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可疑的阮磊-私人婚-
私人婚

第975章 可疑的阮磊

    “呸,你嘴巴怎么就这么不干净呢?”徐灵巧心里有些瑟缩了,刚才她跟顾澈似乎是走得太近了点,“我们可是”

    “瓜妹,我们去吃你最爱吃的鸡腿饭,”顾澈醇厚的声音在徐灵巧的头顶响了起来。74b83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澈就出现在自己背后了,徐灵巧有些吃惊。

    她又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顾澈就已经拉着她的手快步走开了。

    留在原地的阮磊,很想冲上前给顾澈几拳,告诉他,乔依然至始至终都没有背叛过他,他不能先对不起她。

    他把垃圾砸在地上的时候,正要抬着步子去追顾澈的时候,就看到了病房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眼睛红红的乔依然,冲他摇了摇头,又低了低头,抬起头勉强笑着说:“磊哥,你能不能再帮我看年芳半天,下午我陆松仁。”

    “他今天要回牢房了,不知道下次见他他还是不是”活着的。

    她的声音哽咽地很是让他心疼。

    想起她和顾澈之间的是非,还有造成这一切的关键人物之一陆松仁,阮磊直接把乔依然给搂进了怀里:“陆松仁命大,他不会就这么简单死的。”

    如果陆松仁,就这么死了,对他和乔依然来说,理论上讲相反是好事。

    然而,人毕竟是高等动物,会有感情,不可能会真的希望他去死。

    “磊哥”乔依然很是无力地由着他抱着。

    现在,她真的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来好好地放松她心里的担忧。

    敏感的阮磊,扫向病房侧面的安全栓窗口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澈暴怒的眼神,他的鹰眸里全是冷厉,杀气,还有算计,就是看不到该有的难过。

    “我找人送你过去,”阮磊并不希望顾澈再看下去了。

    那个男人太过卑鄙,就算年芳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也不该难免过分,阻挡这个孩子就医。

    门合上之后,顾澈紧握着拳头,他的脚还是不听使唤地来到了乔年芳的病房前。

    怎么看乔依然都跟这个阮磊不正常了。

    想哭,她干嘛不来找他哭!

    听到砰地一声,病房的门正被人用力地敲击着。

    乔依然正在喝水,她还没起身,阮磊就淡笑地望着她道:“走错了吧,我去看看。”

    在门外的顾澈直接就把门给踹开了,他受不了乔依然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之所以总让白海进出看守所,那就是不给他和乔依然独处,甚至是上一床的机会。

    然而,他才发现,他只是防着白海,却忽略了乔依然身边另一个男人。

    今天早上他收到关于阮磊的调查信息了。

    这个阮磊压根就不是陆松仁的手下,他是在越南长大,并且是越南的一方强大势力。

    一想到孤男寡女待在一起,他就觉得心口难受得不得了。

    他早该怀疑这个阮磊的,以前阿黄陪在乔依然身边,就从来都不会对着她动手又动脚的。

    “你干嘛?发什么神经病?真看不出来顾总是个这么没素质的人,”阮磊注意到顾澈那猩红的眼眸死死盯着他的手。

    乔依然被他那灼热的目光给看的浑身难受,她这才意识到阮磊正在勾着腰给她擦眼泪。

    他俩之间的距离很是近,也很是让人误会。

    她马上就从椅子上起身抱起了被踹门声给吓到的乔年芳了:“宝贝,没事,妈妈给你喂奶奶喝!”

    “顾澈,这里不欢迎你,你是自己走,还是我请你走,”阮磊也不是个吃素的男人,抬起手就捏住了顾澈的胳膊了,大有一种你自己不出去,我就把你给丢出去的趋势。

    看着乔依然温柔地对着那个小女孩笑着,顾澈只觉得刺眼,他冷冷地从薄唇挤出几个字:“竟然还活着。”

    竟然还活着!

    要不是亲耳他听到说这句话,乔依然是断然不会相信顾澈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心很很地下坠了,身体也因为他这么残忍的话而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本来正吃奶吃的欢腾的小女孩,一听到这个声音,突然就定睛了,也不肯吃奶了,她耳朵还扬了扬,像是要听清楚这一切。

    乔年芳立刻就抛弃了奶瓶,小手朝着顾澈扬了起来,吵闹着要顾澈抱。

    对大门之间微妙气氛一点也感觉不到的小女孩,只知道自己很久没有爸爸抱了,她朝着顾澈甜甜地笑着。

    就算知道这个小女孩不是自己的女儿,还是自己的耻辱,然而顾澈看见她对着自己笑,撒娇着要抱的时候。

    他条件反射地就想朝她伸出双手,看向她的视线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看着爸爸望着自己,乔年芳开心地要乔依然的怀里蹦跶着,还含糊不清地发出了单音的“爸,爸”。

