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始终希望她是自己女儿-私人婚-
私人婚

第971章 始终希望她是自己女儿

    “我不是感同身受吗?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姑娘跟我一样嫁给了渣男了,我看见她就忍不住觉得她可怜了。”

    顺着顾澈那越来越复杂的眼神,赖柏海也看到了乔依然的背影了。

    他故意盯着顾澈,话却是对着徐灵巧说的:“长得漂亮的女人,都是有两幅面孔的。”

    “你什么意思?我可是见这个大妹纸两次都是这个模样啊,”徐灵巧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上了,把乔依然给载走了,“哎,她一个女人照顾孩子,比我还可怜。老同学,要是今天没有你,我估计比刚才的大妹纸可怜多了。”

    “哎,她女儿现在有人照看吗?是住哪个病房呢?”

    “我说的意思是,你又不认识她,又怎么知道她老公是渣男,而不是她是渣女呢?”赖柏海玩味地盯着恨不得把电梯给看出个洞来的顾澈。

    “切,你当我傻啊,那大妹纸长得漂亮是漂亮,但她那眼睛一看就不是会勾引男人的女人,绝对是个好老婆,”徐灵巧说着还有点羡慕乔依然起来了,“你看她手上有伤,一看就是做饭留下来的。肯定是个贤妻良母,这年代好女人都是被猪给拱了。”

    看着顾澈的面色越来越难看了,赖柏海示意徐灵巧小点声:“听顾澈的,多关系你儿子。这是你亲生的吗?”

    徐灵巧肯定也是心疼儿子的,“你什么意思啊?这重症加护病房可是你说我只能看不能进的?我不是闲不住吗?就想着去帮帮大妹纸。”

    这个赖医生说的话怎么这么难听。

    “走吧,我带你们去瞧瞧那大妹纸的女儿呗,”赖柏海知道顾澈心里肯定是想知道年芳倒是怎么回事了,他要面子,是不会主动去看的。

    “我在这里看着小明,”顾澈直接侧面拒绝了赖柏海的好意了。

    他,只是普通人,他没办法做到待年芳如以前一样。

    在医院外徘徊许久了的乔依然,不想与他在遇见,就让外卖把宵夜给送进去病房给阮磊去吃了。

    当外卖来的时候,徐灵巧还没有离开,她正在教训着阮磊:“你是怎么当人老公的,自己女儿大半夜生病了,你就由着她一个人抱着女儿来医院看病吗?”

    “不关你的事,”阮磊当然是认出了眼前的女人是刚才跟顾澈轻轻热热的人了。

    他不耐烦地挡在了赖柏海的面前,伸着手指着门口,“医生,谢谢你,时间不早了,我送你。”

    逐客令的意味太明显了,赖柏海也是个骄傲的人。

    平时都是别人求着他看病探房的,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被赶走的事情。

    “留步啊,”赖柏海客套地对阮磊说着,又叮嘱着:“既然知道年芳是对牛奶过敏,为什么这次会给她吃普通牛奶,而不是抗过敏的牛奶呢?”

    看着这两人,阮磊只想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那就是假模假样。

    顾澈还真是把戏够多的。

    既然要跟他装糊涂,他就只会直接给他们把面具给撕下来了,“这位医生,你还记得你进入医学院念得誓词吗?哼,基于你今天利用职权故意阻止医生给年芳洗胃的行径,我是一定会投诉到底的。”

    “喂,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

    “你最心里清楚,”阮磊把小费给了送快递的小哥之后,就直接就把门给关上了。

    关门的声音略大,把乔年芳都给吓哭了。

    “年芳,别哭,别哭哦,妈妈需要去休息一下,”阮磊盯着病房的门,心里就已经在开始排查着会不会是他别墅里的人被顾澈给收买了。

    顾澈报复白海,他是懒得去管,但是动年芳,他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他抱着年芳的时候,就给手下发了条短信:“查出来是谁在年芳的奶粉里动了手脚,直接抛到公海喂鲨鱼。”

    楼下的乔依然,躲在停车场的某个角落里,看着那辆熟悉的黑色豪华车子,她忍不住走上前去了。

    车里的内饰以前是他们一家四口的照片,现在已经空空如也了。

    还有她在车里放的平安挂饰,也没有了踪迹。

    年芳的儿童座椅也没有了,她用的卡通腰枕也没有了。

    至少他的车里是一点也没有她留下的痕迹了。

    联想到顾澈与刚才那个皮肤黑黑的女人,乔依然没好气地对着他车胎踹了两脚。

    车子报警的声音引来保安的时候,乔依然就躲到一个大树后面。

    “谁啊?这么无聊,看别人开豪车嫉妒了吗?”保安大叔拿着手电筒扫视一周,没发现可疑人之后,就又拿起对讲机报告了起来:“c口注意,可疑人已经跑了,你那边盯好了。这可是顾总的车,出了什么差池,大家就等着被院长赶走吧。”

