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 认定了他们是狗男女-私人婚-
私人婚

第981章 认定了他们是狗男女

    “死不了,更毁不了容的,”方睿霖焦急地把连鞋子都没换就抱着赵馨茹冲出了家门去了,“就缝几针而已,不会毁容的。我还是会要你的。”

    女人都是爱美的,尤其是现在她眼角还有额头上那赫然的三条口子。

    凭着方睿霖的直觉,他觉得赵馨茹就是在担心她自己的容貌问题。

    殊不知,她实际上想说的是“你不要跟我抢女儿,好不好?”

    在这种紧急关头,由不得她去说什么废话了,“去愿景医院。完了,我不记得把你手机给我”

    “你别乱动碰到伤口了,我们暂时找最近的医院先止血,愿景医院太远了,”方睿霖看着她脸色都憔悴了起来,对她也不由得轻声细语了起来,“你放心,不会死的,不用找人来盯着我。”

    他后面的玩笑话,她是真的很想笑一笑,然而她实在是没心情也没力气。

    现在她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把她的女儿安然无恙地带回来,“手机赶紧给我。一定要去愿景医院,不然就要出事了,你能找人保护我和年芳吗?”

    “出什么事了吗?”难道自己就这么让她没有安全感吗。

    还需要找别人吗?

    “快,手机,”赵馨茹自己直接挺起身子,就悄然地给乔依然打了电话。

    她防备地盯了一下正在开车的男人,只是言简意赅地问着:“哪个病房。”

    “809病房,”乔依然回答完,赵馨茹克制着难过劝着对方:“你别担心,我马上就去医院了。”

    乔依然还没问清楚方睿霖愿意帮忙吗,哪知道就被挂上了电话了。

    “是家里人生病住院了吗?”

    方睿霖看她魂不守舍,眼圈红红的就一阵心疼:“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一颗颗豆大的眼泪从赵馨茹的眼角滑过,她咬着唇死死盯着正在开车的男人。

    一句“你女儿现在有危险了,我们赶紧让人去保护她的安全”却是那么迟迟说不出口。

    方睿霖看她情绪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就把她手里的手机给接了过来,打了通电话给手下:“愿景医院809病房,保证里面连只苍蝇都飞不出来。”

    “谢谢,”赵馨茹很是艰难地挤出了这两个字,就不再看方睿霖,就改去看窗外的景色了。

    还好他没有多纠结是谁。

    不然,孩子安全了,她却永远失去了她。

    她在心里恨着自己,怎么都到了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了,她还那么自私想把女儿据为己有。

    到医院的时候,赵馨茹像疯了一样,就冲到了809病房。

    “赵馨茹,你是不是不要命了,”方睿霖望着她滴在地上的血,心疼地嚷着路过的护士,“纱布赶紧给我。”

    路过的护士吓得花容失色,直接喊同事送来了一套。

    赶到809病房的时候,乔年芳正在跟阮磊玩的兴致高昂的。

    “再叫一声,小宝贝”

    “哐”地一声,病房门从外面打开了,赵馨茹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床上的小女孩给抱了起来。

    瞬间,乔年芳就嚎哭了起来,“呜呜”

    “你是不是疯了,没看见年芳还在打点滴吗?你就不怕害死你自己的”亲生女儿。

    后面这四个字他还来不及说,就看到了方睿霖跑进来了。

    阮磊来不及抱怨与责骂,就弯着腰把乔年芳的针头给拔了出来。

    神经紧绷的赵馨茹看着小女孩胳膊上青紫的那块,还有那冒着血的伤口,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正在处理着年芳伤口的阮磊,漫不经心扫了眼给他递纱布的男人,没好气地又看了眼赵馨茹的伤口:“他知道了,揍你了?”

    赵馨茹心虚地看了眼方睿霖,生怕他说不是。

    “嗯,算是吧”心里害怕地不得了的赵馨茹生怕阮磊意识到什么,又对年芳下狠手的时候,就抱着年芳往外跑了,“先走了。”

    之前谈合作的时候,方睿霖是见过阮磊的,当时对他的印象就是一个有城府的商人。

    除此之外,他也就没有什么多的感觉了。

    但是此刻,听着他跟赵馨茹说的那些话,他心里有些不太平了。

    她跟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她抗拒回到他身边,是与这个男人有关吗?

