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甜蜜的总是难以忘怀-私人婚-
私人婚

第990章 甜蜜的总是难以忘怀

    “年芳,我今天见到方睿霖那个混蛋了。%d7%cf%d3%c4%b8%f3他居然说你跟我一样讨厌,你说爸爸是不是该揍他一顿呢。”

    “咯咯,”小女孩一边打着饱嗝一边笑着。

    浴室里,乔依然捂着嘴也在“咯咯”地笑着。

    在她跟顾澈如胶似漆的甜蜜日子里,他很少会这么幼稚地说话,但是说这种蠢蠢的话时候,那个认真的帅气模样只要想想就热血澎湃的。

    “既然年芳都不心疼,那爸爸改天看见他就狠狠揍他一顿好不好?”顾澈很是满意她的回答,一边给她拍着饱嗝一边又问着:“再叫一次爸爸。”

    “爸”

    “年芳,你要一起喊,就像这样,爸爸!再来一次!”

    “爸爸。”

    “聪明的女孩,”顾澈在心里嘀咕着,这女人洗个澡都已经一个小时了,厕所里是有宝贝吗,还不出来。

    “今天爸爸抱着你睡,”顾澈也懒得进去浴室把乔依然那个缩头乌龟给叫出来了。

    不洗澡就不洗澡呗,反正熏得也是那个死女人。

    在过去的一个月,顾澈是经常睡不着觉,好难得昨晚睡个安稳觉,公司的麻烦简直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让他累的。

    于是乎,就那么拍着乔年芳,倒是自己困得不得了。

    久久听不到外面男人说话的声音,倒是偶尔能听见乔年芳呀呀学语的细碎声音。

    乔依然在心里判断,顾澈应该是睡着了吧。

    这不,一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顾澈把小小的女儿圈在怀里,又把另一个枕头和被子挡在了床的另外一边。

    小女孩看见妈妈出来了,就勾起脑袋朝着妈妈痴痴地笑着,还不忘望爸爸怀里挣扎着躲。

    “怕挨揍吗?”乔依然看着那小不点人小鬼大的样子,就佯装着握拳要揍她。

    于是,机灵的小女孩就把头整个就埋在了顾澈额脖颈处了,还清脆地叫了几声:“爸,爸。”

    “回你自己的小床上去睡,小心被爸爸压扁了,”乔依然俯身就要把乔年芳给放进小床上。

    看着顾澈这疲倦到澡也不洗的样子,她着实心疼他会因为孩子吵闹而睡不好。

    爱撒娇的乔年芳,直接就噘着嘴,用着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狠心的妈妈,小嘴还恋恋不舍地叫着:“爸爸。”

    “等妈妈把你干的坏事都收拾好了就抱着你睡哈,”乔依然小声跟她商量着,就蹲下身子去收拾地上那些被小家伙尿湿的床单。

    刚才顾澈回来的时候,她只是把小家伙给收拾干净了,还没把她自己收拾好,顾澈就破门而入了。

    她一边收拾着地上的衣服和床单,一边盯着床上的那两父女。

    这样看顾澈,那棱角分明的五官没有不搭理她时候的那么冷漠了,不同于小男孩那种单纯帅气,而是成熟男人经历了岁月砥砺磨练出来的男子气概。

    总之,就是看了第一眼,就忍不住想多去看几眼,然后就挪不开眼了。

    “爸,”乔年芳看着妈妈一直盯着自己,干脆就往爸爸身上爬着寻求着庇护了。

    “乖女儿,陪爸爸睡觉,”顾澈只觉得有个毛茸茸的东西一直在自己脸边手边动来动去的,扰着他的好梦。

    他慵懒地半抬着眼皮,就把乔年芳又给紧紧地搂在了怀里,那结实的手臂压在小女孩的胳膊和腿上,就让小小的女孩动弹不了。

    看着女儿挣扎了几次还是落败,乔依然就调皮地朝跟自己求助的小女孩吐了吐舌头,“哼,有的是人治你。”

    随之,她就迈着轻快的步伐抱着被子去了楼下的洗手间,把那脏掉的被子就直接丢进了洗衣机去了。

    在她在楼下忙活的时候,顾澈抬着眼皮望了一圈房里,又吻了吻还在玩的起劲的乔年芳,“早点睡养脑子,要不然跟你妈一样,笨死了。”

    “吧唧”一下,乔年芳对着顾澈的眼睛就是一吻,就伸着短短的胳膊要去抱爸爸。

    “这辈子就这么赖着爸爸,嗯?”顾澈喜欢这个小女孩,更喜欢因为这个小孩而不得不待在他身边的乔依然。

    他倒是没去细问,为什么赵馨茹会把乔年芳突然抱走,还没跟乔依然说,吓得那个傻女人以为自己要对年芳使坏。

    在他还没想出所以然的时候,小年芳很是看开心地对着爸爸“嗯嗯”地点了点头,就打了了哈欠。

    “既然,点头了,就是我的女儿了,”顾澈对这个小女孩是爱不释手得很。

    这辈子,他是不放心乔依然再生孩子了。

    可他心里中总是期待着有个如乔依然那么傻乎乎的小女孩甜甜地叫自己爸爸,对他依赖,对他撒娇。

    现在有了年芳,他觉得就跟自己亲生的没什么差别了。

    楼上两父女是玩的不亦乐乎,楼下的乔依然等着洗衣机洗被子之时,就半躺在沙发上注视着这个家。

    她对这个公寓的印象是极好的,因为有着她跟顾澈曾经那么多的甜蜜岁月。

    她在这里完成了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害羞地抱紧了双臂,又偷偷地打量着楼上的方向。

    看到那个楼梯的时候,她也忍不住脸红心跳加快了。

    曾经那么多脸红心跳的事情都在楼梯上发生过来了。

    “乔依然,你知不知丑的啊,”乔依然越想心里就越发地毛躁了。

    见不到顾澈的时候,每到晚上,她是会发了疯地想他。

    但那只是想他过得好不好,会不会太难过了。

    哪知道见了她,她就像发春了一样,心里开始对他无限幻想了。

    她把她心里的这些涟漪都怪罪于刚才的未着寸缕在他面前晃悠的错。

    她想抓过沙发上的抱枕来遮住她脸上的红润光泽,可没想到抓过来的却是那有着淡淡薄荷味的男士西装。

    于是,这股熟悉的薄荷味从她鼻子蔓延到了她的大脑。

    回忆,又像是洪水袭来了。

    当年他以鸭子先生身份跑到这里来,吃她豆腐,让她洗西装外套,还把那玉手镯当做她的小费。

    “他就是故意的,坏死了,讨厌死了,”现在想起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她只觉得甜丝丝的,全然就把心里的那些苦涩给忘记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