挂了。”

    “喂,我说小秦,你有没有搞错人”

    顾澈淡淡地说道:“没错,谢谢赖叔。”

    “走吧,你儿子还在手术呢?”顾澈刻意地使他自己的身体站在了一根大柱子的后面。

    徐灵巧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拍了拍她自己的脑袋,这才道:“我的小明还在抢救呢,我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我这种长相的,是没法子选个好的,就挑了那么个烂货。”

    提起她自己那个吃喝嫖赌抽的老公,她就恨得牙痒痒。

    跟着顾澈才走了两步,她又像是触电了一般,嚷着:“不行,我要去废了那个人渣,竟然敢给我儿子打那种鬼玩意。老同学,我儿子先交给你了”

    对于这个老同学,顾澈实在是不知道该骂她冲动,还是蠢了。

    “你直接报警,交待他的所作所为,警察会替你去好好收拾他的,”顾澈扯着徐灵巧的胳膊,往前走着:“孩子看不到妈妈,会很难受的。”

    就像他的小顾毅一样,自从当他面吵过几次要妈妈之后,被他冲动地嚷了几句“你妈不要你了”。

    他那可怜的儿子,就变得沉默不语了,跟谁也不再说话了。

    恰恰就是应验了乔依然所说的,得到过再失去,那样会更痛苦。

    她恨他,冲着他来就好了,为什么要遗弃他们的孩子。

    “啊,啊,好痛啊!”徐灵巧的哀嚎声回响在整个医院的大厅里。

    正把乔年芳送进手术室里的乔依然寻着声音来源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在一楼大厅里正在打闹的男女了。

    作者题外话:晚上还会有一章3000字的,可能会比较晚。

    感恩大家的相伴,欢迎一起来书友群玩耍哦,书友群的群号是:206945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