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成了狗不理的存在-私人婚-
私人婚

第972章 成了狗不理的存在

    顾澈自打与顾毅在海边别墅大吵了一顿后,两父子开始了彻底的冷战,他就很少会回去那边了。

    “都是你欺负了妈妈,她才会抱着妹妹跑掉的,”每当顾澈想起顾毅的时候,他脑海里就会响起自己儿子扬着头要跟他吵架的样子。

    不知不觉地,顾澈把车子又开到了海边别墅。

    机灵的门卫看到了他,就很体贴地汇报着:“顾先生,小少爷已经睡着了。”

    这言外之意,就是顾毅现在不会出来闹事赶顾澈离开了。

    “嗯,”顾澈并没有把车子开进海边别墅,只是漫步走进了别墅里,“小少爷最近怎么样?愿意说话了吗?”

    门卫摇了摇头,欲言又止,但忌惮着顾澈。

    “说,”夜色下的顾澈,没有了白天里那般肃杀,就连语气都让门卫觉得有些温柔了。

    当然顾澈的温柔,充其量就是普通人说话的正常样子了。

    门卫直接指了指大门,还有车库,才说:“小少爷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去车库巡视一遍,会数一数家里有没有多了车或是少了车。”

    顾澈挑眉望了望家里的车库,他的车子是不少,但很多就是停在那里摆着样子罢了。

    那些车都是唐浩宇定期给他订车直接送过来,至于有多少辆,他开过几次他是自己都不知道的。

    顺着门卫的带领,顾澈跟了上去。

    顾毅有辆复古小火车,也是停在车库的,门卫把藏座椅下的本子给拿了出来。

    “顾先生,您看,这是小少爷每天做的笔记,车库里算上表小姐的车,一共是二十辆。有天表小姐车子在外面抛锚了,一大早就开您的那辆法拉利出去了,当小少爷醒来的时候,点了一遍发现只有18辆,他很快就能判断出是您的车。”

    顾澈望着那歪歪扭扭的字迹,又看着那本子上画着的车子。

    每辆车子的车牌,顾毅都对着抄了下来,所以见不到那辆车,他就能清楚地知道是什么车牌的车子了。

    “他每天都是一个人在这里玩吗?”顾澈想起自己儿子,他就有种愧疚感油然而生了。

    他的儿子又做错了什么,被妈妈遗弃了,又被爸爸所忽视。

    一对比起自己小时候,在两三岁的时候,那天不是被妈妈疼被爸爸爱,又被爷爷哄着。

    “是的,小少爷很喜欢在这里独处,”门卫回答完,就又接着往下说了,“他发现您法拉利不见的那天,就一直在岗亭里跟我玩,只要听到车子的引擎声,他就会踮起脚去看。表小姐回来了,小少爷很是失落,我们就发觉了他肯定是想您了。希望您回来。”

    门卫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自己也是有孩子的,“这小少爷,就跟我在乡下念书的儿子女儿一样,每次我们进城的时候不得不狠心留下他们。他们就会威胁我们,你们要是敢走出这个家,我们就绝对不会认你们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门卫的眼角有些湿湿的了,“可是一回去,他们还是爸爸妈妈叫的别提多开心了。孩子是最不记仇的了。”

    意识到自己像是提到了顾澈的忌讳一般,门卫额角都忍不住冒出了冷汗。

    在这家里,顾毅的妈妈就是死穴了,连能让人联想起顾毅妈妈的话都是不允许说的。

    “去忙吧,我一个人待会,”顾澈坐在了花园里的休息椅上望着不远处的海边了。

    因为她喜欢海,他就把这处别墅给买了下来,只是她却离开了,还是生下了别人的孩子

    他望着楼上的儿童房,还有他们的卧室,暗自在心里叹着气。

    看着地上他孤独的影子,他冷笑了一声,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男人了。老婆带着别人的女儿跑路了,儿子不让他回这个家。

    前三十多年,除了妈妈的离世这件事不如意之外,他的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

    一想到自己是败在一个小不点和一个小女人身上的时候,他又很是无语地笑着起来,“真当我没法子收拾你们了吗?”

    还真是的,自己儿子肯定是舍不得再跟他吵架了,更舍不得打他。

    而乔依然,他心里的确是对她有恨。

    但更多的是自责,他怪他自己让她走上了复仇之路,如果他能做的更好点吗,会不会就不会一样了

    花园里的蔷薇花早已被他命人给彻底拔掉了,此后他被顾毅给轰出去了,也就再没有吩咐下来花园里种什么东西了。

    踩了一脚那土堆,顾澈直接就上楼趁着月色好好看了会儿子,连澡也没洗,就把他怀里的毛绒兔子给扯了出来,把他搂在了怀里。

    这夜,顾澈是睡了个好觉,但是赖柏海却陷入了一阵焦躁中。

    赖柏海是快天亮的时候才回到家的,这时候赖院长还没睡觉,面容不悦地盯着他:“今晚的事情,你给我好好交待。”

    “老爷子,我不知道你是听到了什么,我不想为我自己解释什么。的确是医院晚上人手不够,我的确是有些反感乔依然,但我绝对不会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他还没回到家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很多电话,无非就是阮磊已经开始着手投诉他还有他们愿景医院了。

    赖院长深了深眼眸,又叹了口气,甩了份文件到赖柏海脸上说:“我这件事,你照做就行。”

    “爸,这是真的还是您”赖柏海以为是他爸爸给他准备好明天要面对记者提问的官方说辞。

    那知道,那是一整份dna的鉴定资料。

    那鉴定结果如实写着乔依然和白海是乔年芳的亲生父母,乔依然和顾澈是顾毅的亲生父母,顾澈与乔年芳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若是还当阿澈是你好兄弟,你就给我让他尽早死心,”赖院长对顾澈成天跑医院去做各种鉴定的事情早就知晓了。

    一向骄傲又不可一世的人,遇上了妻子背叛的糟心事,一时半会是比较难接收的。

    他们这些作为长辈的,只有尽快去帮他走出迷宫才行。

    为了堵住自己儿子的口,赖院长直接留下一句话,“这是可以上法庭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