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父子大战-私人婚-
私人婚

第984章 父子大战

    “嘿,”乔依然朝着离开的那两个人背影叫着。

    就是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无赖她手上还抱着一个小奶娃,要不然她一定要追上去跟过去看看。

    伤在儿身,疼在娘心,乔依然自打听到顾毅受伤后,就无精打采的了。

    要不是小奶娃被饿的哇哇大叫,她还是会继续一个人沉静在难过的情绪里。

    电梯里的赖柏海端着下巴,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上下扫视着顾澈:“呦,你长本事了啊。对她那么傲娇,不怕她一个不高兴就跑掉吗?”

    对于这种可能顾澈哪能不去防范于未然,他斜昵赖柏海一眼:“那她也得有本事离开那道门。”

    这么难得才回来的老婆,要不是怕她手腕和脚腕会疼,他肯定会用铁绳绑她双手双脚了。

    想到这里,他带着淡笑的嘴唇就抿紧了起来,带着蕴怒的眼神望向了一脸轻松的赖柏海。

    “干嘛?你又哪根筋不对,”赖柏海以为乔依然回来了,他就是彻底脱离了苦海。

    哪知道他高兴没两秒钟,就又被他这种阴森恐怖的眼神给盯住了。

    随着顾澈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药箱上,赖柏海总算松了口气道:“顾毅啊,他没啥大问题,我助手已经过去给他包扎好额头了。你儿子就是难过,生气你赶走了他妈妈,又把她妹妹的东西往外丢”

    “你赶紧回去把他接过来,看见他妈和他妹妹,他就全好了。”

    “谁要问他了,”顾澈并不是不关心自己的宝贝儿子,只不过比起儿子,他是更关心老婆的。

    刚才在回来的路上还有在家里的时候,他可是暗中都观察到了乔依然那手背上还有手腕上的伤疤。

    那个蠢女人,太爱自以为事了。

    “你去给乔依然送点药,最好能祛疤的,她手上伤了那么多,你一个当医生的,居然没看出来。”

    这通无名火,他是肯定不会去对乔依然发的,所以就波及到了可怜的家庭医生赖柏海的头上来了。

    电梯这时候已经在这层楼停了下来,顾澈径直就走了出去:”你上去做你该做的事,别给我乱说话。”

    这是招谁惹谁了。

    你老婆不回来,你心情差,赖柏海觉得自己作为朋友是有义务承受他的坏脾气。

    这你老婆受伤了,也要怪他吗?

    气得赖柏海按电梯的时候,直接嚷道:“我非要说,就是你心疼她。”

    “那我们干脆一起算算跆拳馆的账好了,”顾澈说着说着,语速就变得快速了起来,“我觉得有必要给你专门举办一个party,向所有的名媛淑女宣布一下,你赖柏海常年惧怕相亲,就伪装自己喜欢男人。你说那些跟你相亲过的,对你还心存歹念的小姑娘们”

    他故意不说完,还悠然自得道:“我想诚实的汪水清医生是很愿意帮你这个忙,去帮你澄清的。”

    “顾澈,你给我等着,我不把你家给搅和得天翻地覆我不是人,”赖柏海恶狠狠说后面半句话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死鬼,憋死你,还玩深沉,”赖柏海稍微一想想,也就知道他的动向了。

    在乔依然还没回来的时候,用要死要活去形容顾澈都不为过了。

    当然他的要死要活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在外,顾澈还是那个冷酷无情高贵的大总裁。

    嘴上咒骂他,但是心里还是会为他觉得庆幸了。

    只要乔依然在顾澈身边,顾澈才是个有血有心的人。

    正在给乔年芳喂奶的乔依然,听到门从外被打开的声音了,她就抱着女儿小跑了过去:“你不是过去看顾毅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说的话明明就是很平淡的词句,但是那语气就是很自然而然地留露着小女人对丈夫的撒娇与责怪。

    当下,赖柏海有点懂了,什么叫做一家人。

    就是打完架,捅完刀子,彼此都还不拿彼此当外人的人。

    “咳咳,是我,”赖柏海低着头把他眼底的笑意给掩盖住了,换了一副高冷的样子望向了乔依然,“我看你手上有伤,刚下去车里拿了点药。”

    终究还是心疼自己好兄弟的,所以对乔依然不可能没有一点微词。

    因为是抱着乔年芳喂奶,所以乔依然胳膊上的伤势全都露在了外面,她慌忙地想遮掩起来。

    然而她今天穿的是短袖,压根就没地方遮,就只好尽量把那有伤的地方藏在年芳的衣服下了,“谢谢赖医生,我没事的。你还是赶紧去看看顾毅好了,能不能待会给我个电话。”

    像是怕拒绝一样,她又小心翼翼观察着他表情说:“若是你怕顾澈生气,能不能就只给我发张照片。”

    “我又不是狗仔,你想知道自己问顾澈,”赖柏海看乔依然也小心翼翼又低眉顺眼的样子,很想问问她,你是哪根筋不对要对顾澈捅刀子的。

    踌躇了一会,他就不告而别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乔依然赶紧叮嘱着:“赖医生,请你好好照顾小顾毅,他还那么小。”

    正要关门的男人,背对着她冷讽着:“他还那么小,你怎么又忍心不要他。”

    那小家伙哭起来不要命只要妈妈的样子,简直就是听者都忍不住流泪了。

    “我”

    回答她的就只有一声“砰”地关门声。

    当顾澈和赖柏海驱车回答海边别墅的时候,顾毅正抱着大门口的石柱子,大声嘶吼着,也不说话。

    只是呜呜哇哇,像个无助的小兽一样哭泣着。

    他身边放了几个乔年芳的小玩偶,宁老太太坐在他身边心疼地哄着他:“家里不好玩,我给你把二叔和姑姑叫回来陪你好不好?让你二叔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好啊?去爷爷家里玩假山好不好?””

    “呜呜”顾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还不忘摇头拒绝着。

    那小小的身子听到汽车的声音。

    看着顾澈从车上下来,他就捡起了两个小玩偶,就冲到了顾澈的面前去了。

    瞅着自己哭成泪人的儿子,额头上还贴了三五个小纱布的样子,顾澈就蹲下神伸出了怀抱迎接这个小男孩。

    顾毅一蹦一跳到了他面前,对着顾澈帅气的脸庞就接连把手上的玩偶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