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破冰-私人婚-
私人婚

第994章 破冰

    看着自己妈妈傻愣着直盯着顾澈。

    顾谦狠狠地拍了她一把,就把她的手跟自己爸爸的手握在了一起,“妈,以后您就是顾夫人了,把爸爸外面的狂蜂浪蝶给狠狠地拍死算了。”

    感觉到顾澈的手要抽离走了,顾谦不怕死地就那么抓住了他的手。

    这种一家四口的温馨时刻,是他这辈子都未曾奢望到的。

    很显然,见惯了大场面的顾思楷也是始料未及的,他眼眶地泛红了,激动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以后别防着我大哥了,您还是多管住您老公的下半身好了,”顾谦没皮没脸地用下巴指了指自己的爸爸,又很是慎重地对自己妈妈说。

    本来就对这种温情时刻有些别扭的顾海峰,这下子直接化别扭为生气了。

    于是,抬起脚就对着顾谦就是用力一脚:“你这个死孩子,我踢死你。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能学着你大哥稳重点吗?”

    “爸爸,我委屈,我比窦娥都冤啊,都是”顾谦看着顾澈幸灾乐祸的样子,把到了嘴边那句“都是大哥说的,我只是复述了一遍了啊,干嘛不去踢大哥”。

    可就算他把真话说出来了,也没有人会相信他的。

    这口气,就只得咽下去了。

    “你爸说的对,你大哥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那都能运筹帷幄了,你看看你,”施艳也附和了起来,现在是怎么看顾澈是怎么顺眼了。

    顾谦有种自己被抛弃的感觉,势必要过过嘴瘾,要不然他就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孤儿了:“可是妈,你以前不是这样说的。你说大哥,年纪轻轻装深沉,一肚子坏水。”

    “你这个臭小子,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货,还不如生块叉烧,还能吃,”施艳忙不跌就操起手边的抱枕对着儿子砸了下去,还一边跟顾澈道着歉:“阿澈,你别听这倒霉孩子胡说,他八成又是喝多了。”

    “妈,我没喝,我还当大哥的司机啦!”

    “我是你妈,我说你喝醉了,你就喝醉了,”施艳气得恨不得拿着茶几上的花瓶对着顾谦脑袋上砸下去才好。

    这要放在以前,谁要在敢在她面前动顾谦一根头发,她绝对是要跟对方拼命的。

    顾海峰整理好自己那激动的心情,让顾澈跟着他去了书房。

    听着那两人上楼的声音了,伴随着顾谦不断求饶的声音了,施艳也就舍不得修理自己儿子了。

    “哎呦,我妈妈不爱我了,我去死好了,”顾谦假装自己被殴打地不能动弹了,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妈妈。

    像个赖皮的小孩一样,仿佛在说,妈妈你不抱我,我就不起来了。

    “你这死孩子哦,平时不是很机灵的吗?怎么就尽说胡说,难得阿澈肯松口了。”

    “妈,你就不懂了吧,”顾谦被扶起来之后,就像个没骨头的人一样依靠在自己妈妈的身上了。

    他一只手勾搭着施艳的肩膀,另一手的在她面前认真地比划着:“您自己说,您跟我爸结婚后,是不是我大哥名义上的妈妈了。”

    “算是吧,”施艳有些躲闪,她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当年那不光彩的历史。

    “那我们就真的是一家人了,是不是就不能像以前有那么深的隔阂了,您说是不是?一家人就是可以把丑话拿出来当面说的。只有外人才会遮遮掩掩的。”

    “就你这臭小子鬼心眼多,你是单纯,难保你大哥哎快跟妈妈说说,你是怎么让他同意我跟你爸举行婚礼的。”

    施艳早就受够了那些阔太太当面叫她“顾夫人”背地里笑她只是个同居情人的日子了。

    书房里的两父子。

    顾海峰总觉得大儿子不会突然成全他和施艳的婚事。

    他收起了那份激动,很是慈祥地道来:“阿澈,你是我儿子。无论你爷爷怎么对付你,我始终都是站在你这边的,你不需要委屈你自己做这些。”

    末了,他又问了句:“你爷爷的做法我不认同,但是我想说,你跟依然”很难回到以前了。

    大儿子公司现在的处境,他今天可是关注了一天,这老爷子摆明了是要顾澈回家跪地求饶的节奏了。

    顾澈不愿意听到别人说乔依然一丁点不好,就直接打断了自己爸爸的话,“爸,是妈的日记,我的想法我保留,我只是帮妈妈传达她的心愿罢了。一年半之前,我就该说的话拖到现在才说。”

    说着,他就要顾海峰打开他自己十五年前经常用的邮箱看看。

    那个邮箱是他妈妈给爸爸申请的,是他们姓名的缩写。

    看见那熟悉又娟秀的自己,顾海峰是含着泪看完了。

    终究是自己辜负了那个爱自己的女人。

    “芳,对不起。若是我强势点违抗老爷子跟你离婚,你离开了s市,也不会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

    可她临到死,还在为自己着想,怕自己被老爷子责骂,被宁家人问责,还想着要主动提出离婚。

    顾澈合上书房门的时候,依稀能听到自己父亲低声的啜泣声。

    楼下,施艳开心地望着自己儿子吃着宵夜,看着顾澈一个人下来了。

    她很是热情地站起来,招呼着顾澈:“阿澈,不早了,就在家里过夜吧。”

    生怕顾澈不答应,施艳赶紧又说着:“这不是顾毅爱吃我做的桂花糕吗?这孩子好久没来了,我明天早上做好了,你带回去给他吃,好吗?”

    最后的“好吗”,还带着哀求的语气。

    顾澈也知道,施艳只是跟自己关系不好,但是是打心眼里就喜欢聪明又嘴乖的顾毅。

    “那就辛苦阿姨了,”顾澈也不扭捏,直接就拉着椅子坐在了顾谦的身边了。

    “慧姐,赶紧给大少爷准备宵夜啊。”

    “小菊,赶紧给大少爷房里换干净的被单啊。”

    “好的,太太。”

    顾谦看着妈妈,又看看大哥,然后小声凑在顾澈耳边说:“还是大哥你厉害,明明就是被我大嫂给扫地出门没地方去了,还装着是我妈盛情难却的样子。”

    言毕,他还对着顾澈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高,实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