    乔依然怔愣住了,这孩子是什么时候会说话了。

    “乖,来再吃点,”乔依然怕乔年芳不懂事地再叫下去,顾澈会绷不住发火,吓唬住这个无辜的女孩。

    小女孩那干净的眸子望着自己,还在不停地“爸”含糊不清地叫着,顾澈的心真的是变得越来越柔软了,看着她们母女的眼神也变得深邃了起来。

    阮磊看着顾澈朝她们母女越走越近了,生怕顾澈会伤害她们。

    他抄起拳头就对着顾澈的下巴就是一拳,“你还是个人吗?一个小女孩你都不放过?顾澈,你也不过如此吗?你势力再大,也抵不过年芳的运气好。”

    若不是那晚那个热心的护士逮住了要去给别人做手术的医生,他不敢去想年芳究竟会怎样?

    “嘶,”顾澈被偷袭之后,也立刻反打了过去。

    他比阮磊下手要狠,他是直接掐着阮磊的喉咙,把他推到了墙边上。

    顾澈的视线一直盯着乔依然,话也是对着他们说的:“餐前甜品而已。”

    至此,他眼里的温柔也不见了,有的只有阴森。

    吓得刚才激动的小女孩,直接就缩进了妈妈的臂弯,咬着自己的小手委屈巴巴地望着对自己凶巴巴的爸爸。

    “给我出来,我还没去找你算账,你自己就送上门了,我非得教你会你什么叫做做人,”阮磊被禁锢住了喉咙,但是他还是依靠着双手和双脚在反击着阮磊。

    不愿意他们打起来,乔依然把女儿给放在了床上,干咳了两声,就朝着门口走了去,“顾澈,我们聊聊吧。不要连累无辜的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叫自己的名字,竟然会这么陌生了。

    顾澈满心地失落,望着她逐渐消失的单薄影子,他无力地松开了掐着阮磊的脖子。

    他离开了病房,却没有跟乔依然聊,直接大步路过了乔依然。

    他们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强迫着自己的余光千万不她。

    “顾澈,离婚的事情,你什么时候有空?”乔依然抓住了他的手臂。

    说出离婚,她的心里是特别难受的,但是这样拖着他,也不是个办法。

    只有他的世界完全没有了乔依然的存在,他才能去过正常的人生。

    顾澈没说一句话,直接重重地把手给抽了出来,差点把乔依然给绊倒在墙上了,她扶着被撞得生疼的胳膊,忍着痛不叫。

    男人紧紧地蹙着眉头,步伐并没有停留,他用手帕擦着刚才被乔依然给触碰过的手,而后直接把手帕给丢了。

    这一系列的做法,让乔依然很是受辱,他简直就是把她当脏东西一样,“没没关系,既然你没空。我去法院起诉”离婚。

    离婚二字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她就感受到了顾澈的背影是越来越森冷了,以至于她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了。

    顾澈的心情是格外地差,他直接去赖柏海的办公室把他给拎出来了。

    “干嘛啊?我下午还要接受医师协会的二次聆讯呢,”赖柏海正肚子里窝着一股对顾澈的火气呢,“等我忙完了,我非得去跆拳馆里把你打得叫我爸爸。”

    凭什么他爷爷他爸爸都能靠着顾澈实现自己的理想,把组训都能发痒广大。

    到了他这辈,给顾澈做牛做马就算了,还惹上了这么一身骚味,让他又要去被那帮老学究审问。

    他觉得自己的骄傲和自尊,都要被那帮老学究给践踏完了。

    “现在就去,我给你机会,”顾澈不拎着赖柏海了,改文拖着他的领带往前走了。

    “顾澈,你对我这么差劲,就不怕遭报应吗?”

    “是啊,对我这么差劲,她就不怕遭报应吗?”

    完蛋了,乔依然又惹了这位大爷了。

    “我这是遭谁惹谁了,乔依然,我上辈子是挖你祖坟了吗?这辈子给我添那么多堵,”赖柏海在心里把乔依然给骂了八千遍都不觉得解恨。

    “啊?出人命了啊,赶紧报警啊!”赖柏海才换完衣服,才站在顾澈面前的时候,就被他直接提起来给摔在了地上,“大哥,冤有头债有主,谁惹你生气,你去扁谁啊。”

    “少废话,给我起来,不是要让我叫你爸爸吗?就你这实力,”顾澈躲闪着赖柏海的问题,用脚使劲踩了踩赖柏海的胳膊。

    这阵子,赖柏海是没少受顾澈的气,他现在是磨刀霍霍向顾澈了,“大魔王,我要放大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