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症结释怀-私人婚-
私人婚

第993章 症结释怀

    “大哥,饶命啊。”

    “我哪里都错了,你要弄死我了,咱们爹肯定就把他在外面生的那些儿子,可都没有我这么好说话的啊。我可告诉啊,他们指不定对我大侄子会起歹心呢。我那可怜的顾毅啊。”

    “乌鸦嘴,我儿子好的很,”顾澈又是一个爆栗子砸在了顾谦的脑袋上,语气是带着不容许侵犯的狠厉,“看谁敢打我儿子主意。”

    也就只有乔依然那个死女人敢用儿子要挟他了,他还舍不得修理她。

    顾谦是毫不怀疑自己大哥的手段,要不然这么年纪轻轻就能降得住那群牛鬼蛇神的老股东呢。

    只是这么说说而已,为什么大哥就要散发出一种比冰雪世界还要冷酷许多的森寒气场呢。

    乖乖地重新开着的顾谦,坐的规规矩矩的,生怕再次挨打,就连车速也放缓了许多,“亲爱的大哥,既然你不知道去哪里,不如我们去喝一杯。”

    只有喝醉的顾澈,才是对他攻击性最小的。

    喝醉了的大哥,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只要顾谦随便撒娇装个可怜,顾澈就抱着他哄他“阿谦,不怕,天塌下来大哥跟你挡着”。

    “我有说要原谅你吗,跟你有个什么酒好喝的,你就不怕我用酒瓶砸死你吗?”就是越看这个嬉皮笑脸的弟弟就是越来越不顺眼了。

    具体来说,被乔依然给惹怒之后,他是看谁都不会顺眼了。

    “嘿嘿,”顾谦算是知道了,自己这个大哥心情不是一般地糟,无论他说什么都是错。

    所以,他就选择了闭嘴。

    可是从小就受不了安静的顾谦,沉默了不到十分钟,就开始又出声了:“大哥,我有些不太明白。”

    吸取了刚才挨打又挨骂的教训,顾谦就收敛了他的嬉皮笑脸,变得严肃了起来。

    顾澈慵懒地抬着眼皮望了他一眼,漫不经心道:“关于老爷子的手段?我是绝对不会跟他低头的,你也别跟他对着干,你要是什么都捞不到,你妈妈能砍了你。”

    “我觉得我妈妈砍你的可能性更大,”顾谦抿着嘴,憋着不笑。

    “有道理,”顾澈右手搭在车框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

    若是真有那一套,施艳绝对会怪是顾澈教唆顾谦跟老爷子作对,被剥夺继承权。

    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有些话,顾谦思量着怎么问,才不会让大哥难过,让他不把自己往死里揍。

    良久,他正想开口的时候,顾澈语重心长地说:“你知道我当父亲之后,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吗?”

    “我猜应该是小顾毅太可爱太好玩又特聪明,”顾谦一想起顾毅软糯糯叫自己叔叔的场景,心里就忍不住把自己吹到天上去,“小顾毅虽然才两岁多,可是他比一般四岁的小孩子表达力还要清晰,而且脑子也特别灵活,还人小鬼大地跟爸妈一起催婚了呢。”

    对于自己儿子的智力超群,顾澈很是不谦虚地点了点头。

    “大哥,你带你这样自恋的。我承认我大侄子比我是差了那么一丢丢”

    “可是我们顾谦小朋友到了五岁还尿床哦,顾毅小朋友可是自打会说话之后就不尿床了呢。”

    气得顾谦直接想把车子停在马路上,直接暴走才好。

    转念一想,大人们说小时候自己的纸尿裤都是顾澈帮忙换的,顾谦心里这才平衡点了,“算了,现在顾毅才是你的宝宝。我这个过气宝宝就不争宠了。不过,大哥,赶紧给我讲讲你最大的感触是啥,是不是不恨爸爸了。”

    顾澈摇了摇头,他心里有些不安地望了望天上,“我不恨施阿姨了,倒不是说我知道当年我妈妈离世的真相。而是我切身体会到,作为父母,只要是为了孩子,有时候不会去管所做的事情是否合乎道德,正确与否。因为身为父母,只有一个概念,对我孩子好,还是不好。”

    当时被乔依然欺骗年芳是白海孩子的时候,顾澈心里真的生出了一个歹毒的念头,掐死那个让他耻辱的孩子,让乔依然只属于顾毅和他。

    “大哥,对不起。就算是我妈,我也不得不说,她当年做的很不仗义。”

    “谦,她做的很对,”顾澈定定地望着顾谦说:“她一个没背景的女人,搭上爸爸无非是想过上更好的生活。她为了你能光明正大在顾家生活,就把你放在老宅子门口,想让你生活得更优渥一点。”

    就跟乔依然一样,她并非要折磨顾毅来让自己难过,她只是喜欢顾毅生活在稳定的大家庭中。

    “她太自私了。”

