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公事公办的男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97章 公事公办的男人

    沈博文劝了好一会顾澈才离开办公室。

    瞧着沈博文出来的时候,脖子上还凸起来的青筋,她担忧地瞟了瞟办公室,顾澈和他是不是吵架了。

    可惜办公室的隔音太好,乔依然什么也没听见。

    沈博文走了没两分钟,顾澈又出来了,路过乔依然的时候,他看也没看她,手放进口袋,神态自若地走了。

    他的脸上一如既往看不出任何表情,乔依然很想知道她的老公此刻是不是不高兴了,她想帮他分担。

    跟文菡连再见都没说,乔依然跟着顾澈进了电梯,但是顾澈关上电梯,冷冷地说,“这是总裁专用电梯,早上跟你说的话,忘了?”

    这个样子的顾澈,好疏离,比当时他假装鸭子先生逼她要钱的时候还陌生,乔依然觉得全身冰凉,但还是替男人着想,他一定是跟沈博文吵架生气了。

    忍着心里对顾澈的害怕,乔依然伸出手碰了碰顾澈的手,“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开心,要不要说出来,人会轻松点。”

    电梯到了天台,“滚下去”,不容置喙,顾澈瞄了瞄脸色苍白的乔依然,又看了看电梯外,“公司里只有顾总,知道了吗?”

    “知……道……了。”乔依然咬着唇回答着,她懊恼着她自己没记性,让本来情绪不好的顾澈又生气了,“老……”

    她感觉到一记如利刀的眸光瞪着她,连忙改口,“顾总,我知道了。”

    胆小的女人,抿了抿唇,狠狠地咬了咬下嘴唇,“那我下去工作了。”

    出去电梯的时候,乔依然缩着单薄的身子,生怕跟顾澈有任何的身体接触,惹了他不悦。

    那抹娇小的身躯消失后,顾澈烦躁地走出电梯在天台上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

    情绪低落的乔依然总算熬到了下班,她有点不敢回家了,顾澈予她而言是那么的陌生,中午的他好陌生好恐怖,她真的有点怕他了。

    “乔依然,赶快下班去跟你小男友约会去啊,难道待这里等着顾总给你发加班费吗?”薛部长调侃完乔依然就先走了。

    顾总,顾总,得叫她顾总,要不然他就会生气了。

    哎,是不是压根就不该来dl上班,乔依然趴在办公桌上冥想着,还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可爱多了。

    “吓。”文菡提着脚,静悄悄来到了乔依然身后,拍了拍她的背。

    “啊……唔……”,吓得乔依然连着好几声尖叫,她的头也因为害怕打着哆嗦,还从椅子上滑下来了,椅子把乔依然的背砍得生疼,“呜呜……”

    乔依然轻声抽泣了起来。

    这一系列的动作可把吓人的文菡吓唬住了,她本来只是想跟乔依然开个玩笑,哪知道让乔依然的背被砍到了。

    “对不起,依然。”文菡愧疚地把乔依然扶了起来。

    背部被椅子砍得很疼,再加上乔依然心里有些委屈,她顺势掉了几滴眼泪,还笑着安慰文菡,“不关你的事,我哭哭就不疼了。”

    “这,我看看你后背怎么了?看看有没有流血?”文菡焦急地就要看乔依然的后背,可乔依然躲开了。

    她的后背上面不知道还有没有顾澈留下的痕迹,她还是很不好意思让人看到那样的印记,虽然文菡知道她跟顾澈是夫妻。

    “没事,没事,如果真的流血了,我就会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了。”掉了几滴眼泪,乔依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那我请你吃饭吧。反正顾总晚上有两个应酬。”文菡挽着乔依然的胳膊,她生怕乔依然回家会跟顾总打小报告,哀求着,“可不可以不要把刚才的事告诉顾总。”

