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见鬼的想法-私人婚-
私人婚

第991章 见鬼的想法

    当顾澈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景象。

    他那日思夜想的的小妻子正紧紧抱着他的外套骂着:“臭顾澈,该死的顾澈。”

    顾澈放慢了脚步,以为自己听错了,就站在原地继续听着她那自言自语的话。

    “嘭”地一声,沙发上的抱枕被她给甩到了地上去了,差一点就砸到了顾澈的脑袋。

    “全世界最坏的人,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给我滚远点啦!”

    对于一个成年女人,尤其是一个品尝过男女之事滋味的女人。

    放着那么一个美男在楼上的床上,真的不能怪她会想入非非。

    在她躺着的这个沙发上,他们曾经可是在这里醉生梦死过太多次了。

    越想,乔依然就越觉得心痒难耐了,明明春天都已经过了,为什么自己还会发春呢。

    听那些生硬的字词,的确会让人心里不爽快,若是看到乔依然那红到耳根的表情,顾澈怕是要乐得合不拢嘴了。

    然而,就是这么不凑巧,一楼的客厅没有开灯,只是依靠着洗手间透出来的光。

    顾澈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他的一腔痴情,她都不需要,她有什么立场讨厌自己。

    他真的很想冲上前去挖开她的心,问她:“你的心是不是已经黑掉了。你还有良心吗?”

    沉静在当年被顾澈假装鸭子先生又调戏自己洗外套,还洗内衣的岁月里。

    乔依然是又羞又燥,特别是大脑不受控制地想起自己脱光了逼着顾澈碰自己的场景。

    她真的很想一头撞死好了,当时怎么就可以那么傻乎乎的。

    她又气又恼之下,她直接坐起了身,跪在地上在茶几柜下寻了把剪刀出来。

    对着顾澈的外套就是“咔擦”地一声,边剪她就越发的兴奋了,“都是你的错。叫你欺负我,叫你吓唬我,叫你威胁我,我剪死你。你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吗?我讨厌死了,谁嫁给你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你现在要是敢站在我面前,我非得剪死你不可。”

    其实她内心的潜台词是,都是这件沾染了顾澈味道的外套惹得祸。

    要不是那熟悉的味道,就不会勾引自己想起当年那么多事情,尤其是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她都不知道要用什么面目去面对明天的顾澈了。

    “呵,看样子我得活得足够久才能看看你是怎么倒十八辈子的霉,”顾澈本来是打算下来回去海边别墅陪顾毅的。

    免得那敏感的儿子一觉睡醒后,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又会胡思乱想。

    那知道他这一下来直接就被气得怒火攻心了。

    “啊?你”乔依然连忙把剪刀和剪烂的衣服往沙发底下藏着,舌头还打着解结想解释:“那个不是”

    “不是什么?”顾澈就着黑夜,就把蹲在地上的乔依然给拉了起来。

    那把锋利的剪刀,在黑夜里散发着冰冷的光线,“你倒是给我好好说说。上次用剪刀捅不死我,这次想用剪死我?”

    “我没有你不要想多了?”乔依然脸上的绯红瞬间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只是在着光线昏暗的客厅里,他看不清她的脸色。

    顾澈讪笑着,他在心里骂着自己:“顾澈,你就是个蠢蛋,全世界最蠢的人就是你。亏你以为她还爱着你,可她呢?却还想着要你的命。”

    因为爱她,所以顾澈尽管在盛怒之下,还是给她机会解释,“那你告诉我,你刚才在想什么?”

    只要你说的,我都信。

    反正自己的自尊,早就被她给无情的踩在脚下了。

    这下,乔依然哑然了,这要她怎么说。

    难道要她说,我对着你的外套发情了吗?

    先不管说出来他信不信,就是她自己也觉得这个借口扯得太过于无边无际了。

    若是放在以前两人关系融洽的时候,她如实说了,他一定会取笑她一顿,然后就会抱着她予取予求了。

    可是一切都变了,他对她捅他的事情,怕是这辈子都会介意了。

    只觉得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乔依然觉得自己还是别解释的好了,免得又吵架。

    见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下了头,其实顾澈的心底莫名地就消气了。

    他在心里嘲笑着自己:“顾澈,你活该。她只要表现出一点点难过,一点点不爽,你的原则全部都见鬼了。”

    “解释。”

    顾澈其实更希望她给自己解释一下当时为什么要违心地捅他,为什么要绝情地说要伤害顾毅报复他。

    就算他知道她的苦衷,可是心里还是不免为自己觉得委屈,想要她某种程度上的安慰。

    他不怕前面有多少阻碍挡着他们,他只要她能和自己携手前进就好。

    那些荆棘与困难,他都会为她劈开,只要她不说放弃就好。

    “我什么也没想,”乔依然嗫嚅地说着,又转移了话题:“你饿了吗?我下碗面给你吃。”

    本来是捏着她纤细手腕的大手,此刻就松掉了,头也不回又怒气冲冲地进了一个房间里。

    那猛烈的关门声,吓得乔依然直接就倒在了沙发上。

    她吐了吐舌头,蜷缩在沙发上,又后怕地拍了拍她自己的心脏:“简直就是个大魔王,你要吓死我吗?我能说我满脑子都是想睡你吗?”

