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窝囊气-私人婚-
私人婚

第992章 窝囊气

    厨房里,马上就响起了锅碗瓢盆撞击的声音了。

    顾澈正端着吃面的手,立刻就把手里的碗甩下,就打算冲进了厨房。

    他这踢开椅子站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乔依然的自言自语了。

    “我是个猪脑子吧,怎么连盐都忘记放了,”乔依然使劲地捶着自己的脑袋。

    她也听着那“嘭嚓”地碗碎声音,于是就赶紧回头望向了客厅里,就看到了一脸冷沉的顾澈,还有洒在地上破碎的碗,还有面条。

    吓得乔依然扶着厨房的门,愧疚地不敢正眼看他,小声问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忘记放盐的。”

    都怨自己刚才心里不平静,煮海鲜都没有放盐,八成面条也忘记放盐了。

    否则,顾澈也不会气到摔碗了。

    “笨死你算了,”顾澈在心里松了口气,又在心里责骂了起来。

    他踢了踢地上的碎碗片,薄唇轻启道:“少跟我玩心眼。乔依然,你玩不过我的。”

    乔依然明明是想解释,我没有的。

    可张嘴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就是觉得委屈。

    她把难过的情绪敛了敛,就又抬气头,用着无所畏惧的眼神瞪着他道:“顾大总裁,若是我不怕死呢。”

    下面忘记放盐,这是她的错,他对自己有气,发火,她可以忍着。

    可为什么,他要觉得自己会在面里面动手脚。

    有股无形的线,横在了他们之间,她觉得他们就算面对面一辈子,也是回不到以前了。

    是啊,她做了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顾澈又不是傻子,他才不会当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

    恨透了她这种随时要跟自己战斗的眼神,顾澈不愿意再跟她起冲突,就径直拉开大门走了。

    恶气冲冲地坐上电梯的时候,顾澈把心里的气发泄在电梯镜子上了。

    瞬间,那面从德国定制回来的镜面就已经碎成了无数小块。

    他的手指上,渗透了血丝。

    顾澈望着那滴在地上的血液,冷嘲着自己:“乔依然,等哪天本少爷不喜欢你了,非得整死你这个死女人。”

    可他又不由得笑了起来,在心里回答着乔依然那句“顾大总裁,若是我不怕死呢”,那我顾澈就给你撑腰,不会让外面那些野男人给你收尸。

    半夜,正在海乾集团陪着顾小悦加班的顾谦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来的电话。

    “鸣翠公寓,赶紧来接我,”顾澈借了门卫的电话给顾谦打了电话。

    顾谦正无聊,便开心地对着顾道:“好妹妹,你就加班到天亮啊,明天早上我带你去吃早餐。哥要去干大事了。”

    正被那堆数据表折磨到想死的顾小悦,听到顾谦要走,就开始不淡定了,“顾谦,你还是不是人。为了外面的那群小妖精,你连你唯一的妹妹都不要了吗?真是家门不幸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小小年纪,别跟老爷子学那么多花样,没用,”顾谦提起自己的外套,就开始整理着着装离开了。

    之所以会找顾谦来接自己,顾澈是有私心的。

    他好歹是个大总裁,又被自己老婆气得离家出走。

    这要被赖柏海和方睿霖那群损友知道了,不仅不会安慰他,还会骂他活该贱骨头。

    其实,他的保镖就在附近,但是他好面子,就算是被逼的无家可归,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然而,真实的理由只有顾澈自己知道,他是要找个不会反驳他的人聊会天。

    只有自己的弟弟,永远都是自己的小粉丝,无论他做什么决定,这个傻弟弟都会支持他。

    二十分钟后,顾谦火急火燎地赶到了。

    看着一身沾着油的居家服,还穿着拖鞋的大哥,他就明了了,殷勤地下车给他拉开了车门:“顾大总裁,您想去哪里呢?去东宫还是西宫呢?”

    听着自己弟弟那信手拈来的笑话,顾澈皮笑肉不笑地弹了弹他脑门:“少给我油嘴滑舌。”

    “嗻!小谦子记得了,”顾谦还故意做出半跪的姿势,还很做作地拍了怕左右两个袖子,十足的小太监模样。

    车子很快就启动飚出去了,顾澈有些不舍地望着顶楼。

    已经黑乎乎的一片了,那个狠心的女人居然还睡得着,顾澈把车窗全部给拉了下来,又嚷着:“烟。”

    给烟,点火,一整套伺候好自己大哥之后,顾谦半开玩笑道:“家里的太后又给脸色你看啦。大哥,我挺羡慕乔依然的,她怎么惹你,你都舍不得伤她。要是换成我,或是别人哪怕只是揍你一顿,指不定明天”

    顾澈狠狠吐了一圈烟圈之后,就冷着鹰眸,扫视着身边的弟弟,替他说出了后半句:“不用等明天,一个小时后,公海就会漂浮尸首。”

    “大哥,人家是你唯一的弟弟,你干嘛要这么凶啦!”顾谦知道自己大哥不会动自己,可是被他那双冷眸看的他全身的骨头都冒着丝丝的寒气。

    “出息!”顾澈觉得这烟是越抽越烦了,索性就把烟给熄灭了,又挤兑着自己弟弟:“唯一的弟弟?你管得住你爹的下半身吗?”

    “管不住。”顾谦老实地回答着,他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就是他的大哥好像要把怒火蔓延到他身上了。

    他像个小姑娘一样,双眼噙着泪汪汪的液体望向顾澈:“大哥,我求饶,我错了。”

    “错哪了?”顾澈倒是很有兴致虐虐自己的弟弟。

    这个臭小子不是皮痒了,以前不是挺会后欧诺个自己开心的吗?

    今天为什么要处处说话让他那添堵的心情更加堵了。

    “我不该没有自知之明把我跟乔依然相提并论,”顾谦为了表达他的诚恳,就双手举起了手。

    然而耿直的顾家二少爷,却忘记了他正在开车。

    于是,又是一场血雨腥风等着他:“兔崽子,你活腻了,老子还没活腻。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你给我好好开车。你这手多余,我给砍了算了。”

    “啪叽”一声重重的巴掌是结结实实落在了顾谦的脑袋上了。

    作者题外话:宝宝们,还有一章哦,欢迎各位观看,更加欢迎打赏哦。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