    毕竟是老板娘,问菡还是心有余悸的,她原本是想着跟老板娘接近点,说不准以后事业会有新的高度,再加上乔依然这个人也挺不错的,一点架子也没有。

    “哼哼,看我心情。”乔依然狡黠地一笑,她觉得她跟文菡好投缘,从第一次见面文菡就给她的感觉好亲切。

    望着文菡忐忑不安的样子,乔依然舔了舔嘴巴,“要是请客吃顿烧烤,我一个高兴,就会忘记了。”

    “哈哈。”两个女人相视一笑。

    乔依然以为文菡会带她去街边小吃店去吃烧烤,因为她跟赵馨茹吃烧烤都是去那种街边小店。

    可是文菡却是带她去那种看起来档次很高档的地方,她不想文菡破费,想说去街边小店吃,但是又怕给顾澈跌份了,她就尽捡着便宜的点。

    毕竟不是街边小店,一顿烧烤下来,也花了600块钱,乔依然过意不去,抢在文菡前面结账了,“我老……”

    意识到今天跟顾澈就是因为称呼闹别扭了,她立马改口,“顾总平时那么刻薄你们,经常让你们加班,这顿当我代替他请你。”

    “确定吗?”平时文菡也舍不得来这种地方,她还有上高中的弟弟需要养,姐弟俩是由单亲母亲养大的,平时都是能省则省的。

    “嗯。再来吃一串羊肉,挺好吃的。”乔依然说完便给文菡夹了一串羊肉,又烤了几片土豆吃。

    文菡细细观察着乔依然,眉清目秀的小女人一个,看起来简简单单的,清清爽爽的,让人讨厌不起来,男人都会喜欢这样子的女孩吧。

    而她为了生活从十几岁就开始了半工半学,学会了与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和谐相处,虽然年纪和乔依然差不多大,可是心思却不像乔依然那么单纯。

    如果乔依然不是总裁太太,她是肯定不会推掉了晚上的兼职,而来跟乔依然一起吃饭的。

    如果她是男人,肯定也会选心思透明的乔依然,也不会选她这样身心负担重的女人。属于她的爱情又在哪里呢?

    对她来说,生存才是第一的,“依然,你可不可以不要让顾总知道,今晚是你请我吃的饭,我怕……”

    “怕什么怕”,乔依然觉得跟同事吃顿饭而已,也不至于,但看着文菡为难的模样,又想了想顾澈那个黑面神,连她这个顾太太都会怕,安慰着,“好啦,好啦,不会告诉他的。”

    吃得肚皮都鼓起来的两人,开心地说着再见,末了,文菡特别认真地说,“下次换我请客,不要跟我抢着结账。”她很不喜欢欠别人的东西,或许与小时候经常受到别人接济有关。

    “好啦,好啦。拜拜喽!”乔依然想到要回家,心里很是沉重,她有点不知道要怎么跟顾澈相处了。

    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顾澈,乔依然决定吹吹夜风,走路回家,可是到了公寓楼下,她还是晃荡了好久,直到快十二点才回家。

    公寓里一片漆黑,看样子顾澈还没回家,乔依然紧绷的心松弛了,她也正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

    嘴巴里还残留着烧烤的孜然味,口很渴,乔依然甩掉鞋子,光着脚丫子,“叮咚,芝麻开灯”,她打开了客厅里的灯,整个屋子立马明亮了起来。

    苹果汁真好喝,乔依然舔了舔嘴唇上的汁,嘴里哼着小曲,心情很好地收拾着阳台上的衣服,丝毫没注意客厅。

    遇上解决不了的问题,乔依然觉得先拖拖,说不定就把这个尴尬的阶段度过了,人嘛,还是得往好的方向想,虽然她心里隐隐还在担心顾澈会不会还在生她的气。

    嘴角还有苹果汁的香甜味,她舔着唇角,抱着衣服回到了客厅,猛地就发现客厅多了一道挺拔的身影,“你……”

    对于女人惊讶的声音,顾澈转了个身瞟了瞟她手上的衣服,淡淡地说,“睡袍给我。我出现在我家有什么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