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小白兔耍心眼-私人婚-
私人婚

第995章 小白兔耍心眼

    这时候,施艳是亲自给顾澈端上了丰盛的宵夜。

    “阿谦,怎么吃都堵不上你的嘴啊,”施艳怒斥着自己儿子,又笑眯眯地对顾澈说:“时间仓促了点,明天阿姨给你做丰盛的早餐哈。”

    从施艳年强时候把顾思楷抢过来的那天开始,她就期待着有朝一日能进名正言顺进顾家老宅,能大摆筵席向全天下宣布她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夫人了。

    慢慢地,因为顾澈妈妈的去世,顾澈对她和顾思楷的仇视,老爷子忌惮着宁家的势力。

    她真的没想过能有这么一天的,居然是顾澈亲口要求她跟顾思楷结婚。

    所以对顾澈真的是恨不得使出全身解数去对他好,感激他成全了。

    顾澈算不上是个热情的人,尤其是对施艳,没办法做到与她一样态度瞬间来个一百八十度改变,就只是点头当是说“好”了。

    宵夜是看似简单的意大利面。

    但是那些配菜和点缀就来头大了,都是国外当天空运来的澳洲龙虾,雪蛤,生蚝。

    无一例外,都是顾澈爱吃的。

    施艳不时在顾澈身边问着,“要不要再吃点点心啊。”

    “够了。”

    “要喝酒吗?你爸爸上个礼拜可是在法国拍卖回来一支绝版红酒哦!”

    “不用。”

    “阿澈,明天早上想吃什么呢?”

    “妈,你好烦啊,你就不能消停点吗?”顾谦实在受不了自己妈妈这浮夸的做派了。

    “臭小子,”施艳白了他一眼,又看着顾澈丝毫不像自己这么不矜持,她也就干笑地回了位置,不缠着顾澈了。

    可她心里的激动还是难得消散啊。

    于是,就反复问着顾澈:“阿澈,你是真的同意我跟你爸爸领证结婚吗?你不会反悔的哦。”

    一方面施艳觉得不可思议像是在做梦,一方面她又期待梦想成真。

    “当然,”顾澈慢条斯理地说着。

    顾谦一直对自己妈妈挤眉弄眼要她消停点,别把顾澈给惹毛了。

    施艳自己也知道顾澈的脾气不好,这可是敢跟顾老爷子叫板的大少爷,但是她心里真的就想在得到确定的消息嘛。

    而顾澈除了觉得有些别扭之外,倒是不觉得烦。

    曾几何时,乔依然就会像她这样坐在他对面,喋喋不休地问来问去。

    管不住自己嘴的施艳仍在不停问着顾澈问题,突然就发现了顾澈紧盯着自己。

    她不好意思,就赶紧找着话题:“阿澈,你放心,我一定把你爸爸照顾的白白胖胖的。我也会把你跟顾毅照顾得白白胖胖,还有宁老妇人,我也会好好孝敬的。”

    看着顾澈那冷峻的脸庞变得柔和了起来,她干笑了两声说:“阿澈,你慢慢吃,我去厨房看看明天的食材。”

    “阿姨,你会欺负儿媳妇吗?”顾澈脑袋里灵光一现就出现了这么个问题。

    施艳正起身,压根就没有想到顾澈会问这个问题。

    她下意识地就望向了顾谦说:“我肯定不会的,哎只要阿谦给我娶个正经姑娘回来,我给她当神供起来。我知道文菡是你的得力助手,放心,他们结婚后,我不会那么老套要儿媳妇当家庭主妇的。”

    自己儿子前一阵还因为文菡不接受他,意志消沉了许久,顾澈这么问肯定是姑娘松口了。

    施艳也不走了,直接坐下来八卦问着:“阿澈,你告诉阿姨,文菡这孩子怎么样?家里有几口人啊”

    “妈,你怎么这么笨啊,我大哥明明担心的就是你会不会欺负大嫂啊?这哪跟哪呢?”顾谦可不想被殃及池鱼呢。

    哪知道专业坑弟弟的顾澈,恍然大悟地说着:“您倒是提醒我了,是不是要开始招个新秘书了。毕竟阿谦也不小了,这一结婚,就得帮着顾家开枝散叶了。”

    “开心死了,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施艳有种明天就要娶儿媳妇的感觉了,“阿谦,你赶紧安排我们两家家长见面啊。”

    “没空,很忙!”这宵夜顾谦是吃不下去了,就赶紧闪人了。

    走的时候,还神神叨叨自言自语说着:“我绝对是买才送的,哼,全世界都坑我。”

    “别搭理那臭小子,阿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像恶婆婆那样对待乔依然的,”施艳这绝非是因为感激顾澈一时头脑发热才说的。

    现在的局势就是顾澈让她成了名正言顺的顾夫人,那就是受法律保护的顾夫人了,也就不会担心以前害怕的东西了。

    她算是看出来了,在顾家,说一不二的人还只有顾澈了。

    自己生了儿子,熬了这么多年,老爷子都不曾松口让她正式嫁给顾海峰,她心里早有微词了。

    还不如趁机跟顾澈把关系搞好了,说不定还能多带带他的阿谦,就算到时候分不了多少钱,至少有本事了。

    夜色逐渐深了,顾澈史无前例地跟施艳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

    翌日,一大早。

    顾澈穿着顾谦那花里胡哨的暗红色西装下楼了,衬衣也是时下小鲜肉穿得那种粉嫩嫩的翠黄色。

    “哎呦呦,这是谁家的爸爸啊,怎么这么帅啊?”顾毅蹦蹦跳跳地就跑到顾澈面前了。

    很是意外在这里见到儿子,顾澈还是很开心地,一把抱起他取笑道:“你是小狗狗吗?闻到艳奶奶给你做的桂花糕的味道,就自己跑来了?”

