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已然成了过去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989章 已然成了过去吗

    方睿霖的脚步在原地顿了顿,沉吟了一会,才说:“搞清楚了没,年芳是你女儿吗?”

    提到那个小不点,顾澈可谓是心情大好。74b83

    一想到那个小可爱不是乔依然背叛自己生下来的,他就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送给乔年芳才好。

    “你觉得我眼里能容下沙子吗?”顾澈不想欺骗自己的好友,但也不能对年芳的身世,就这么轻易和盘托出来,“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好给你准备礼物。”

    至于方睿霖究竟会不会跟赵馨茹在一起,他无法保证。

    像赵馨茹说的那般,不知道未来方睿霖的老婆对年芳会不会好,会不会觉得碍眼。

    综合来看,年芳还是待在他跟乔依然身边才好。

    除非,孝顺儿子方睿霖娶了叛逆女赵馨茹再说。

    要跟赵馨茹结婚吗?

    这样把她绑在身边,他要的是一辈子的相濡以沫吗?

    他不知道,他不介意她以前的感情史,可是他妈妈会介意。

    那个狠心的女人昨天居然那样说她不能生育了

    他必须找个绝对能相信的机构去验证一下。

    想起待会要去的地方,方睿霖意味深长地问了句:“赖柏海还能信赖吗?”

    “那他对谁,因为什么事了,”顾澈懒洋洋地盯着他,他心里差不多已经知道方睿霖要去干什么了,“不过,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觉。验不验重要吗?你问问你自己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看来,是自己昨天的话,让赵馨茹有了行动。

    若不是看在赵馨茹是乔依然的好朋友份上,他倒是不会多嘴的,毕竟在男女之事上,男人是不会吃亏。

    男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劣根性,恨不得什么好事都沾着,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方睿霖懒得跟顾澈去解释,直接武断地评价着:“你女儿跟你一样不讨人喜欢。”

    “哼,你最好是一辈子都不要喜欢她,”顾澈很是傲娇地对着那道郁闷的背影说着。

    一想到可爱的年芳万一哪天知道她自己的身世了,就要转头喊方睿霖“爸爸”,他心里就开始难受了。

    方睿霖出门的时候,刻意把顾澈的办公室们给摔得重重的“砰”声。

    “活该你女儿不喜欢你,”顾澈心里有种小得逞的高兴。

    哎,自己的这个好兄弟,真是个可怜蛋。

    等方睿霖那天能搞定他那个强势的妈妈之后,顾澈觉得他才有可能会把年芳的身世告诉他。

    万一,方睿霖的母亲知道了,怕是这辈子赵馨茹都要见不上年芳了。

    想起那个小姑娘昨天开口叫自己“爸爸”了,顾澈就恨不得放下手中所有的活,跑回去抱着她哄着她玩。

    真想自己也有个女儿啊!

    “有儿子有老婆就够了,”顾澈可是受不了让乔依然再次受苦,也不愿意去承担到时候乔依然和未来孩子会发生的溶血境遇。

    但是世事往往是难以预测的,偏偏他所不希望的事情,在不久后就发生了。

    他爷爷的动作很快,快到顾澈沉思的时候,已经有银行家打电话来催贷款的事情了。

    “郭行长,海边城已经进入了二期,未来的收益一定很可观的。是上个月的还款和利息还没到账吗?”

    那边郭行长面露难色,但仍旧是顾左而言他地道:“顾总,我们银行内部,还是重新审核了一下,觉得这个房地产还是高危项目。您看”

    “可是我昨天才听说,您手下的四个副行长可是去外地拉了好几个房地产的业务呢?”顾澈不疾不徐地问着。

    家里的老爷子这次还真是下了狠心,想让他弹尽粮绝吗。

    郭行长也不想陷入顾家的内部斗争之中,明眼人都明白这是爷爷再教孙子做人。

    顾家的未来,还不是由现如今跟他通话的顾澈掌控的。

    他也为难,只好退而求其次,委婉地说着:“就是我这几个不懂事的副行长,还得我都不敢跟你签第二期贷款的正式合同了。下一期的贷款我尽量想办法帮你争取争取。”

    面对这种万金油的答案,顾澈不想继续虚伪地聊下去,就只道了声“谢谢”就客气地挂电话了。

    这一天,顾澈忙到是没时间喝水了,工作电话和工作电邮让他忙的是焦头烂额,还有董事会那群人得应付。

    还要不停地跟秦伦保持着联系,国内市场遇上了障碍,国外的每一步都是不容许出错的。

    再加上前一段遭受的丑闻余波,他压根就无暇去顾忌顾毅了。

    一直到唐浩宇抱着熟睡的顾毅进来,小声问着:“小少爷是先送回去海边别墅,还是放您休息室里呢?”

