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对着她玩高冷-私人婚-
私人婚

第982章 对着她玩高冷

    “你就舍得自己的女儿不在身边?难道你就打算一辈子这样?要不要我帮你”

    “不要”赵馨茹情急之下就抓住了他胳膊。74b83

    她那黯淡的眼神全是害怕与不安,哪里还有以前的神采风扬的女强人模样了。

    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点太大了,赵馨茹不好意思地把手给收回去了,扯着尴尬的笑容说:“我以后生不了孩子了,年芳是我唯一的孩子了。我不希望她被方睿霖的未来妻子抚养,我不放心他们。”

    听到赵馨茹说她以后生不了孩子了,顾澈还是有些讶异的。

    他没立场帮方睿霖去拿主意,方家也是个豪门。

    尤其是方睿霖的母亲那更是出生名门世家,对待子嗣后代的观念至少是比顾家强的,肯定是希望唯一的儿子能给他们生个孙子出来。

    “放心,”顾澈心情很是复杂,可碍于他们之间那复杂的感情,他有很多的话都没办法说出来,“以后有事情,随时找我。”

    “我会的,”他的这份保障与贴心,是赵馨茹很感激的,“为了给年芳一个健全的家庭,我会尽快去组建一个健康的家庭,彻底远离方睿霖。再帮我照顾她一阵,好吗?”

    照顾一时是朋友之情,时间再长,她也不敢提。

    对她这个提议,顾澈不太赞同,“年芳叫了我爸爸,那她这辈子就是我女儿了。我不会干涉你以后的幸福,但是我也没办法让我好兄弟的女儿去叫别人爸爸。”

    她很是欣慰地望着顾澈,唏嘘着:“你怎么不问我,现在知道后悔了吧,是不是当初就应该听你的,别一头扎进去。”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也是还会选择这样爱一场的。

    “我们今天的谈话,我希望就我俩知道,”顾澈回头望了望别墅的方向。

    “求之不得,”赵馨茹淡雅地笑着,又朝着顾澈伸出了友谊之手。

    “爸。”

    “呜呜爸”

    顾澈一回头就看见了泪眼婆娑的年芳,正扯着嗓子大哭着。

    她伸着手看着顾澈,在方睿霖的怀里上下挣扎着,含糊不清叫着:“爸。”

    “我女儿在叫我了,”顾澈眼里的父爱都要溢出来了,他轻轻碰了碰赵馨茹的手掌心,就快步跑到了方睿霖的面前。

    一把就把小女孩给抱起来举高高了,逗得哭得眼泪鼻涕满身的小女孩立刻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宝贝,跟你干爹再见,”顾澈抱着乔年芳,让她的小脸对着方睿霖的脸,“亲他一口。”

    现在的方睿霖,刚被这个小女孩哭得一身脏兮兮的,分不清是她的口水还是鼻涕了。

    总之,就是很狼狈,以至于他看向乔年芳的时候,都有点凶了。

    “哼,”小女孩傲娇地就是扭过头对着顾澈的脸就是“吧唧”一下,就乖巧地趴在他肩膀上了,软糯糯地叫着:“爸,爸”

    顾澈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方睿霖的胸口说:“你也一把年纪了,看见年芳,难道就激发不出你的一点父爱吗?”

    被小女孩嫌弃了,又被顾澈这样挤兑,方睿霖直接给了他一记白眼,就低头把西装外套给脱了下来

    在一旁的乔依然,立刻就瞪圆了双眼急呼了起来:“顾澈,你把孩子给我。”

    乔依然很是不安地看着赵馨茹,她见到了同样也是不安的面孔了。

    她正要扯着顾澈赶紧离开之时。

    哪知道,某个有女万事足得的长腿男人,就已经转身大步朝着门外走了去。

    “依然,你赶紧回去吧,”赵馨茹拍了拍她肩膀,语重心长地说着:“答应我给年芳一个完整的家。”

    在这种关头,要是直接劝她回答顾澈身边,她是断然听不进去的。

    也就只好从她心软下手了。

    “哎我去把年芳给追回来,”乔依然慌张地就跑上去追顾澈了。

    到了顾澈的车边,他直接把年芳放在了安全座椅上,又心疼地在她小脸上吻了一口:“爸爸带你回家,自己先乖乖坐一会。”

    舍不得爸爸怀抱的小女孩,似懂非懂地望着他,也就不闹了。

    听着汽车已经发动了引擎声,乔依然什么都来不及想,就跟着一起上了车。

    她才上车,还没坐稳,车子就已经启动了

    小女孩一直开心地看着爸爸还有妈妈,乐呵呵地“咯咯”直笑。

    她很是后怕地握着她的小手,又把她俩的脸紧紧贴在一起,庆幸地说着:“还好我的年芳还在我身边,还好你没事。”

