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找一个魔爪伸不过去的地方-私人婚-
私人婚

第978章 找一个魔爪伸不过去的地方

    顾澈和赖柏海洗漱完离开的时候。

    顾澈如有所思地问:“我的直觉告诉我,年芳她一定是我的女儿,她叫我爸爸了。”

    完全不当回事的赖柏海,敷衍地回答着:“指不定是小孩子自己用手捂着嘴玩,不小心发出的哇哇音,你就以为在叫你爸爸了。”

    谁让他让自己今天出了那么大的洋相,必须要一点都不配合他。

    哼,这种偷鸡不成还亏本的事情,他以后才不要再做了。

    下次,恶整顾澈,一定要好好计划好,必须要预测好所有的突然状况。

    他就不信了,顾澈能每次都这么幸运。

    “我们都一个月没有见面了,若不是血缘关系,那么小的孩子,她能记住我吗?”顾澈压根就没留心赖柏海盯着他算计的样子,一个人沉浸在他所构造的世界里,“她,一定是我跟乔依然的女儿。”

    一想到那个可爱的小女孩是自己的骨肉,顾澈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了起来。

    然而,一想到那小可怜脸上的伤痕,他的嘴角就下压了起来。

    “轰”地一声,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安全带还没有系好的赖柏海,直接就被撞到了挡风玻璃上上,哀嚎了一声:“我的鼻子啊,很贵的好不好?顾澈,我恨死你了。”

    如果赖柏海手边有个榔头,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抡起来对着顾澈砸下去的。

    气死他了,压根就不考虑他人的感受呀。

    “你给我赶紧回去再做一次鉴定,一定是哪里出了错误?”顾澈死劲踩着油门。

    望着那速度直飚200码了,赖柏海心疼地抱住了单薄的自己,默默地把安全带给系上了。

    还不如去医生协会被那帮老学究烦呢,最多就是耳根子难受点,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生命都受到了威胁。

    车速快地赖柏海只觉得自己耳膜都难受了起来,比飞机上升时候还要难受极了。

    耳畔,全部是顾澈一个人在絮叨着。

    至于他说的是什么,赖柏海是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

    谁让他把车速给开这么快的。

    但是从顾澈那张千年的冰山脸上出现越来越大的笑容,赖柏海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陷入他自己为自己打造的虚拟世界了。

    一个急刹车,系着安全带的赖柏海这才没有再次撞上挡风玻璃上。

    “顾澈,我觉得你比较适合去看看精神科医生。我一定要找交警反馈,你这种病人是不适合开车上路的,你的执照必须要被吊销。”

    “我怎么就能认识你这么个坑货,”赖柏海扬起他那已经破皮的胳膊递到了顾澈面前,“没良心的,你会心疼我吗?”

    正觉得自己发现了新大陆的顾澈,又那会管赖柏海这种抱怨了。

    他单手扶在方向盘上,又抓住了赖柏海的胳膊:“你前几次给年芳,还有我验n的时候,中间有没有任何一个程序是经过别人的手。”

    “这不废话吗?我是谁啊,”赖柏海想抽回胳膊,可顾澈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他闷闷不乐回答着:“我好歹也是个副院长,怎么可能每个步骤都是我经手呢,但是我都是我盯着在。他们还没有那个水平在我眼皮子底下造假。”

    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顾澈的五个手爪子直接就抓疼了赖柏海。

    那如鹰凖般的视线紧盯着赖柏海:“你是扎扎实实在那边从头待下去的吗?中途有没有背对过他们,有没有出去上洗手间,有没有出去接电话。”

    他的逼问倒是让他们心里都响起了警钟。

    瞧着顾澈那像是阎罗王审判他的眼神,他咽了咽口水才道:“不相信我,就再做一次呗。”

    仔细一回想,还真各种细思恐惧了。

    对于自己医术很是自信的赖柏海,还真的有些不确定了。

    似乎,还真是每次实验,他都不是目不转睛地从头盯到尾。

    “呵,你找个没有你爸,没有我爷爷能参合的地方去好好验一验,”顾澈冷漠的语气都能啐成冰了。

    “我说,这还不到夏天呢,你能不能把空掉给关掉啊,”赖柏海只觉得混身都冷得让他不安了,骨头都在冒冷汗了。

    其实空调并没有打开。

    顾澈听闻,就直接把空调的开关给打开了。

    他还调到了最大档,吹得赖柏海“哇哇”直叫,“大哥,你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是我爸做的手脚,你就去揍他啊。感觉要欺负我,我容易吗我?”

    “哼,”顾澈冷哼了一声,又低沉地问着:“能上法庭的证据,签字的人怎么会有你。你还想狡辩到什么时候?”

    一提到那该死的证据,赖柏海有种被自己家老头子给算计了的感觉。

    “我这亲爹,竟然联合外人来坑自己亲儿子的,”赖柏海真是气得不由得笑出了声:“我真是小瞧了我爹,我还说他冥顽不化,不懂得变通,一点也不灵活,所以我们才没有发大财。”

    纵使顾澈不是学医的,他也知道,他爷爷一旦想做成某些事情,那就会不计成本了。

    认识赖柏海这么多年,自己兄弟的为人,他还是很有把握的,“那鉴定,你压根就没有参与过吧。”

    “好啊,他竟然把这些花花肠子全部用在了我身上,”赖柏海喋喋不休地抱怨着:“我还说他这次怎么这么好,医生协会要调查我,他还帮着忙前忙后的。原来这老家伙,背地里对我下黑手了。”

    赖柏海从小就是散养,他父亲就算贵为国宝级的医学大师,但也从来不会对自己儿子开小灶。

    赖柏海想学先进知识,就得靠他自己能力去找人传授,靠他自己去悟。

    最后,赖柏海通过师妹汪水清的引荐,去了一个汪水清实习过的企业的职工医院。

    “水清,师兄平时是怎么对你的,你都记得吧,”赖柏海完全就是一副想要收回成本的嘴脸了。

    不明究理的汪水清推了推鼻梁上的厚实宽大镜片说:“师兄,你想做什么坏事,在你自己家的医院不能做吗?”

    “我长得像做坏事的人吗?”赖柏海缕了缕他额前的碎发,又抛了个眉眼给对方,“帮你师兄这次,我帮你泡到王教授,如何?”

    作者题外话:“韬鹿羁977章我完全看不懂的”

    这个答案是在前面哦,壁球馆哪里哦,宝宝们是忘记了,还是跳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