    “遵命!逮着那人狠狠地揍一顿再说,”听着对讲机里的人打起着十二分精神的回答声,乔依然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个很恶劣的想法。

    其实她是有顾澈这辆车子钥匙的,她要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开走了,看他们怎么揍她。

    顾澈可是很喜欢这辆车,就算他的车库里有着不少车,可是他总是爱开这辆跑车。

    以前她问过他,他说这辆车的速度是他那些车里速度最快的。

    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这是她第一次坐过他的车,就算是被她给吐得脏兮兮后,他花了将近一辆新车的价钱把内饰重新给升级了一遍。

    被自己这个大胆想法给吓到了的乔依然,赶紧跑离了这里。

    “远离他,忘掉他,乔依然你们不可能了,”她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再见到他的时候,她真的会舍不得他。

    只有看到她,她才能感受到她是活着的,她的心是还会跳动的。

    好不容易,他有了新生活,她就不该去打扰了。

    今晚他故意使坏不让年芳看医生的事,她生气归生气,可她真的没法去责怪她。

    这一切都怪她。

    此时的顾澈,正站在赖柏海办公室的窗边。

    听着赖柏海把乔年芳的病因说出来之后,他才发问“我记得白海对牛奶是不过敏的。”

    顾澈只要抓到蛛丝马迹,就想着要证明乔年芳是他的女儿。

    “又来了,”赖柏海小声嘀咕着,又干咳了两声才说:“据我所知,你对牛奶也是不过敏的。”

    “就不能发生了某种基因突变吗?”顾澈直接回着赖柏海的质疑,可能他自己都觉得说服力不够,就转身命令着:“你好好看着,我回家了。”

    像是故意要与顾澈作对一样,赖柏海揶揄着:“你还真是没良心,乔依然他们都要告我存心拖延时间不让院里的医生给年芳洗胃。你都不安慰一下我吗?”

    正在座椅上摇晃着身子的赖柏海,死死观察着顾澈的面部表情。

    “关我什么事,”顾澈淡漠地说完,手就已经放在了门把上了。

    “不如,我就承认了好吧,说受你指使的,”赖柏海是半开玩笑半认真说的,“正好帮你们斩断情根,彻底断了你在她心里的形象,我看挺好的”

    “祝你最好再多坐几年牢,坐牢前,记得给我把所有的dna检查清楚,”顾澈冷笑着,瞟了眼赖柏海之后,就离开了医院。

    乔依然目送着顾澈的车子离开之后,她躲在大树后面,凝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许久。

    今晚,阮磊说是在越南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他们随时可以过去定居了,她却犹豫了。

    以前想走,是担心顾澈会纠缠。

    可是现在他都开始了新的生活,她觉得也没必要走了。

    在她把她这个想法告诉阮磊的时候,他只问了一句:“顾澈不是个好人,郑彦还在等着你。”

    “我跟童哥哥是不可能的,他白纸一张,我是个在婚内出轨的女人,”乔依然不愿意把郑彦拖进来这趟浑水里。

    阮磊揉了揉她脑袋,可惜地摇着头问着:“你我都知道你不是个出轨的坏女人,郑彦就算知道真相,也会为你保守秘密的。”

    她摇头,就算顾澈不会对付郑彦,但是她过不了自己这关。

    心里爱着顾澈,再去嫁给深爱自己的人,那是对郑彦过分,更是对婚姻的亵渎。

    “磊哥,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还要对陆松仁这么忠心吗?”乔依然以为又是陆松仁在作妖了。

    毕竟,陆松仁是很希望郑彦能当他女婿的。

    见他又是不想回答,乔依然耸了耸肩:“改天,我自己去问问他好了。”

    “他情况挺好的,阿黄定期去看他。再过几天,就可以从羁留病房出来了,”阮磊温吞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某个地方有些别扭。

    有些事情,如果可以,他要瞒一辈子。

    有些恩情,他不会忘记,但也不愿意去伤害他最在乎的人。

    乔依然吹了吹额前的碎发,“你见过比我还失败的女人吗?为人母,为人女儿,没有哪个是及格的?”

    陆松仁因为她捅了顾澈两刀,很巧合的是,第二天,陆松仁在监狱被人给用刀片划破了脖子的大动脉。

    命是救回来了,但以后他还能不能死里逃生,她不知道。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