    “才没有呢?我是担心爸爸你不回家,”顾毅一副小大人的姿态望着自己慈祥的爷爷:“爸爸应该是太想他的爸爸,就跑来爷爷这里了。”

    顾毅说着,就“吧唧”一声在顾澈的脸上,甜甜地跟顾澈商量着:“下次,我们一起来嘛?睡着了,也可以抱我过来的嘛。人家也想爷爷奶奶。”

    “好吃佬,”顾澈就扯了张纸擦着顾毅那还沾着糖的嘴唇,又很宠溺地亲着这个小家伙的额头。

    顾毅自己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舔了舔还在唇边的糖。

    顾海峰之所以一大早把顾毅抱过来,除了想念这个宝贝孙子之外,他是专门登门跟宁老太太请罪,也请示了宁老太太他要正式再婚了。

    毕竟自己女儿已经离去多年了,女婿还能做成这样,宁老太太心里还是很安慰地,只是嘱咐着:“让你那个恶老婆发挥恶婆婆的属性,给我把乔依然赶走就行了。”

    当然,宁老太太是绝对不会让顾毅听到的,就只是私下说的。

    早饭后,顾毅望着自己老爸一走,就缠着顾谦:“二叔,你带我去找妈妈好不好?”

    “不好,”顾谦是直接拒绝了。

    他大哥自己不心疼自己,他还心疼他大哥呢,那个狠毒的女人昨晚竟然把大哥给赶出家门了。

    “为什么?”顾毅很是不高兴了。

    自己的二叔平时对他可好了,恨不得给他把天下的星星都给摘下来送给他。

    “不为什么?”顾谦也是个有原则的人,直接就玩起了手机不搭理顾毅了。

    顾毅也是个人精,小短腿踩着黑色的小皮鞋,就那么站在沙发上嚎叫了起来:“爷爷,艳奶奶,二叔打我”

    “呜呜疼”

    “你这臭小子,”顾谦就知道这个小东西花样多,可也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赖皮了。

    他拉着这小祖宗的衣服,小声商量着:“乖乖,不哭,我们去游乐园玩。除了见她,哪里二叔都带你去。”

    “我的小心肝怎么了,不哭啊,”顾海峰可喜欢这个小孙子了,本来在接一个商务电话的,在听到顾毅的哭声之后就直接挂断了。

    施艳本来在花园里摆弄盆摘的,听到哭声之后,拿着修剪花朵的剪刀就跑进来了,“顾谦,你是不是想尝尝我剪刀的速度。”

    就算没有昨晚顾澈同意她结婚的事情,施艳对顾毅的喜爱也是不允许自己儿子欺负一个小孩的。

    听到楼梯上爷爷和艳奶奶关怀跑来的声音了,顾毅这个小混蛋,直接掐好时间从沙发上一股脑滚到地上去了。

    从花园里进来的施艳,还有从楼上下来的顾海峰,就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嘭”。

    顾海峰心疼地冲过去就抱起了嚷疼的顾毅,气得抬起手就要抽顾谦,“这是你侄子,你也能下手,成天就抱着个破手机玩。把手机给孩子玩一会怎么了。”

    这是顾海峰觉得最合理的理由了,毕竟顾毅就是爱跟顾谦抢手机玩,以前也总打打闹闹。

    “爸,不是这样的,”顾谦欲哭无泪了,瞪着眼指着顾毅的小脑袋,威胁道:“你敢不敢跟爷爷说真话。”

    “你还有理了,敢威胁人来了,”顾海峰利索地对着顾谦的脑袋,就是一家伙,觉得还不解恨,又要打之时。

    “不要,爷爷,”顾毅泛着泪花的眼睛眨巴着,抱住了爷爷的手:“都是我不小心摔倒的,不关二叔的事。”

    施艳也是心疼地不得了,吼着佣人们:“赶紧给我去煮鸡蛋给小少爷敷。”

    “来,顾毅,手机给你,”施艳二话不说地就把顾谦的手机给抢了过来就递给了顾毅。

    然后又拿着剪刀吓唬着顾谦,“玩什么手机,连个儿媳妇都带不回来。成天玩这些破游戏。”

    听着那剪刀“咔擦”的声音,还有顾毅躲在爷爷怀里那得意的小眼神。

    顾谦百口莫辩了,只得对这个人小鬼大的侄子竖起了大拇指。

    迫于这臭小子的计谋,他还是极不情愿地带他去见乔依然了。

    毕竟,逃过了这次,指不定还有下个陷阱,正好他也要那点态度对乔依然了。