    “那是你妈,若是爸爸他意志坚定点,任凭你妈妈怎么勾搭他,他也不会背叛我妈妈。我看过我妈妈的日记了,她到后期都不怪你妈妈插足了。她其实想跟爸爸提出电话离婚,让你妈妈正式成为顾太太。只是可惜,后来她的情况”

    那些对施艳的恨,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消减的,却渐渐地不那么恨了。

    听到这里,顾谦感性地哽咽了起来,他索性把车子给停了下来,抱着顾澈的肩膀就哭了起来:“若不是我们母子害的妈妈心情低落,陆松仁也不会有机可乘。都是我们两母子不好。”

    “阿谦,你也大了,给你爸爸妈妈筹备婚礼吧。爸爸那么大把年纪了,总被人嘲笑跟你妈妈非法同居,不好听。”

    此刻的顾谦,并不觉得开心,他心里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大哥这么平静说出这些话,是不是他想不开了。

    “大哥,你不要绝望,是乔依然那个女人不知道你的好,你别否定你自己,”顾谦恨不得把顾澈给揉进自己骨头里,他真的好怕失去这个大哥,“是她过分,你这么好,她都背叛你。要不是”

    “乔依然是你叫的吗?那是你大嫂!”顾澈之所以现在想让施艳和爸爸结婚,原因有二。

    原因一,那是妈妈的遗愿,只不过顾澈一开始不愿意接受罢了。

    原因二,那就是要借此婚礼举办机会,做点他想做的事。

    “好啦,好啦,知道了,”在顾谦心里,他就是很不想承认乔依然是他大嫂了,那个狠心的女人竟然敢捅他大哥。

    她是顾毅的生母,他早就十倍奉还了。

    别看顾谦在顾澈面前像个小姑娘一样爱撒娇,爱吃醋,没个正行,其实顾澈哪里不知道自己这个看似温柔的弟弟腹黑起来的时候绝对不再他之下。

    知道顾谦介意的是什么,顾澈耐心跟他说着:“年芳是我女儿,把她给我像顾毅那么疼。”

    “遵命,保证把那些追年芳的臭小子的腿都给打断了,”顾谦低着头抹了抹眼泪,又不放心地问着顾澈:“大哥,你真的没弄错吗?可是那么多鉴定呢?况且,那是她亲口说的”

    “你不信我?”顾澈的反问让顾谦哑口无言了。

    最后,顾谦是把顾澈给带回了他爸妈的别墅了。

    他才下车,就被刚打完麻将回来的施艳一把抱住了,所以她没有看到车子的副驾驶座上还有人。

    施艳很是兴奋看到许久未见的儿子,抱着他嘘寒问暖道:“儿子,你是不是想妈妈了,早点告诉我嘛。我好给你炖点汤,补补身体,你看看你又瘦了。”

    母爱泛滥的施艳抱着自己儿子是又亲,又看,使得顾谦很是别扭,躲着她,“妈,你别把我当小孩子了呀,我可是大人啦。”

    “只要妈妈还没死,你都是我的孩子。来,跟妈进去,今晚可不许再走啦,”施艳开心地吩咐着管家,“赶紧的,要厨房给少爷炖人参汤。阿谦,明天早上你跟我去参加个开幕式,我介绍璀璨珠宝的大小姐给你认识”

    “妈,我们可是有正经事要跟你说,你扯这些破事干嘛呢?”顾谦往后都瞥到了顾澈的嘲笑了。

    顾澈迈着长腿下车了,叫了施艳声“阿姨”,就迈着沉稳的步伐朝着别墅的主屋去了。

    “吴管家,你们家老爷睡了吗?”

    “大少爷,老爷还在书房练毛笔字呢,我去帮你通报一声。”

    “谢谢。”

    看着顾澈一点不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自在,施艳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他”这几年施艳和顾澈之间不再那么剑拔弩张,可关系也不好,“顾澈这臭小子,是不是被你爷爷快打垮了,就来找你爸爸要钱了。”

    毕竟这个顾澈可是威胁他儿子得到财产的竞争者呢。

    “妈,瞧你这格局,时时刻刻就是钱啦钱,财产,遗产。我大哥可是有大事情要宣布呢,收起您那小肚鸡肠。”

    “你还是我儿子吗?我这样小肚鸡肠是为了我自己吗,我还不是怕我跟你爸死了之后,他把你吃的连骨肉都不剩啊。”

    顾谦受不得自己妈妈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一骨碌把顾澈的打算全部说了出来。

    施艳只想到顾澈会趁顾海峰死了之后,把他们两母子往死里整,却未曾想到这辈子还能跟顾海峰举行婚礼的。

    当顾澈在客厅里直接挑了几个好日子给她和顾海峰选了之后,施艳眼眶都泛红了。

    “阿姨,我爸爸就交给您了,”顾澈握起自己父亲那开始生了皱纹的手往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施艳手里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