    “给我吧,”顾澈揉了揉那酸涩的太阳穴,就把小小的儿子给搂在了怀里。

    “不早了,你也下班吧,”顾澈看着手表都已经指向了十点钟,难怪这个小家伙睡的这么甜。

    梦中的顾毅,小手还握着拳头,眉宇深锁,嘴唇还不时地张合着,顾澈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就这么把他抱到了地下室车库里。

    瞧着他那额头上醒目的伤痕,他就让司机把他和顾毅一起送回了海边别墅。

    然后自己一个人又开车去了公寓,最后让这两母子分开几天吧。

    公寓里,黑乎乎的一片。

    开门的时候,家里没有任何声响,他心里由不得“咯噔”了一下,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啪”地一声,他重重地拍在了开关上。

    一楼客厅里,乔年芳的小床,推车还有玩偶都在,乔依然的女士鞋子也在。

    整个家里弥漫着一股奶香味,还有一股女人的香气。

    看着厨房里烧开的水亮着的灯,还有等着泡奶的奶瓶,顾澈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泡好了奶粉拿到楼上去了。

    主卧的门半开着,他踏进去就那么直勾勾地看到了乔依然正脱着睡裙,那美好的天生一对随着她动作的幅度乱颤了起来。

    听到声响的乔依然,忙不迭地就把那睡裙着急地往下扯了。

    可是越着急就越不成事了。

    在床上调皮的年芳,就这么咬住了她的睡裙,还翻滚着把她的睡裙裹跑了,使得她身上不着寸缕了。

    这使得许久未开荤的男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小女人的身材倒是比没生孩子前丰满了许多,手感应该不错。

    “小坏蛋,你干嘛呢?刚刚把妈妈给尿了一身还不过瘾吗?快把衣服还给我。”乔依然用手遮着左边,就又露着右边了。

    地上全部是乔年芳尿湿的被子和衣服,干净衣服又在顾澈所站的那边床上。

    “你能不能把衣服先递给我一下。”

    当什么都没听见一样,顾澈直接就坐在了床的另一边,就是那么巧还把她的干净睡衣给压得严严实实的。

    乔依然羞得就蹲在了地上,利用床垫挡住了她那光果的身躯。

    像是把她当空气一样,顾澈自顾自地就抱起年芳,依靠在床上逗起了孩子:“叫爸爸,就给你奶奶吃。”

    “爸,”乔年芳直接兴奋地就对着顾澈的脸“吧唧”了一下,她还献宝一样地把抢来的裙子往顾澈手里递。

    “好臭,丢掉了,我们在吃奶奶,”顾澈拿起床头柜上的湿纸巾给乔年芳擦了擦,就甩掉了拖鞋,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可爱的小女孩。

    他的余光可是时刻都在注意乔依然了。

    只见小女人干脆就光着身子站了起来,快速地跑进了衣帽间里,又抱着一堆衣服冲进了浴室里。

    那小脸羞红地都要滴出血来了。

    “是没见过,还是没碰过,假模假样,”顾澈听到乔依然落锁的声音之后,就小声在心里嘀咕了起来。

    浴室里的乔依然明显就没他那么淡定了。

    “气死我了,”乔依然在喷头下,忍不住跺了跺脚,“死变态,专门过来欺负人。”

    乔依然又不敢搞出太大的动作,就自己对着浴室里的镜子吹胡子瞪眼,在心里骂着顾澈,“好色鬼。”

    他究竟是几个意思。

    大半夜过来的目的也太明显了吧。

    无非就是要发泄他的生理需求罢了。

    想到这里,乔依然就把手上的沐浴液往地上扔了去,看他抱着一身小孩尿味的女人还能不能有兴致。

    他们两人最近闹得如此僵,她的确是没心情跟他共赴巫山**,也隐隐觉得他们之间已经回不到以前了。

    可转念一想,他刚才又真的没看自己光果的身子啊,要不然她也不会站起来跑去衣帽间。

    当时,她是庆幸自己没被他看光,可是现在又觉得是不是自己对他已经没有吸引力了。

    尤其是医院里的那个女人。

    “烦人,”乔依然只觉得自己大脑都要爆炸了。

    顾澈能忘掉自己,去过新的生活那才是最好的。

    可是眼下她们母女的安危存在问题,她又不得不生活在顾澈的庇护下。

    说心里对顾澈死心了,那是骗人的,他甚至少看自己两眼,都会觉得心酸。

    乔依然觉得自己特别渣,一时半会不知道要怎么出去面对顾澈了。

    听着卧室里,他们两父女的嬉闹声,乔依然坐在小椅子上听得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