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拉帮结派-私人婚-
私人婚

第986章 拉帮结派

    “没有哦,”顾毅是盘着腿坐在床上的,随之就往后一倒,直接就枕在了顾澈的背上了。

    那小手指了指背后的方向,很是开心地跟乔依然介绍着:“喏,爸爸!”

    “睡着了啊,”乔依然柔和地跟顾毅说着话。

    她只是感叹一下而已,那知道听在她儿子耳朵里就以为妈妈问爸爸是不是睡着了。

    于是乎,顾毅趴在顾澈的肩膀上,开始摇他了,“爸爸,你睡着了吗?爸爸,妈妈问你睡着了吗?”

    好一个耿直的小男孩。

    “顾毅,别吵爸爸了,让他睡觉吧。妈妈也困了,要睡觉了哦,我们改天再聊好不好?”乔依然说完,就看顾澈肩膀上的被子被顾毅给拿掉了。

    他那结实又光泽的后背上,有道伤疤是那么的明显。

    那是曾经他把她从游泳池里救上来的代价。

    这个男人对她真的是好到没话说,可是这些都被她亲手葬送了。

    也不知道他胸膛上的伤疤又是个什么样子的了。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顾毅难得跟妈妈说上话,就忍不住一再追问了,“我不要你睡,我要你陪我。”

    再懂事,他也只是个两岁多的小孩,丝毫都不会隐藏自己的真是想法。

    听着那软糯糯的乞求声,乔依然实在是无法拒绝了。

    她点头着:“我们小点声音,好不好?顾毅,你知道爸爸手机的耳机放在哪里吗?”

    小男孩摇了摇头,又直接爬到了顾澈的身上去了,揪着他耳朵问:“耳机呢?”

    看的电话那边的乔依然是一惊一乍的,顾澈不是那种好脾气的男人,他的起床气也是很重的。

    生怕自己儿子挨揍或是挨骂的乔依然,不由得提到了音量制止着顾毅:“傻儿子,别弄他了,我们来聊天玩。”

    “那好吧,”顾毅白了顾澈一眼,爸爸真是一如既往地讨厌,还忍不住拍了拍爸爸的屁股当做对他的教训了。

    谁让爸爸分开他和妈妈的。

    然而,顾澈哪里是睡着了。

    自己儿子鬼鬼祟祟盯着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这臭小子是想干嘛了。

    要什么耳机,让他一起听听不就好了。

    顾毅只顾着看手机里的妈妈,就那么趴在顾澈的身上,也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机爸爸其实还没睡着的。

    这两母子聊得都是些很琐碎的事情,简直就是无聊透顶的事情。

    无非就是儿子问妈妈去哪里了,是不是爸爸欺负她了,妹妹乖不乖,妈妈还爱不爱我。

    妈妈问儿子吃了什么,有没有想她,有没有哭鼻子,每天怎么过的。

    她的声音是刻意压低了的,很温柔,像是丝绸一样柔软。

    顾澈很是想念她的发香,还有她窝在他怀里这样低声轻语跟他聊天,甜甜叫他“老公”的时候了。

    假装熟睡的男人,只是随便歪了歪身子就把儿子给摔进了怀里,还把他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嘘,儿子,”乔依然看着手机屏幕里放大的顾澈脸庞,就叮嘱着顾毅不要说话了。

    万一顾澈发现了,他们这电话差不多就打到头了吧。

    “为什么?”顾毅扭着小小的身子,用手戳着顾澈的胸膛,“醒了吗?”

    毕竟是跟顾澈生活过许久的女人,乔依然当然是知道顾澈睡着之后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了。

    就是像现在,白日里绷着的冷脸,完全放松了下来,看起来就像个邻家的帅气大哥哥一样。

    “不许闹了,去睡觉,”乔依然不舍地跟自己儿子挥着手说着晚安。

    恋恋不舍的顾毅嘟着嘴就是舍不得挂电话,那张跟顾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脸皱巴巴地就要哭起来了。

    “妈妈亲你一个就去睡觉好不好?”乔依然透着顾毅不乐意的小脸,还是忍不住望着他身后的顾澈。

    仔细打量他,才发现现在的顾澈比以前更多了几分男人味。

    有钱,对女人大方,家世不错,长相不错,这样的男人无论结没结婚,离婚过几次,都会是女人们向往的对象。

    只是这么好的男人,她却伤害他那么深。

    她这样的女人,曾经拥有过他几年,也不算亏了。

    “不要嘛,妈妈,我要去找你,我想你了,”顾毅忍不住抽噎了起来,“阿姨们说你不要我了?是不是真的?”

    他才不要当什么男子汉,他只要当有妈妈在身边的小孩子。

    夜晚,是一个人最为脆弱的时候了,尤其对一个敏感又多疑的小孩子。

    他的哭声是越来越大了,乔依然心里也很是心酸,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儿子,踌躇着:“妈妈不会不要你的。”

    她低着头擦眼泪之后,再次抬头就看到了泪眼汪汪的顾毅身后的顾澈醒了。

    瞧见那触目惊心的两道伤口之时,乔依然只觉得喉咙很是酸涩,她就那么傻愣着看着顾毅,挤不出一个字。

    明明“对不起”三个字都已经要溢出喉咙了,可是她却没力气说出口了。

    顾澈只是扫了眼眼圈红红的女人,就二话不说地把手机给挂掉了。

    “妈妈,”顾毅不管不顾地就抡起了拳头砸向了顾澈,“坏人,你把妈妈还我。”

    大半夜,儿子老婆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话。

    吵得他脑仁疼,顾澈把顾毅额头上的领带给扯了下来,“丑死了,还哭。”

    “嗯,呜呜”顾毅挣扎着就要爬下床去找妈妈,“妈妈!”

    顾澈直接把这小人儿给禁锢在怀里,捏着他小鼻子,怒其不争道:“要怪就怪你自己,你要是不受伤,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你妈了。你看看你,都要毁容了,你妈妈嫌弃你丑,说不定又会走。”

    于是,可怜巴巴的小男孩哭的更用力了。

    那小短腿瞪着顾澈的肚子骂着:“骗子,明明是你不要妈妈了。”

    “谁说的?”顾澈想说谁敢说这种话,他要去撕烂那些人的嘴。

    可转念一想,他全部的亲友,怕是没有哪个不会这么以为了,除了成天被他折腾验n的赖柏海。

    自打乔依然捅了他,头也不回地走掉了,他在外人面前就是表现得要整死乔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