    万一她有事了,乔依然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些上一辈的仇恨,能不能不要再波及到下一辈了。

    “么,么,”乔年芳开心地望着乔依然叫着。

    “小家伙,你是在叫妈妈吗?”她惊喜又欣喜地恨不得哭起来了,“再叫一声,妈,妈。”

    她没有经历过顾毅张口第一声叫妈妈的时候,所以此刻的喜悦把她心里的迷茫与难过都赶走了。

    正在开车的男人,有些伤脑筋地看着后座上那个不系安全带,几乎整个人趴在儿童座椅上的女人,嘴角忍不住勾起了灿烂的笑容。

    他往后瞟的时候,引得乔年芳开心地对着他喊着:“爸,爸”

    “乖,”顾澈放慢了车速,把手伸到了后面,揉了揉那颗小脑袋,却又假装不注意地碰到了乔依然的手。

    在乔依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很快把手给收回去了,很是避讳地用纸巾擦了擦手。

    被他这一细小举动给伤害了的乔依然,敛了敛眼眸,就又逗弄起这个正在呀呀学语的小女孩,“再叫一声妈妈,好不好?”

    可是很不巧,乔年芳就是发不出完整的“音,只能发出“的音。

    被乔依然教过几次之后,小女孩就不高兴了,开始挠自己的脸玩了。

    “小祖宗,抓不得,会毁容的,”乔依然这才意识到乔年芳还是在住院的。

    他不知道顾澈会把她们娘俩带去哪里,但总比她抱着女儿在外面要安全吧。

    她也默认顾澈把女儿给带回去了,就清了清嗓子说:“能不能给年芳找个医生,她脸上的伤定期还是要涂药换药洗伤口的。”

    提到女儿的伤,顾澈就很想发火了。

    好端端的,干干净净的女儿到她手上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小花猫的脸了。

    他把火气全部发到了赖柏海的身上去了:“去我顶楼公寓,戴上年芳最近需要用的药。你二十分钟必须到。”

    也不管那边回答没有,顾澈就这么武断地挂掉了电话。

    “谢谢,”乔依然抓着年芳的小手不让她挠自己,又询问着顾澈:“待会能不能找个商场停一下,我给孩子买几对小手套,免得她又偷偷地抓脸。”

    这次顾澈既没有打电话,又没有回答她。

    就那么把车给开回了公寓。

    是他们结婚最初住的那个家。

    为什么会来这里,是因为他在去珈蓝别墅路上,突然想到的,让一切回到他们最开始的样子。

    同时,他也让人把年芳的日用品从海边别墅给搬了过去。

    “顾澈,你有听到我说话吗?”乔依然怕他是没听见,就又重复了一遍。

    那知道,他还是不回答,还按响了喇叭。

    可是乔依然望了望,车子前面压根就没有人和车,也压根就没有到转弯的地方。

    他之所以这么做,乔依然也懂了,他是不想跟她说话,嫌她吵。

    望着后视镜里她那垂败的样子,顾澈心里真的是爽爆了,死女人,也让你尝尝吃瘪的滋味。

    回到公寓的时候,赖柏海早已经到了。

    佣人们也把乔年芳的婴儿床等一切都布置好了,还给她温着抗过敏的牛奶。

    “顾先生,太太”

    都是海边别墅的佣人,也都是认识乔依然的,所以就很是自然地叫她“太太”了。

    见着乔依然也没有反感,弯腰就在那婴儿床上拿出了罩住手的小手套,就给女儿戴上了。

    顾澈把佣人打发走了,叮嘱她们回去不要乱说话。

    赖柏海仔细检查了乔年芳的伤口,就留下了几瓶药,嘱咐着乔依然:“涂得药一天五次,药是饭后吃。可以不用打针了,孩子不舒服随时联系我。我先走了,还有个小祖宗摔伤了,得去伺候。”

    见着这两人一点也不关心他说的另外小祖宗。

    赖柏海很是没有存在感,就干咳了几声道:“顾毅看着他妹妹的东西全部被带走了,在家里大哭大闹的,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正给乔年芳喂奶的乔依然,手上一松,那奶瓶就硬生生地砸中了乔年芳的鼻子,疼的她哇哇大哭了起来。

    “乖,都是妈妈不好,不哭了啊,”乔依然一边红着这个小的,心里又着急万分惦记着那个大的,“顾毅他摔到骨头没?是胳膊摔断了,还是腿?他一定好疼。”

    条件反射地,她就去看顾澈了,她想去看看儿子,希望他能同意。

    对比她的提心吊胆,顾澈只是在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心里一紧,随后就没太强烈的感觉了。

    男孩子嘛,摔一摔长得还扎实点。

    “我送你过去,”顾澈直接无视了乔依然的视线,就那么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