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 不做决定的男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988章 不做决定的男人

    “啾咪,干爹,”顾毅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抛了个飞吻给方睿霖。

    这两父子不是前一段时间还水火不容,儿子把老爸给逐出家门了吗?

    怎么这么快就和好了,方睿霖只要随便想想就知道原因了。

    还不是因为乔依然,现如今的境遇也是拜乔依然所赐了。

    方睿霖扯了几张纸给顾毅,又把他给抱了下来,就打了内线电话给唐浩宇了,“带着顾毅去休息室喝点汽水,饮料。”

    “我不能喝的,”顾毅嘴上说着不要,但是啃着鸡块的小嘴,就忍不住舔了舔唇。

    分明就是一副,我很想喝,但是我爸肯定不会让我喝的样子。

    他都两岁多了,喝过的汽水次数不超过三次,每次都是他哭着求二叔,才能浅尝一小口的。

    “不想喝汽水,就给顾毅榨果汁吧,”方睿霖吩咐着刚进来的唐浩宇。

    顾毅每次去集团的时候,都是小天使模样,所以唐浩宇也很是喜欢他,直接就弯腰把他和那桶鸡块给抱了起来,“想喝哪种汽水呢?可乐吗?你爸爸能同意吗?”

    他可是顾澈最贴心的助理了,顾家老小上上下下的喜好,他也是略知一二的。

    “我能都尝尝吗?”顾毅这个小家伙倒是一点也不客气了。

    见着自己爸爸也不出声阻止,一心只看着文件。

    顾毅那双精明的小眼神,就又得寸进尺地直直地盯着顾澈手边的手机,用乞求的视线望向了唐浩宇。

    “玩叔叔的手机就好了,”唐浩宇小声地凑在顾毅耳边说着话,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未经允许就去动顾澈的手机。

    小家伙不乐意了,噘起了嘴。

    瞅着顾澈那眼眸深重的样子,还有方睿霖复杂的眼神,唐浩宇赶紧抱着小孩就跑掉了,他可是看到顾澈恨不得把手上文件给盯出个洞来了。

    “你有我妈妈的号码吗?”顾毅小眉头都要凑在一起了。

    唐浩宇一进去休息室,就把门从里面关上了,还反锁了,就拨通了电话递给了顾毅:“偷偷的啊,别被你爸爸看见了,他会生气的。”

    因为自己是孤儿出生,所以唐浩宇很动顾毅这种小孩渴望妈妈在身边的心情。

    也就尽可能地满足了顾毅的小小要求。

    “我爸爸他”顾毅想反驳来着,可这时候乔依然的手机已经被接通了。

    “浩宇哥,你找我?”乔依然很是意外的声音回响在顾毅耳边了。

    “是你的小宝贝啦,”顾毅抱着电话就躲到了休息室的阳台上了,还很是防备地盯着唐浩宇,生怕被他偷听去了一样。

    唐浩宇乐得清闲地坐在了沙发上休息了起来。

    自己像顾毅这么大的时候,应该还在孤儿院吧。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是记不清楚的,更是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为何人。

    这样的他,又怎么配得上美好又年轻的顾小悦。

    那日,顾小悦在电话里算是半开玩笑地说着“爱死你了”,可能说者无意,但是听者有心了。

    他本来是想狠心地跟顾小悦声明,自己是不会喜欢她的,让她不要再花多余的心思在自己身上。

    可是后来约得那顿晚餐,顾谦竟然去了,他也没办法说出来。

    再后来,乔依然妹妹的不雅照在上传开了,忙的他是没空去正视这个问题了。

    当顾澈抬起头来的时候,方睿霖直言不讳道:“最简单办法就是你现在跟乔依然去领离婚证,拖着老爷子。毕竟是你孩子的生母,你们之间纠缠不清,我想爷爷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老人家说到底,还是心疼唯一的孙子,怕你受伤害呗,”方睿霖的话中之意还是挺担忧地,但是他的行为举止却不是。

    只见方睿霖双腿直接就抬起来搭在了顾澈的办公桌上,又点燃了一根烟,用着悠闲看好戏的神情瞄着顾澈。

    意识到方睿霖说的话题,顾毅听到一定会抓狂的,顾澈扫了眼办公室,又狠狠剐了眼对方:“既然你出卖了我,这个烂摊子,你自己收拾。”

    随之,顾澈就把那厚厚的文件丢进了方睿霖的怀里。

    昨天晚上他才把乔依然往公寓带,今天早上就铺天盖地的毁约,解除合同来了。

    他对他自己手底下的人是信任的,因为他不会留多嘴的人在身边。

    “我干儿子已经出去玩了,”方睿霖倒是也不反驳顾澈,玩味地笑了笑,这才一语道破道:“换句话说,你是自投罗。我爸早就找人盯着我的一言一行,你昨天又何尝不是当了他的说客呢。”

    顾家老爷子不同意顾澈和乔依然在一起。

    方睿霖的父母也是极其不赞同方睿霖和赵馨茹来往。

    两个男人在空气中电光石火了一会。

    突然,方睿霖就挑眉笑了笑,站起了身整理着西装:“很是不巧,我的护照,甚至是户口本都已经别我妈给保管了。真是爱莫能助呢?”

    “也麻烦你告诉老爷子,大难,哪有主帅不坐镇总部的,”顾澈算是知道这家伙,一大早上就还这么阴阳怪气是为什么了。

    现如今,顾思楷无论跟顾澈说什么,顾澈都是不会听的,甚至已经许久不去老宅子看他老人家了。

    在顾澈身边,说的话有分量还能让顾澈听进去的,方睿霖就是不二人选了。

    顾思楷是方睿霖父亲的养父,予他而言是比亲爷爷更加需要尊敬的长辈,对于老人家提的要求,她当然是不会拒绝的。

    可这不代表他就没有立场了,他转身瞟了顾澈一眼:“我已经安排秦伦半夜飞往伦敦了,我们现如今的局面,只有朝外发展了。”

    国内的企业,或多或少都会与海乾集团相互交错着某个部分。

    尽管也是跨国企业,但远远不如海乾集团根基牢靠。

    商人都是重眼前利益的,孰轻孰重,他们也很快就能做出决断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顾澈拨弄着手机,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拿着身份证,去到你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开具户籍证明。你照样想娶谁就娶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