    呵呵。

    一个月前信誓旦旦说要报复他,捅死他,现在又说要睡他。

    怕是真的说了,他真的会把自己直接给从这18楼丢下去吧。

    哀叹了一会,肚子开始呱呱地叫了起来,她就去厨房煮宵夜了。

    她自己是忙活了一天乔年芳,又担心陆松仁,还陪着顾毅讲了半天的电话。

    所以一整天都没有时间给自己弄东西吃。

    望着冰箱里的那些食材,她很是自然地就拿起了一包花甲,澳洲龙虾,还有雪蛤。

    不知道顾澈会不会吃,但是做点他吃的吧。

    若是她自己一个人,一般的鸡蛋面就好了。

    可是顾澈是个从小锦衣玉食的大少爷,不给他做点好吃的,她自己心里也过不去。先前把人捅伤了没道歉,现在又把人给惹恼火了。

    她哪里知道自己那么碎碎念,就被他给抓了个正着。

    真是

    算了不想了,好好煮海鲜煮面吧。

    她清洗海鲜的时候,还不时地望着顾澈进去的那个房间。

    “乔依然你真不是个东西。自打你跟他一起生活后,他倒是把丈夫该做的事情一件都不少。反倒是你,除了生下顾毅之外,你为他做过什么。就洗过那么几次衣服,下过那么几次厨而已。”

    越想,乔依然就越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当时想离婚,为了顾澈好是占了百分之八十,还有的百分之二十是她不希望自己欠顾澈越来越多了。

    被冷水给浇了一遍的男人,心里的怒气也冲走了不少,他只在下身围了个浴巾就打算出去的。

    但在开门看到她正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品尝汤的味道,他就又退回了房间,换了身灰色的家居服。

    他纵使对她捅自己的事耿耿于怀,却也不想以此来要挟她,让她愧疚。

    那两道疤痕太过于触目惊心了。

    厨房里的抽烟机在“轰轰”地响着,乔依然感受到背后有道不容忽视的冷峻目光。

    再仔细一看,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正遮住了她的身体。

    她下意识地竖起了耳朵,关掉了抽烟机,转过身说:“在等一会,等花甲开口”

    “剪刀捅不死我,改策略想饿死我。乔依然,我倒是没看出来你的心机是越来越重了。”

    看到顾澈那张冷得让人恨不得躲起来的面容,乔依然抿了抿唇没解释了,耷拉着头转过了身背对着他着:“我想着你会吃不惯白面的,那个海鲜汤还得等十分钟才好。”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存心想饿死他。

    乔依然还把那煮好的面揭开了盖子给他看。

    “人的口味是会变得,别以为你很了解我,”顾澈用下巴指了指那锅白面,“给我盛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乔依然就觉得心里酸酸的,总觉得他这句话还有别的意思。

    是不是可以被她理解为,现在的顾澈对乔依然也变了。

    没听到她回音,只看到她木木地点了点头,顾澈心情颇好地双手插兜去客厅了。

    这个小丫头,他非得逮着一切机会把她这爱自作主张的毛病给矫正一下。

    可是顾大总裁,您刚才洗澡之前,可没说想吃什么啊。

    很快,乔依然就低着头端着色香味俱全的白面,还有一个荷包蛋出来了。

    顾澈本来一点也不饿的,可是闻着那味道,看着那双熟悉的手,他就很想吃吃这碗面了。

    见着她手腕上的伤疤一道又一道的,他的好心情又变差了,直接把筷子给放了下来。

    “很快就好了,锅里的海鲜应该熬出汤了,”乔依然就知道这种大少爷吃不惯这种粗茶淡饭的,就又快速地跑回厨房,搅拌着那锅海鲜。

    见着她踮着脚尖,不断地来回急促的样子,顾澈不由得心里一片柔软。

    他要的,就是这种平静的家庭生活。

    这幅画面,很美,他盯着厨房里的女人久久挪不开眼睛了。

    突然,乔依然就哀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