    如果说他们之间是那种关系,她又为何这么着急把乔依然的女儿给抱走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方睿霖,我们回家,赶紧的,”赵馨茹一个人抱着孩子,走在走廊上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微胖的女人凶巴巴地盯着她。

    她惧怕那是阮磊的人,会把她的女儿抢走。

    方睿霖用着很是不屑的眼神扫了眼阮磊,就跟了上去。

    “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阮磊对方睿霖那么轻视自己的眼神,很是恼火。

    那个微胖的女人就是徐灵巧,她当真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指着抱着哇哇大哭的赵馨茹就是一顿骂:“你偷孩子偷到这里来了,小白脸,你女儿都要给人偷走了,你还不出来。”

    阮磊不情不愿地走出了病房门口,没好气地嚷着:“不关你的事,让他们走。”

    这年芳本来就是赵馨茹的亲生女儿,她跟方睿霖之间的私事外人当然是不好插手的。

    人家亲生父母要把孩子给带走,他更是没办法拒绝了。

    更何况,这孩子待在乔依然身边,也是给她添麻烦了。

    徐灵巧扬起那粗粗的手指,指了指方睿霖,还有头破血流的赵馨茹和一脸死气沉沉的赖柏海,掏出手机就给顾澈打电话了,“老同学,你赶紧给你那位副院长的朋友打电话。大妹子的那个畜生老公,竟然要把那个小姑娘给卖掉了。”

    方睿霖愕然,副院长不就是赖柏海吗?

    他与赖柏海的部分朋友也是相识的,今天还真是怪事一箩筐了。

    赵馨茹难过也暂停了盯了眼这个微胖的女人,又回头看了一眼揉着太阳穴的阮磊。

    这究竟是唱的那出戏。

    这个女人不是跟阮磊一伙的吗?

    徐灵巧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吓唬着方睿霖和赵馨茹:“我可告诉你们啊,我老同学可是不好惹的角色。他就是鼎鼎有名的顾家长孙,你们敢得罪他吗?他是个人心肠,肯定是不会放过你们这些人贩子的。”

    “趁着警察没来之前,你们赶紧把孩子给放下。”

    一听到是顾澈,方睿霖直接笑出了声,直接轻而易举地就把徐灵巧的手机给夺了过来,“想领人,去我公寓。”

    “哦,”顾澈正紧张兮兮地等着鉴定结果出来,就挂了电话。

    “你们认识?”徐灵巧觉得很是不可能,“你别骗我,我是不会让你们就这么走的,我报警。”

    看着方睿霖很不客气地把徐灵巧给推开了,阮磊骂骂咧咧道:“一个男人连女人都不尊重,又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言毕,他就扶住了倒在了休息椅上的徐灵巧,“要你瞎掺和什么,你儿子好了吗?”

    还想追上去的徐灵巧,直接就阮磊给抓住了手。

    “你个丧心病狂的畜生,连自己女儿你都卖,你该去死了算了,”徐灵巧抡起拳头对着阮磊就是扎实的一拳。

    在电话挂掉的之后,顾澈咬着唇,死死盯着满眼庄严的赖柏海,他急促不安地问着:“怎么样?”

    赖柏海用着一种复杂又不安的眼神望了眼顾澈,就又埋头摆弄着器械了起来。

    进过五分钟的煎熬时光,顾澈总算看到了赖柏海摘下了口罩。

    他的表情很是不对劲,还对着自己摇头。

    顾澈有些失望地闭上了眼,他心里很是不甘心,喉结微动。

    “啊!”顾澈少有地对着无辜的桌椅板凳发起了火。

    “嘭,啪”此起彼落的声音,老旧的桌椅不一会就“嘎吱”地响了起来,碎掉了。

    看着他整个人恨不得毁灭地球的样子,赖柏海语重心长地拍着他肩说,“兄弟,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回答他的是,更加激烈的砸东西的声音。

    “冷静点,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消息”

    不想听赖柏海宣布那残忍的现实,顾澈给唐浩宇打了电话,“给我把那对狗男女往死里整。”

    一直不动乔依然,是因为他不愿意相信她背叛了自己。

    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他,顾澈你就是个傻子,绿帽子都快有足球场那么大了。

    “好好跟乔依然谈谈吧,年芳也不是她亲生的,”赖柏海抓着顾澈的双肩,是他俩面对着面。

    顾澈的拳头都已经递到了赖柏海的下巴边了,他突然就停下手,“不是亲生的?”

    赖柏海机械地点了点头,“如果她狠心把你们的孩子给藏起来,存心不让你见,就会很棘手,这是坏消息。”

    “臭小子,你就不会捡重要的说吗?”

    顾澈心里顿时有种炸起了烟花的喜悦感了,“我找那死丫头去!”

    竟然敢糊弄他。

    乔依然,你给本少爷等着,不把你抓回来,我跟你姓。

    看着顾澈笑得是花枝烂颤的样子,赖柏海也替他开心了起来。

    “乔依然,你在哪,”顾澈的心情是激动的,但是在电话里他还是表现得冷漠至极,像是要把给她冻死才好,“你要还想见年芳,就去珈蓝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